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就是欣賞對方的本色

這就是愛!愛是唯一重要的事。──楊.狄雷(Jan Delay)/德國歌手

文 / Thorsten Havener

心念會決定我們的感知和行為

如果只專注於我們討厭的事物,我們也就會看見許多不好的事物,對世界的看法也會與此相應,並且以此做為我們行為的基準。因此,專注於美好事物的人毫無疑問會比較快樂。

如果你和伴侶一起生活,那麼你快樂的程度取決於你有多愛你的伴侶。如果愛情降溫了,你會懷疑起你的伴侶,生起他或她的氣,結果這段伴侶關係也就每下愈況。因此,請務必少挑對方的毛病,多去注意當年讓你愛上對方的那些人格特質。

可是,當對方做了件你不喜歡的事,你該如何處理呢?嗯,一開始我們並無法改變情況,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對這個情況的想法,再據此做出反應。如果我們認為世界是什麼樣子,它就是什麼樣子,那麼這也表示我們能夠選擇自己對世界所持的想法。

如果我的伴侶改變了客廳的佈置,我會生他的氣嗎?還是會高興我家客廳有了新風貌?如果伴侶批評我,他真的只是想惹我生氣嗎?還是他認為我還有變得更好的潛力?

幾年前有個記者批評我的一場表演,把我的表演說得一無是處。

起初我很生氣,但我又把那篇批評再讀了一次,看出寫這篇文章的記者有幾點說得完全正確,在許多事情上我頓時和他意見一致。接著我改寫了幾段台詞,更換了節目的幾個橋段,節目整體上改善了許多。三個月後,就是這個修改過的節目引起了一家電視公司的興趣。

 

有益的舉動是:

不要立刻對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或某人對我們說的話做出評斷。

時時去評斷事物的「好壞」或「對錯」會在我們的心中造成壓力和不安──而這又會表現在我們的身體上。因此,只要我們不再老想替事物貼上標籤,就能得到內心的平靜。你知道的:一切力量來自內心。

如果再考慮到能量會追隨注意力,我們很快就會察覺,我們的評斷和批評不僅會把對方逼瘋,也會把自己逼瘋,因為這種行為會導致我們只會更加去注意我們批評對方之處。

伴侶關係若是由於有一方老是指責另一方而受損,只要停止這種行為,並且自覺地改而去讚美對方,事情就會簡單得多。不要老是用話語或肢體語言去埋怨對方;喜歡對方、同時也讓對方知道,這要美好得多。

這也同樣適用於我們自己身上。如果我們不喜歡自己,也就很難去喜歡別人。如果你在心中批評自己,同樣會造成大量的壓力。你的肌肉緊繃,由於後頸緊繃而行動僵硬,一點也不討人喜歡。偶一為之的自我批評不至於造成不幸的後果,但你若是經常給自己壓力,到最後你就會緊抿嘴唇(這表示你不想接受某件事),由於後頸緊繃,你常常會不再轉動肩膀,而從側面越過肩膀去看(這是個威脅信號),由於頭部緊繃而不再低頭,說話時頭抬得直直的(這往往是衝突的信號),或是由於神經質而用指尖或筆去敲桌子(這是表現出強勢的動作)。不過,在我們向別人發出的訊號當中,這些姿勢和動作還不算是最糟的。有些姿勢和動作是真正的「關係殺手」,下文中還會談到。

與其去批評對方,我覺得讚美對方並且接受他的本色更有意義。就連只是在心念中這麼做都可以。

下一次當你們意見不合時,你不妨試試看下面的做法:當你和伴侶起了激烈爭執,你就想像他站在一片美麗的花海之中,就在一片令人屏息的美景之中,而且在他周圍的一切,全都異常美麗。每次當我準備踏上舞台,我就這樣想像我的觀眾。

你也可以在心念中恭維對方,這也同樣會有很好的效果。你會發現你們的爭執中忽然有了改變,變得不那麼尖刻。請記得:身心之間沒有界線。你的心念具有很大的力量,當你把注意力轉移到某件美妙的事物上(哪怕是虛構出來的),你的身體就會發出不同的訊號。你的表情會變得比較柔和,你的肢體語言會變得比較放鬆、比較開放。以這種方式你能夠更和諧地進行討論。有趣的是,這種方法就連在電話中也能發揮效果,因為這種視覺化想像也會改變你的語氣。

因此,請把你的感知和心念對準伴侶身上令你欣賞之處。你會發現你的感覺會追隨你的注意力,而你的身體自然而然也會隨之改變。

 

為什麼「跟著感覺走」不是個好主意

在電影《星際大戰》中,尤達大師對年輕的天行者路克說:「讓你的感覺來帶領你。」我是個喜歡《星際大戰》的影迷,但我並不贊同尤達大師的這個建議。事實上,「感覺」在許多時刻是個很糟的軍師。

如果你真的很氣你的伴侶,那你特別應該注意不要跟著感覺走,因而選擇去和伴侶爭論出一個高下。在爭吵時,雙方很快就會脫離就事論事的理性層面,接下來一切只會在感覺的層面進行,而感覺層面又被負面情緒給封鎖住,在最糟的情況下彼此會做出傷人、挑釁、輕蔑的反應。這些都是眾所周知將會終結一段關係的訊號。因此,在盛怒的時候,請不要跟著你的感覺走。最好是走到戶外(但不要把門用力甩上),去對著一棵樹大吼、去跑步、去打打沙袋,但不要和對方爭吵。等你再度冷靜下來,才再開口說話。

為什麼呢?我們的感覺是源自我們的心念和行為,而不是反過來!這話聽起來也許令你驚訝,但是美國社會心理學家薛特(Stanley Schachter)早在六零年代就在一項研究中證明了此一事實。

在這項研究中,受試者打了一針名叫Suproxin的維他命藥劑,打完針之後請他們在候診室裡等待藥劑發揮作用。在這間候診室裡還有另一名參與研究的人員(但是其他人並不知道),那人情緒極佳,在家具上跳上跳下,搖呼拉圈,活力洋溢。和這位男士相處一段時間以後,受試者被要求填寫一份問卷。所有的人都表示自己情緒很好。這些受試者具有所謂的「愉快條件」。

第二天,另外有一批受試者也接受了同一種維他命藥劑注射,並且也在候診室裡碰到同一位男士。但是這一次這位男士的情緒很差,對這項研究的問卷罵聲連連,過了一會兒之後,他就邊咒罵著邊離開了候診室。當這群受試者被問到他們情緒感覺如何,他們表示自己覺得很生氣。這些受試者擁有所謂的「惱怒條件」。

也就是說,實驗的結果出現了兩種完全不同的副作用。受試者所不知道的是:維他命藥劑Suproxin其實是腎上腺素,這表示全體受試者在接受注射之後都會脈搏加速、雙手微微顫抖,隱隱感到激動。最精采之處,也是我想指出的重點,在於透過他所設計的實驗,薛特能夠證明:視情況而定,同一種身體反應會在我們身上引發不同的情緒。

假如你發現了意中人,你的脈搏加速,雙手顫抖,口很乾。儘管如此,一切都很美妙,因為你把這些身體反應跟墜入情網連結在一起。可是,如果你必須在工作團隊面前做一番演講,情況又會是如何?身體上的反應很可能一模一樣:脈搏加速、雙手顫抖,口很乾,然而你卻不會認為這是很棒的感受。因此事情很清楚:視情況而定,你會在心中決定這些身體反應是由於戀愛還是怯場而起。

因此,順序並不是:我必須做一番演講,因此我很興奮,所以我的心臟跳得很快。

相反地,應該是:你必須要做一番演講,因此你的心臟跳得很快,而你思索著自己正處於什麼情況。你在自己身上診斷出怯場,而不會是墜入情網或是興奮期待。

假如我們讓感覺來引導行為,這不僅有欠明智,也會增強相應的思考模式。我們的思緒會以「總是」、「又來了」或是「從不」這些字眼起頭:「他總是不收拾東西」、「她又太晚回家」、「他從來不帶東西給我」。

這些字眼就算只是放在心裡都很危險。因此,我們的心念千萬不能跟著感覺走,而應該讓感覺始終追隨我們的心念。

這當然並不表示我們應該壓抑自己的情緒,而表示我們應該察覺自己的感受,再決定這些感受指出的道路是否正確。我們才是主人!

你也可以把這一點用在你的第一次約會上。在初次約會時做些令人興奮的事,去搭雲霄飛車、一起去看一部緊張刺激的電影,或是提議去爬山登高。你的約會對象會把由於這些活動而產生的心跳加速和你連結在一起,會以為自己是因為你而怦怦心跳,而非因為那部高潮迭起的電影。這種情況被稱為「歸因錯誤」。這種在身體體驗與心念評估之間錯估了原因的情況,我在《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Denk doch, was du willst)這本書裡已經描述過,而德州大學所做的一項研究又再次加以證實。兩位心理學家梅斯頓(Cindy Meston)和弗洛里(Penny Frohlich)訪問搭乘雲霄飛車的人,分別在搭乘前和搭乘後。在訪問時她們給男性受試者看一張女子照片,請他們評估照片中女子吸引人的程度。比起在搭乘雲霄飛車之前看到這張照片的男性,在搭乘後才看到照片的男性認為該女子更具吸引力。後一組男性把興奮的感覺歸因於這張照片,而非搭乘雲霄飛車。

也就是說,感覺之所以不是好軍師,也在於我們未必知道自己的感覺是由什麼引發的。因此,先察覺你的感受,再決定是否要跟著感覺走。

舉個例子:你回到家裡,發現你的伴侶忘了買麵包回家(這個伴侶有可能是我)。現在你很火大。等你察覺這份感受之後,你考慮是否要順著這份感受來行動。如果你決定要把你的惱怒也表現出來,那麼別忘了:你將會發出許多我在上文中描述過的肢體語言訊號。而這些訊號也無濟於事,因為就算你翻白眼、噘嘴巴、硬起後頸,你也得不到麵包。

比較好的做法是:在這一刻在心念裡送花給對方,或是專注於你欣賞對方之處。然後你就可以放鬆心情,思索現在是否還來得及去哪裡買麵包,或是不如叫個披薩來當晚餐。而你可以善用在披薩送達之前的這段時間,也許做點完全不在計畫之中的事……

摘自 Thorsten Havener 《你的身體,正在洩漏你的秘密》 / 平安文化

Photo:Charles Harry Mackenzi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王穎勳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