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童年創傷,從「自我察覺」開始

教育是一種自我覺察的過程。很多教育的處境,都和自我的童年時光重新遭遇,都和自我的焦慮重新面對。

有個朋友找我談話,談的是她與母親的關係,那是她生命裡最為幽暗、複雜、難解的生命議題,她已困在其中數十年了。近年來,她發現如果再不處理這個議題,甚至會危及她和女兒、先生之間的情感。為此,她嘗試過各種方法,我從未見有人在這方面像她如此勇敢、努力而坦承的。

在聆聽她描述她與母親之間的互動時,我的腦海裡浮現一個畫面——媽媽嚴厲地指責小女孩,但小女孩仍緊緊抱住媽媽的大腿不放,一邊哭求:「媽媽,妳不要走,我很需要妳。」

我將看到的這個畫面告訴她,並且跟她核對,她大為震動,久久才願意承認,那不僅是她小時候與母親互動的模式,就算她現在外表上長大了,她的內心深處依然是那個小女孩,依然在精神上緊緊抱住、討好著不斷指責她的母親。

我將談話在這裡打住,但她不太想結束,追問:「我要怎麼做,才能讓自己長大、站起來呢?」我笑而不答,堅持結束談話。

幾週之後,我們再次見面,她還是想知道:如何才能讓自己站起來?我請她談談這幾週和母親的相處,她舉了幾個事例後,我笑說:「妳有發現嗎?妳已經站起來了。」她陡然一驚,這才發現,自己不再用以往的模式和母親互動了,當母親按照慣性指責她,她卻已脫離慣性,不再辯解或討好,而是選擇微笑以對。

「我很好奇,妳是怎麼做到的?」她說,抱住媽媽大腿的那個畫面太震撼了,她不想再繼續那樣,因此在和母親相處時,她開始有意識地不讓自己掉回原來的慣性中。

僅僅是自我覺察,她就改變了。當初我沒告訴她接下來該怎麼做,也是這個緣故。光是自我覺察就夠了,覺察得越深,改變就越大,根本無須別人給她方法,她自會找到最適合她的途徑。

會問「然後呢」、「接下來呢」、「下一步呢」、「再來呢」的人,通常連自我覺察都還沒開始做呢,或者還做得不夠多,才會這般迫切地探詢方法。

既然她已站起來了,我們便聊些別的。她提到,帶著那個畫面回去後,除了提升與母親互動的品質,她和先生、孩子的相處也變好了,這幾週都相對平靜,不再對他們發脾氣。她舉例說道,以前大女兒只要對她說:「我再也不要理妳了。」她便會爆炸。如今,當女兒這樣說,她只是微笑以對,她知道這是小女孩的童言童語,不必當真。她感到好神奇:原來,內在平靜了,外在的一切都井然有序,看什麼都順眼。這是她過去的生命裡少有的經驗,如今卻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為了帶她進入更深層的覺察,我在這裡打斷她:「以前妳女兒那樣說,妳就會爆炸,那是什麼原因呢?」

「是因為她挑戰到我的權威嗎?」

「有可能。有沒有另一種可能——在妳小時候,媽媽會對妳說『我再也不要理妳了』嗎?」她睜大雙眼,用力點頭。

我遂將我的學長李崇建的話送給她:「教育是一種自我覺察的過程。很多教育的處境,都和自我的童年時光重新遭遇,都和自我的焦慮重新面對。」我也邀請她將女兒當成促使她覺醒的珍貴禮物,在與女兒相處時,儘可能帶入這類的覺察,這不僅會讓她成為越來越好的媽媽,也能幫助她逐漸走出童年創傷,成為身心完整的成人,家族中世世代代傳遞下來的傷痛,就在她身上結束吧。


Photo:Donnie Ray Jon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