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那些品頭論足的人說:不滿意,拉倒

從小到大身邊總是充滿了一群找碴的傢伙,他們也可以從頭到尾嫌棄你道一無是處,某些人就是住海邊,管很寬,不管別人怎麼做都是錯的。「不滿意,拉倒!」是我旅行回來對這些閒言閒語的無聲對抗。

文/雪兒Cher

從小到大身邊總是充滿了一群找碴的傢伙,他們也可以從頭到尾嫌棄你道一無是處,某些人就是住海邊,管很寬,不管別人怎麼做都是錯的。「不滿意,拉倒!」是我旅行回來對這些閒言閒語的無聲對抗。

「你覺得我今天這樣穿很好嗎?」

出門前努力精心的打扮,從髮飾到鞋子,從耳環到包包,參考了無數本雜誌,擦上最鮮艷的口紅,在鏡子前很滿意從頭到腳,一切都毀在隔壁同事的一句話,「你的裙子已經過季,妝也過季。」

「我覺得現在身材體重剛剛好。」彷彿變成自我安慰。

年紀超過三十,身材也回不去當年,雖然肉肉點,衣服大個幾碼,不過吃得下,走得動,爬的了山,下的了海,但就毀在不認識人一句話「手臂這麼粗,大腿這麼肥,肚子一堆油,這樣能看嗎?」
「下一次我想要去歐洲。」

工作後荷包存了些錢,開始嚮往旅行,從跟團慢慢到自助旅行,從亞洲附近的程是到了歐洲的古堡,深深感覺世界有如一本書,不旅行的人只讀了一頁,但就毀在身旁親友的一句話「有錢出國,沒錢買房,以後老了怎麼辦?只會享樂,不會想以後。」

 

年輕時,我也聽他們的話修正自己

從小到大身邊總是充滿了一群找碴的傢伙,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她們也可以從頭到尾嫌棄你到一無是處,功課好嫌是書呆子,功課差是沒前途,家世好說是祖上基德,出身貧困說上輩子造孽,看旁人永遠都是高標準,講自己總說得雲淡風輕,話中總能雞蛋裡挑骨頭,卻講不出什麼實質的建議。

年紀輕,哪懂得某些人就是住海邊,管很寬,不管別人怎麼做都是錯的,不停的修正自己,漸漸的把口紅變淡,努力瘦到大家核可的體重,把錢存在銀行,找一份穩定的公職,家世相當的對象,只是即使做到如此,她們還是不滿意。

買房子的地段,孩子該念哪個學區,最近流行什麼健身,工作該拿多少薪水,一層一層的壓力疊在肩膀,讓人喘不過氣,就連買什麼菜,穿什麼衣服,無法盡如人意。

其實,她們不是針對你,而是針對自己以外的人,無論你怎麼做都是不滿意。

其實,你真的不用在意,這些人也不過是生命來來去去的人影,嫌棄再多,也無法替你過完一生。
「不滿意,拉倒!」是我旅行回來對這些閒言閒語的無聲對抗。

在異鄉,沒人嫌棄我的體重,她們說健康就好。;在青旅,沒人嘲笑我的夢想,她們真心給予祝福;在路上,隨手畫一朵小花,都會被稱讚,她們會把欣賞放在批判前面;在遠方,可以恣意的做自己,那為何回來還需活在別人的言語中。

以前很介意恢復單身,現在卻很愛上單身;以前很害怕一人旅行,現在卻很愛上獨自旅行;以前很恐懼他人的眼光,現在我只走自己想要的路途,沒有人非要兩個人走完的旅程,一個人也可以好好走,好好過,享受人生。

遠離那些善於批判的人,也別把時間浪費在評論別人的人生,真的沒有意義。

摘自 雪兒Cher《自己,才是旅程的終點》/三采文化


Photo:Sandis Helvig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