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孩子也怕黑嗎? 跟孩子談禁忌話題

性行為也像死亡這個議題,很少家長可以和青少兒童討論,偏偏這兩項其實就像我們自身的陰影,常相左右我們的生命之中。

十一歲的二女兒最近迷上少年懸疑讀物,會怕又愛看的,現在晚上不敢獨自進入家裡沒開燈的房間;連大一歲多的姐姐,從小就不挑戰和我們一起看驚恐懸疑片,向來就有怕黑的恐懼;七歲小兒子,「死」這個字是他開口閉口蠻常提到的字眼,怕黑則是被姐姐們影響的偶爾怕而已。就連我自己,冬天的家門外下午四點就天黑,腳踏車道沒有路燈的路段,真的是鐵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出門遛狗我絕對不會往那沒有路燈的黑幕裡走。

未知的一切,不管是對大人小孩,都產生恐懼。

猶記得我小時候,高雄家裡從一樓半上二樓的樓梯間掛著一面長條型的大鏡子,踏第一階就能看到鏡子反射的一切。當時才七八歲年紀的我,跟媽媽抱怨我害怕走那段樓梯,因為我會從鏡子看到妖魔鬼怪,是那種虎面獠牙身上還配備長茅弓箭等的戰士類的形體,也依稀記得先母拿紅紙讓我寫「阿彌陀佛」四個字,然後去貼在家鄰近的電線桿上。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先母很有智慧,她不敷衍我的,和我一起用實際行動來化解我的恐懼反應,又或是先母研判,小時候的我也沒看甚麼懸疑恐怖片或相近讀物,卡通看的是小甜甜和北海小英雄,怎麼也和我描述的鏡子裡的影像搭不上線,所以或許這阿彌陀佛符令也是安穩她自己內心驚恐的行動。

現在我二女兒則告訴我,大白天的她自己在房間裡聽到不明聲響。為此,她和我在廚房洗手檯邊,一邊洗菜剝蒜頭時聊了好一會兒「摸神仔」的一切,話題難免提及死亡這回事。

「我們的四周難免會有摸神仔啊!你記得我們看卡通那個甚麼一路的嗎?啊,我們應該一起看看那部講第六感的電影,那齣有個小男孩會看的到摸神仔的…」我笑笑地對女兒說,「好像叫Six Sense是不是?」常常不知道電影中文譯名也不確定英文片名的我喃喃說著。

「有、有媽媽,那齣電影我們在學校有看過!」女兒敘述的時候微笑著,而透過敘述她大大的眼珠子轉動著似乎思考著自己的第六感那樣。

「喔!學校有播這部片給你們看過呀!媽媽小時候就聽說過,去過醫院或是墓地之後,不要直接回家,要先去人多的公共場所走走後再回家,摸神仔才不會一直跟著妳,就算跟著妳也表示你是可以幫助祂的人,不要害怕。所以說『白天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有沒有懂啊?還是…你有做了甚麼壞事,說甚麼壞話的嗎?」不忘趁機中文教學的我,逗弄地似乎有讓女兒消化了一些她的恐懼。很巧的,隔沒幾天,電視播映《Charlie St. Cloud》中文譯名《生死情緣》這部電影,也接續闡述了我和女兒那天談死亡是生活的一部分的對話。

台灣家長最近因為多元性別意識形態置入國中小課綱議題,我看到許多家長的恐懼。性行為也像死亡這個議題,很少家長可以和青少兒童討論,偏偏這兩項其實就像我們自身的陰影,常相左右我們的生命之中。一直以來的禁忌,難以啟齒大談闊論,不代表小孩子就不懂,或是可以長大再懂就好,更何況網路科技的知識傳播。

我記得曾經和兩個女兒在瑞典家附近的圖書館童書區,大女兒四~五歲左右正值性蕾期,就挑選到一本繪本書,內容用卡通圖示講嬰兒從哪裡來的介紹北歐人士向來在性知識開放方面聞名,加上倡導女男平權運動,相關的性教育叢書更從七零年代就有,但是除了身體性器官方面的圖解介紹,精神層面的警訊重點是孩子們早早就被教導,無論如何性愛行為只有兩廂情願才可以發生為前提。

再說,人類演化到現代,可以節育、人工授精、變性和手術移臟換骨延命的階段了,有愛和關心孩子的家長實在沒必要抗爭這些恐懼,不管人類社會怎麼演變,當了爸媽就是要陪伴孩子,包括臉不紅耳不斥的回答五、六歲的孩子們問「我是怎麼來的?」的問題;包括正面關心開始變聲和來初經的孩子,跟他們分享性經驗兩廂情願的重要性;包括不濫用醫療資源的老死給孩子們看,如果,我們幸運得以終老於孩子離世之前的話,因為唯有真實面對恐懼和死亡,方能讓我們可以定心思考如何好好的活。

感謝家姊這次塞進我加件行李裡面的贈書–〈大往生〉,作者中村仁一,一本最有勇氣也最禁忌的書,建議只要放棄或結束生殖任務的成人都可以參考一讀的好書。禁忌不是不談就會不見,相反的因為不談,反而容易誤導孩子,容易讓自己和孩子忽略平常看似理所當然的種種,其實都是不可思議的珍貴幸福哪!

照片提供:吳文瑄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