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放手讓我去飛,我才覺得我們緊緊相繫

謝謝母親當年轉身讓我遠行,明白離開家才學會重新愛上她。握住的手或許能擁有安心,但卻不一定可以握住幸福。放開的手或許會一直擔心,但卻能緊緊繫住兩個真心。

文/雪兒Cher

我是你們的孩子,還是和親戚比較的戰利品?

畢業出社會,想要北上工作,母親認為這樣沒有經濟效益,要我找個離家近的工作。打工度假遠行,我選擇離開,這是我第一次對她的叛逆,卻在叛逆之後學會坦誠相見,遠方學會思念,在電話那頭她問我過得好不好。

童年最討厭坐在母親旁,身邊小朋友玩得一身髒,我只能坐在位置乖乖吃飯,像個被操控的玩偶,從頭髮到衣服,從開口到舉止,母親的眼神總是充滿嚴厲,就怕孩子失了禮貌,叛逆在心底慢慢發芽,內心總想問「到底我是你的裝飾品?還是你懷胎十月的女兒?」

慢慢的長大,期望越來越高,衝突變得無止盡,我被送到昂貴的私校念國中,此時家裡經濟出了狀況,家人咬牙讓我念完書,年輕的我卻不明白為何要這樣。她指責我為何不好好念書,只會在課本上塗鴉,花錢供你念最好的學校,卻只考不上不下的成績,大罵考不上高中就去放牛班,考不上大學就去工廠做女工,內心總想問「到底我是你的女兒?還是跟親戚比較的戰利品?」

終於考上了大學,迫不及待離開家裡,母親為了管控自己,規定生活費要週週領,看著室友假日都出去玩,我只能拿著背包回家領,心想哪有媽媽算得這麼精準,內心問「這個學校是為了你念?還是為了自己讀?真的不清楚。」

 

自由飛翔後,終於明白母親對我的愛

打工度假遠行,完全不在她對我的計畫內,所以受到百般阻撓,就像當初讓我坐在椅子上乖乖吃飯,念昂貴的私校,大學每週回家領零用金,畢業之後要找離家近的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穩定但錢不多的工作,為什麼要輕易放棄?

最終我還是選擇離開,這是人生中第一次對她真實的叛逆,卻在叛逆之後學會坦誠相見,遠方學會思念,而她總在電話另外一頭問我過得好不好。

現在有空我會抱抱母親,親吻她的臉頰,帶她去旅行,珍惜在一起的時光,其實過去我沒有那麼恨她,只是不想被束縛而已,在自由飛翔後明白,母親的角色,並沒有這麼容易學會放下。

母親的束縛是一種難以解開的魔咒,用了三十年苦思無果,最終還是回歸了愛,感謝她把我帶來這個世上,給我無止盡的呵護,然後放手讓子女飛翔。

 

最好的擁抱是歸來後的想念

總有人問,去那麼遠的地方,離開家那麼久,難道家人不會擔心嗎?

但當真正離開之後,才明白最好的陪伴不是永遠在身邊的鄉愿,而是放手後彼此的祝福,最好的擁抱是歸來後的思念,不是餐桌上離合的眼神。

我很幸運,這輩子從來沒有離開過家,甚至念大學時,都被規定兩個禮拜要回家領一次生活費,畢業後原本想在台北定居,但聽媽媽的話後決定搬回家附近找工作,然後也聽媽媽的話把賺的錢拿一大部分回家。

表面上聽著媽媽的話,順著媽媽的期望,私底下何嘗不是嚮往著大都會光鮮亮麗的上班族生活呢?很想跟她說「我已經長大,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活」,往往到了餐桌,卻把話吞回了肚子中,什麼也不說。

明明我們這麼近,就是三道菜的距離,但心很遠,我覺得一輩子她都不會懂我想要做什麼,而且就算我說了她也不想懂。即使如此我還是很愛她,只是不知道該

怎麼擁抱她,也不知道怎麼打破這道堅固的牆。

遠行前,已經訂好了機票跟申請完簽證,還是不知道怎麼開口,我們太久沒有溝通,早已經是斷了橋梁的兩邊,一個字一個字就像卡在喉嚨的難題,怎麼也說不

出口。那天是母親節,我忍了好幾的月,送她竟然是最殘忍的禮物,我要離去的準備。

她沒有心理準備,我也沒有,我看不見她的流淚,但我知道她在流淚。她拒絕了我的請求,拒絕對話,就像曾經那幾年青澀叛逆的歲月,我們用沉默代替溝通,然後用安靜折磨彼此的心靈。

 

走得越遠,家卻離我越近

只是我沒有放棄,也不想放棄,擦拭眼淚然後告訴她請尊重我的決定。那幾個月我們過得很辛苦,最後凹不過肚子裡面的孩子,我也不懂她是放手還是放棄。

離開的第一個月問我「錢還夠嗎?要不要幫你匯錢過去。」第二個月「那裡的生活好嗎?要不要回家了。」第三個月,她開始跟我聊在台灣的生活,第無數個月,我每到一個國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給她,今天可能在新加坡,明天就到了馬來西亞,只為讓她不要擔心,她總是問我到底幾時要回家。

媽媽很想我,她終於說出口,我也很想她,我不敢說出口,怕說出來之後就會放棄旅程想回家擁抱她。

她總是怪我不趕快回家,但是她不知道在國外生病寂寞的時候最想念的人其實就是她,她總是要我要好好照顧自己,但是她不知道我也很擔心她的身體。

當我走的越寂寞,越是想家,當我走得越遠,家卻離我越近。

謝謝母親當年轉身讓我遠行,明白離開家才學會重新愛上她。

握住的手或許能擁有安心,但卻不一定可以握住幸福。

放開的手或許會一直擔心,但卻能緊緊繫住兩個真心。

摘自 雪兒Cher《自己,才是旅程的終點》/三采文化

Photo:Radoslav Minchev,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