擁有承認不完美的勇氣,和別人的相處就會大幅改善

我在學了阿德勒心理學之後,學會了不再責備他人的失敗,也開始能慢慢承認自己的不完美。在我能直視自己的失敗之後,出現了一個變化,那就是,我發現「如此這般大小失敗不斷的我,根本沒有資格去指責他人的失敗」。

文│小倉廣 

別再害怕自己失敗、別再責備他人的失敗

失敗是什麼呢?

至今,我已經出版了超過40本著作,結果,讀者幫我取了一個「失敗教主」的綽號,這真是十分貼切啊。讀過拙作即可知道,我在書中所提及的經驗談幾乎都是失敗經驗。

過去的我認為失敗是件非常可恥的事情,甚至認為可以的話,自己應該要把失敗降到零,覺得失敗太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但是,我現在對失敗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失敗是一個經驗,成功背後不可能沒有失敗。我甚至開始覺得,失敗才能鍛鍊一個人,讓人類培養出深度,對失敗的概念產生了180度大轉變。因此,我才會絲毫不害羞地將自己的失敗寫成文章發表。

發明家湯瑪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曾經說過:「我沒有失敗,我只是找到了一萬種行不通的方法。」

受阿德勒心理學影響很大的心理學家阿爾伯特‧艾利斯(Albert Ellis)將愛迪生這種藉由從不同的角度觀察事物,改變其意義的行動稱為「重新框架(reframing)」。

「並非溫吞,而是謹慎。」

「不是冷淡,而是客觀。」

如上述例子,從不同角度觀察事物就可以發現其他意義,相同方法也可以套用在失敗上。因此,我才能產生以下的想法:失敗並非可恥、並非需要消除之物,反而是成功背後不可或缺之物、能讓人有所成長之物;失敗的次數,正是代表自己做出如此多次挑戰的勇敢證明。害怕自己的失敗、責備他人的失敗,是彼此的距離感過於接近的證據,同時也會成為阻礙良好溝通的發展。

 

擁有承認不完美的勇氣

話說回來,認為自己的失敗非常可恥、會去責備他人失敗的人,多半抱持著一個錯誤前提,那就是「人非得完美無缺不可」。但在說出口之後,馬上可以發現這是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因為這世上根本不存在完美無缺的人,儘管如此,人卻會在毫無自覺的情況下對自己與他人要求完美,如果說這不愚蠢,那什麼才愚蠢呢。

「擁有承認不完美的勇氣」是將阿德勒心理學系統化的魯道夫‧德瑞克斯(Rudolf Dreikurs)所說的話,我認為這是一句寓意深厚的話。心理學中有個重要關鍵字為「自我接納」,這句話的意思是「接受包含缺點在內,最真實的自己」。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非常難,因為我們自己就懷抱著許多缺點,然後總是把這些缺點攤在自己面前。接著一次又一次地責備自己:「不做那種事情就好了」、「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糟糕啊」。

但是,我自從學了阿德勒心理學之後,開始會對自己說出下列的話:「拿出勇氣承認不完美吧,反正自己本來就不完美,當然會失敗。」接著,不再後悔已經過去的事情,看向未來。藉此,得到一點一滴改善自己的溝通的勇氣。

 

能夠原諒自己之後也能原諒他人

擁有承認不完美的勇氣,接受包括缺點在內,最真實的自己。只要能做到這件事,就能夠慢慢原諒他人的失敗。在能夠原諒、接受他人的失敗之後,彼此的溝通便能得到戲劇性的改善。反過來說,若是無法原諒他人,就算學會再多技巧與技術,彼此間的溝通也不可能變好。

過去,我也沒有勇氣承認自己的不完美,認為非完美不可,因而把自己逼入絕境。「自己沒有錯。是公司的錯、是上司的錯、是同事的錯,所以我一點錯都沒有。」像這樣,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他人身上,不去看自己的不完美。這麼做之後,雖然解除了自己心中的矛盾,卻讓我的人際關係變得越來越糟糕。說到底,因為我內心深處就有著「自己沒錯,錯的都是別人」的想法,即使驅使再多技巧掩飾也無法讓溝通狀況變好。如果心中總是責備著對方,就算不將其化作言語,對方也能感受到這件事。

這樣的我,在學了阿德勒心理學之後,學會了不再責備他人的失敗,也開始能慢慢承認自己的不完美。在我能直視自己的失敗之後,出現了一個變化,那就是,我發現「如此這般大小失敗不斷的我,根本沒有資格去指責他人的失敗」。

發現這件事之後,我也能夠對他人的失敗一笑置之,進而原諒對方。然後,也能非常自然地脫口而出:「不用在意沒關係,我也常常失敗啊,也常造成大家困擾,或者是傷到人,所以,請不要在意。比起這個,我們接下來一起思考所有可能的補救方法吧!」

摘自 小倉廣《這樣做人太累了!》/平安文化

 

Photo:EarlRShumak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