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神祕的時刻

那段時間應該是我人生的最低潮,我父親崩倒了、而我也沒有準備好迎接第二個孩子來的經濟壓力、我夢想的創作時光可能要被壓縮,一切都是惶惶然的威脅。我想我的這種憂鬱或徬徨,應該被這安靜的孩子接收到了。

我記得孩子們的母親剛生下小兒子時,我帶大兒子到醫院去探視,那時他才2歲,是個非常害羞的孩子;我帶他搭電梯,我們身邊站滿了其他大人,我發現他就站在樓層鍵下方,小小的身子,但把頭低低垂著,非常低非常低,好像是非常窘迫和這麼多人在一個空間。當時我覺得好笑,出電梯後,我蹲下對他說:「那些人,沒有人在注意你啊。」


那段時光,我父親因為中風,住在榮總。妻子回娘家坐月子那個月,每天早上,我會開車到岳母家接大兒子,然後讓他坐前座的安全椅,再開車帶他去醫院探望爺爺。我父親當時處在重度昏迷的狀態,但只要這大孫子到病房,在他床前唱著一些兒歌,我父親插管戴氧氣罩的臉上,就會出現笑容。...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