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父母愛我就會了解我」的期待,你才會真正成長

你並不是在否定自己的過去,只是接受了父母原本的樣子,不帶任何期望。一旦停止改變他們,也許他們會更敞開心胸。

文│琳賽‧吉普森

為自己採取行動自由

不論孩提時或是成年後,情感缺失父母都可能讓你感到無助。缺乏父母關愛會讓你覺得,你想要的好像都不重要、只能等待他人給予。

我們必須知道,有強烈無助感的童年創傷,容易在長大後的無助時刻崩潰,並且覺得:就算自己無能為力,也沒人會幫忙。

敏感的內求型在小時候容易受這種感覺影響,讓他們覺得自己無能為力,只能受權威者擺佈,任由他人拒絕付出。

儘管這種受害者反應已根深蒂固,但你仍然可以重拾「需要幫助」的權力,有必要時都能求助。為自己採取行動,是對抗創傷的最佳解藥,儘管情感缺失父母會限縮你的人生和人際關係,但你已懂得只要開口,人生無限寬廣。

 

自由的表達自己

對情感缺失者表達自己是很重要的自我肯定,就像插旗宣示你是獨立個體,有個人想法和感覺。

你必須放棄「父母愛我就會了解我」的觀念,獨立的成年人不必靠父母就能生活。也許無法和父母有理想的關係,但每次互動卻能讓你更滿意。

你可以客氣的為自己發聲、有所改變而不用說明理由來對父母表達自己,就算他們不了解,你也是真實存在。

表達自我感覺是對自己真誠,而不是改變父母。再說,就算他們不懂你,但可能還是愛你。

 

導正話題的荷莉:以新方式保有舊關係

荷莉的父親梅爾是住在南方小鎮的理髮師,荷莉和父親通話內容也多是社區發生的事。

荷莉有份高尚的工作——聯邦調查員,她渴望父親肯定她的成就,但每次提到自己的工作或是成就,梅爾似乎就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反而常常打斷她,然後聊起自己的事。

荷莉不斷與父親分享自己的生活,想要有更實質的交流,但他就是興趣缺缺,屢次之後,荷莉乾脆放棄,告訴自己該要尊重父親。

但當荷莉在工作上遇到難關,向梅爾訴苦、尋求支持時,父親卻改變話題,聊起改建的縣府大樓。這一次,荷莉決定用不同方式掌控局面,做出清楚、親密的溝通。

「爸!」她叫道:「我還沒說完我的事,我最近過得很不好。我很喜歡聽你的近況,但這次請聽我說好嗎?我需要跟你說話。」荷莉又驚又喜的發現,父親接受她導正話題,並且乖乖聽著。

梅爾只是不夠敏感,不知道這時不宜改變話題。而荷莉也明白說出自己的需求,終於覺得父親聽見她了。

就像荷莉,你可以拋開舊的相處,專注在你想要的結果。用新方式和父母互動,一次進行一種互動的方式,練習把不實際的願望放在一邊,嘗試不再奢求與父母真情交流、或得到父母的支持。

你並不是在否定自己的過去,只是接受了父母原本的樣子,不帶任何期望。

父母有時會用更真情的連結,回應這種誠實和中立的關係。

這聽來很矛盾:一旦停止改變他們,也許他們會更敞開心胸;當你變得堅強,而他們感到你不再需要他們的認同,也許就會更放鬆;當你不再嘗試贏得他們的關注,情感降到一個程度後,他們偶爾也可以忍受你更多坦率,因為不再害怕你的需求會把他們困在難以承受的親密感裡,也許就能像對待其他成人一樣,用更講理、更禮貌方式回應你。

但若你能對自己真誠、不帶感情、不抱期待的互動,就不容易觸動父母對親密感的防備心。

放棄改變父母的療癒幻想,就是讓他們做自己。當他們不再處於改變的壓力之下,也許會或不會用不同方式待你,然而,不管哪個結果,你只需安然接受。

 

不再對父母有所期待

和情感缺失父母互動時,讓孩子最痛苦的是:需要關心、愛或是溝通的時候。

儘管父母並非付出型,許多被忽視的孩子,長大後仍不斷向父母尋求情感關注。

情感缺失父母普遍會形成一種動力模式:要孩子以父母為焦點、視父母為安寧和自尊的來源。

專注自我的父母喜歡孩子有求於己,如此就能成為孩子的中心,看到孩子的依賴。這樣的狀態讓他們感到安全、握有掌控,若是孩子也順勢而行,父母就完全掌控孩子情緒狀態。

捫心自問是否真的需要你的父母,或是父母需要你的依賴?

這個問題看來激進,然而,除去家庭角色扮演跟幻想,父母可能根本就不是你會去尋求安慰的人。

所以仔細想想你是否真的需要他們,還是只是兒時殘存的未盡需求,他們真的有你想要的東西嗎?

和任一個情感缺失者互動都符合這種模式,無論是配偶、朋友或是親戚,儘管你並沒有想要對方付出情感,但你可能會一頭栽進去,認為自己必須和某人建立親密關係。

摘自 琳賽‧吉普森《假性孤兒:他們不是不愛我,但我就是感受不到》/小樹文化

Photo:Marin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