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親性侵受害者的真實人生告白──祈願我們成為彼此無助時相互扶持的那雙手

我之所以努力推廣這項運動,是因為我相信只要讓更多人知道性暴力帶來的傷害有多大,就能改變不合理的現狀。我們可以創造一個美好的社會,讓孩子們不再遭受性侵,不再遭受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復原的重創。

五月二十五日,聽證會的日子到來了。

我走進法制審議會會場,工作人員帶我入座,我環視坐在ㄇ字形排列的會議桌前的所有委員與幹事。

會場安靜無聲。部會首長的座位離我很遠,麥克風的聲音從天花板的喇叭傳出,響徹整間會議室。

我起身鞠躬,開始說話:「九個月前我成立這個團體,幫受害者發聲。我之所以努力推廣這項運動,是因為我相信只要讓更多人知道性暴力帶來的傷害有多大,就能改變不合理的現狀。

接著訴說我自己的遭遇。

我被父親性侵,以及之後不斷爆發的各種症狀。我的命運突然陷入完全無法預測的恐懼,我不是一個人,而是被當成「東西」對待。這是很典型的受害者思維。

在這種情況下,我因為沒有奮力抵抗,而無法在法律上取得強姦罪的立案機會。

會場所有人都面無表情,我在訴說受害經驗時,底下好幾次發出咳嗽的聲音,想要打斷我說話,只有一個人給我力量,默默地支持我。

寬敞的會場裡只有我的聲音。

我的腦海浮現到目前為止遇見的受害者臉孔,他們都是被社會忽視的人。

有一位受害者唸小學時遭到強暴,在無法理解當時發生什麼事的狀態下長大成人,後來出現各種症狀,醫生誤診為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使她無法得到適當支援,還被當成麻煩人物。

還有一位受害者跟媽媽說自己遭到爸爸性侵,媽媽和其他家人不相信她說的話。雖然她未成年,但已超過十八歲(二○一八年三月日本已通過《民法》修正案,將法定成年年齡從二十歲下修至十八歲),所以不適用《兒童福利法》。最後家人跟她斷絕關係,她不得已,只好過著自立自強的生活。

即使適用《兒童福利法》的兒童,可離開原生家庭接受安置,在兒童養護機構生活。但十八歲後就不能繼續住在那裡,只能靠自己維生,在社會過著孤立且荒誕的生活。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希望各位能從受害者的立場看待性侵害這個議題。若非如此,你們永遠不了解性暴力帶來的傷害。法律上不承認我們是性暴力受害者,還遭到社會放逐,我希望你們能承認我們的存在。我也希望能從社會層面、法律層面,判斷什麼樣的行為可以被接受、什麼樣的行為不能被容忍。有個人曾經這麼對我說:『將社會無法承擔的事情丟在一個人的身上,要他承擔,讓他受苦,這樣的社會不正常。』我衷心希望這次審議會的討論結果不只可以造福被害者與加害者,更希望能造福生活在這個國家的所有人,改變現狀,邁向充滿希望的未來。

我發現安靜無聲的會場氣氛起了微妙的變化。我們在這場聽證會上只有二十分鐘的發言時間,我充分利用所有時間,說出想說的話。雖然身心俱疲,但感到很充實。

後來,我看到刊載在法務省官網上的會議紀錄,發現我的言論讓與會人士對此議題有更深層的認識,得知自己說的話多少起了點作用,不禁感到安心。

《刑法》修正案討論的結果,確定將強姦罪改成「強制性交罪」的方針,消弭了對於兩性性別的歧視與差別待遇。法律條文未來還有可能修正。或許還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訂定出能確實反映性暴力現狀的條文。今後受害者要更加堅持、努力地傳達自己的意見。

事實上,我很不願意說出自己的受害遭遇,我希望我不說大家就知道,而且能理解。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唯有鑽研性侵害議題的專家與天性敏銳的人,不用我們說就知道。

法律是人類社會的規定。為了讓《刑法》中與性犯罪有關的條文,能如實反映性暴力受害者的現狀,我們要持續發聲。

成就無須在我。我想起偉大的美國女作家兼詩人馬雅.安傑洛(Maya Angelou)說過的一句話:

「Nothing will work unless you do.」

如果你不開始行動,什麼都不會改變。

現在這一刻,仍有孩子在本該最安全的家裡遭受性暴力,心靈受創,承受極大傷害。

受到最信賴的人背叛,身邊的人不理解自己,只能獨自在沉默中受苦。

有些受害者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遭受襲擊,失去了對人與這個世界的信賴。

我沒有力量幫助他們。可是,我可以發聲。

有些人什麼都沒說,看起來也很正常,但內心遭受極大創傷,痛苦不已。

如果能有那麼一位朋友、鄰居、支援者或專家站在他身邊,幫助他站起來,就能改變他的世界。他就能找到活下去的希望。

遭受性暴力卻沒人伸出援手,我想改變這不合理的現況。想達到目的,我一定要持續發聲。我一定要說,一定要改變。

很多事我做不到,但我能做到的事也不少。

我們每個人都擁有改變現狀的力量。

我們可以創造一個美好的社會,讓孩子們不再遭受性侵,不再遭受需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復原的重創。

建立一個尊重彼此性別的社會,讓所有人無須生活在性暴力的恐懼之下。

我們若能建立「對性暴力零容忍」的文化,絕對能開創這樣的社會。

我們所有人的生活方式或許會改變。

但實現這個夢想,為此共同努力的人一定會愈來愈多。

這是我深切的願望。

 

摘自   山本潤《十三歲後,我不再是我:從逃避到挺身,性侵受害者的創傷修復之路》/三采文化

Photo:kinkate , CC Licensed.

內文相片提供:三采文化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