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進溝通技巧,首先要學會拿捏適當的「距離感」

擅長溝通的人,也非常善於與他人之間保持絕妙的距離。他們的特徵就是保持彼此間最適當的距離,既不會過近,也不會過遠。

文│小倉廣 

不能過於親近,也不能過於疏遠

根據2008年所做的「關於職場內的煩惱調查」(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問卷結果顯示,有72.9%的男性與78.5%的女性回答「正對職場的人際關係感到煩惱」。此外,根據2014年所做的「關於職場溝通的意識調查」(公益財團法人日本生產性本部)結果顯示,一般公司職員中有73.1%的人回答「沒有能確實向對方傳達訊息的自信」,有77.6%的人回答「不擅長在眾人面前說話」。由此應該可知,超過半數在職場上工作的人都苦惱於人際關係問題,且認為自己不擅長溝通。

過去的我,在職場溝通方面,也有數也數不清的失敗經驗。在會議中滔滔不絕地,只顧著講自己的意見。本來不應對他人的課題多干涉,卻雞婆多事地說:「應該要這樣做才對!」結果讓彼此關係變得尷尬。有時也會出現與前述完全相反的情況,該講述自己意見時不好意思多講,卻在結束之後後悔著:「應該要講出來才對。」內心其實是想要請同事幫忙的,卻無法說出口,最後想著:「自己做就好了啦。」話都還沒說出口就先行放棄。

但在另一方面,環視職場一圈之後,會發現有人在溝通上真的有神出入化的技術。像是看似不經意,卻能夠在顧慮他人的情況下,技巧高明問話的前輩或上司;輕快地說著:「就麻煩你了!」完全不會讓人有討厭、像是被強迫接下他人工作般,很會拜託人幫忙做事的同事等等。那麼,他們那種非常擅長溝通的人,和我這種很不擅長溝通的人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我認為,那應該是「距離感」吧。我常常做出的失敗,就是出現「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想法」與「過度關照他人」等,與對方距離過於接近的溝通方式。在嘗到失敗苦頭之後自我反省,接下來開始提醒自己,要注意自己與他人間的距離,然後又出現了其他失敗,沒錯,因為會開始採取「服從」或「迴避」這類距離過於疏遠的溝通方法。

不善於溝通的人,大多數與他人間的距離不是過近,就是過遠,而且還會和我一樣,一不小心把鐘擺往反方向擺過頭然後又失敗了,大家應該都是不斷地重複惡性循環吧。另一方面,擅長溝通的人,也非常善於與他人之間保持絕妙的距離。他們的特徵就是保持彼此間最適當的距離,既不會過近,也不會過遠。

職場,是一群生長、教育環境、價值觀皆不同的人們聚在一起工作的場所。所以,理所當然會對同事工作的進行方法感到困惑,覺得對方的言行舉止很奇怪。正是在這種時候,更要多加注意溝通的方式。但是,我們常會有粗暴地對待同事等,身邊親近的人們的傾向。我們對近在身邊的人,容易抱著較高期待,認為「他們理所當然應該理解自己」,而容易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想法,把彼此距離拉得太近。

Communication這個字是源自拉丁語的Communicatio(分享、共有)。但是,我們在理解溝通這個字時,常常會把這個字解釋成「傳達」這類「單向關係」的意思,我認為在這裡面隱藏著溝通最根本的問題。

 

越是在意對方,越會多有顧慮

距離過近的溝通會引發問題,那麼「把距離拉遠」的話,溝通就能夠變得順利嗎?

當然不是這樣,把距離拉遠之後,不僅是無法順利表達自己想傳達的事情,連對方也無法順利表達他想傳達的事情,這可說是與溝通原有的「分享」意義大相逕庭的行為。

「要是這樣說的話說不定會被討厭,還是閉嘴好了。」

「其實我是想用不同方法來做,但我也不想要和對方發生爭執啊,那就照他說的做吧。」

在職場溝通上,任誰都曾有過這樣多有顧慮,結果反而導致溝通更加不順的經驗。過於顧慮對方,這代表了拉遠自己與對方間的「距離」。在阿德勒心理學中,認為這些是服從或迴避的行為,是為了要避免自己失敗受傷,自己主動「斬斷關係」的行為,但這種行為不會帶來美好的將來。那麼,我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具體的解決方法容我後述,但可以說,最重要的就是,溝通時應保持「不過於接近」但也「不過於疏遠」的適當距離。不是強迫對方接受自己「應該要這麼做」的想法,也不是明明內心完全不認同,卻選擇服從回答「我明白了」,舉例來說,可以用:

「你可以試試看這樣做如何呢?」

「我個人認為這個方法不錯。大家覺得怎樣呢?」

這種方法來表達。而且還要去聽、分享對方的想法,接著找出彼此認同的折衝點,希望大家可以自然做到這種最原本的溝通。

過去的我,曾有段時間因為反省自己容易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想法及過度關照他人等,與他人間的距離過近的行為,結果反而變成採取完全相反,因顧慮而服從或迴避的溝通方法。但也因為這樣,越來越疏遠對方,導致不滿情緒不斷累積。最後我終於發現了,距離雖然不可以過近,但也不能過遠,必須要保持在最適當的位置上。那麼,這個「適當的距離」到底是指怎樣的狀態呢?

 

以互相尊重、互相信賴為基礎的「適當距離感」

恰到好處「適當距離感」的溝通。本書將用帶有反論的意義,將其定位在「不會過近的溝通」、「不過於疏遠的溝通」上,搭配具體的招式(技巧)一起進行解說。同時,以「建立起互相尊重、互相信賴的技巧」為這些溝通方法的基礎,建立起整本書的架構。

另外,第一章為「心技體」的「心」篇。從思考方法、理解改變開始,再進一步與具體的「技」篇做連結。無心的技巧最為空虛,即使學會了再多的溝通技巧,如果那僅僅只是技藝,反而會造成反效果。抱著「想隨心所欲地支配他人」的不良居心使用這些技巧,也會被對方看穿。越是使用這些技巧,就會越讓人感覺你是個狡猾、強硬的人,最後只會失去大家的信賴。

明明心裡想著:「這種小工作不要來拜託我,你自己做好不好!」卻把這股怒氣包起來,勉強自己展露笑容,就算口頭上告訴對方:「我自己一個人做就好了,沒問題的。」也無法隱藏起抽蓄變形的表情吧。

首先要建立起「心技體」中的「心」,然後同時學好「技」,接下來把技當成體(習慣)的一部分持續執行,最後心也會改變。希望大家從心、技、體的各個方面學習「向阿德勒學習職場溝通的心理學」。

摘自 小倉廣《這樣做人太累了!》/平安文化
 

Photo:Alexandru STAVRICĂ,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