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口吃下肚的選擇都是關鍵!飲食教育要從小做起

消費者看待食品安全要有個基本認知,沒有絕對的安全,只有相對的風險,而消費者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我風險管理。我們不能一昧把責任推給他人,這是大環境裡的自我保護。

文│吳季衡、李宛澍 

消費者意識:每一個選擇都是關鍵

臺灣這幾年流行小清新、小確幸。小確幸來自對生活小事珍惜的心意,知足常樂的態度,但是,如果只是活在自己的小宇宙,諸事不關心,這種自掃門前雪的心態就應該要導正。尤其當整個結構已經崩壞掉,我們哪還有什麼確幸可言,怎會有真正的幸福?

我們吳家成員都很愛吃,弟弟是設計師,他喜歡菜餚排盤賞心悅目,增加食慾。我則是實際的人,如果食物擺設漂亮,可是食材不安全不新鮮,我會非常介意。食材的藥物殘留、細菌汙染,無法憑著肉眼或熟悉的人際關係(比如傳統市場的主顧關係)來做判斷,好吃、能吃不表示食物是安全衛生。

周圍朋友經常苦惱於孩子的過敏和氣喘問題,疲於求診,卻找不到病源和改善方法。這樣的經驗並不獨特。國家衛生院研究指出,臺灣的病毒感染與過敏疾病日漸增加,氣喘與過敏已是兒童的主要疾病之一。目前無法掌握氣喘與過敏性疾病發生率增加的原因,但流行病學研究顯示,應與環境污染物有相當關聯。特別是近二十年來罹病人口快速增加,推測可能來自工業化、都市化及環境變遷所伴隨的環境污染。

當前這些工業化農業對環境造成很大的傷害。普遍使用的農藥、殺菌劑、除草劑,殘留物會形成環境荷爾蒙,隨著空氣、水、土壤、食物進入生物體,干擾本身內分泌系統,影響生物體的生長、發育、恆定和生殖,甚至影響後代健康。

解決農業2.0 造成的環境汙染課題,不可能是回到農業1.0 的純樸年代,而是要翻轉成為農業3.0,為自己和子孫留下活路。事事難料,風險永遠存在,這個年代,消費者看待食品安全要有個基本認知,沒有絕對的安全,只有相對的風險,而消費者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我風險管理。我們不能一昧把責任推給他人,這是大環境裡的自我保護。

消費者還要接受一個觀念,任何選擇都隱藏著成本與風險,CP 值高,背後有何玄機?馬兒又好又不吃草,可能嗎?如果要粉圓Q 彈又久煮久放不爛,當然只有修飾澱粉做得到。記住,當你要求不合理的美味,一定會吃到不健康的添加物。「便宜」常是靠著快速有效的取巧方式,但你可曾深思,未來可能的相對付出。

就像有人認為,核能發電是便宜有效率的發電方式,官方的算法是石化能源發電成本一度2.89元,核能發電成本一度只要0.95 元,然而,廢核料廠需要極高處理成本,且一旦核能外洩或爆炸,就是一場無可挽回的浩劫,即便發生的機率小。相對來說,水力發電、風力發電則是效率不佳、不穩定的發電方式,發電成本高,好處是造成無可挽回災難的風險較低。

你願意接受電價便宜,大方豪氣使用各種現代化設施,可是要擔心核爆浩劫的風險;還是願意承受高電價、限制用電,環境可以永續,不必提心吊膽末日來臨呢?這是兩難的選擇,也是我們的現實,享受「俗又大碗」的利多,往往是因為我們對於環境成本和未來危機視而不見。

回到食品安全、無毒的食物,也是一樣的邏輯。有位朋友中年大病一場後,選擇轉業,販售天然素材的饅頭。他使用一半麵粉和一半芋頭做的芋頭饅頭,常被第一次光顧的消費者懷疑質問:「沒什麼芋頭味,怎麼這麼貴呢?」

 

真材實料比不過兩滴芋頭香精

他嘆了一口氣說:「真材實料比不過兩滴芋頭香精。」事實上,市面上各式口味的饅頭,不少都是色素與香精的效果。臺灣消費者的食安意識很高,但行動力很低,一發生食安問題就哇哇叫,都怪生產者黑心無良,卻沒有體認到一個銅板不會響,消費者的選擇也同時影響生產者的行為。

站在產業的立場,經營總是在支出與收入間拉扯,訴諸唯心的道德太不切實際,消費者要物美,總不能要求生產者賠本以廉價迎合,給予合理利潤支持,雙方才能共好。大家願意理解這個現實,願意調整消費行為,逐步往好的方向發展,這就不只是小確幸,而是可以改變臺灣農業體質的大力量。

有人問道,臺灣的食物不安全,那我選擇進口食物總可以了吧?可是當你做了這樣的選擇,就是把所有選擇權都拱手讓人,你的食物權掌握在進口國手裡,有一天,他們不出口糧食給我們,或是賣爛東西給臺灣的時候,我們只能無可奈何接受。選擇安全的食物,與其討論進口食品是否比較好,我想邀請大家慎重行使你的食物選擇權。

 

食育農育,從小做起

要和消費者對話,改變大家對食品安全的觀念、對農業知識的掌握,歸根究底還是要回到生活中,從小孩的教育中扎根。也許有人會疑惑,飲食是很個人的選擇,為什麼要變成一套標準和規定?

我們來看看日本的例子。這三十年來,隨著日本加入國際關稅貿易協定,大量農產品進口、國際餐飲品牌進軍國內市場,日本人的飲食習慣和生活型態發生劇烈變化,米食的消費量減半、外食族增加、不吃早餐的孩子變多、原本三代同堂「共食」也變成一個人「孤食」。

2002 年,連續爆發多起食品產地造假或竄改生產日期的問題,讓日本政府重視落實食育,於是在2005 年通過「食育基本法」。將食育定義為「智育」、「德育」、「體育」的基礎,透過各項社區活動、學校教育,希望日本國民改善飲食生活,培養對食物的感謝之心,保存傳統飲食文化,傳承地區特有的飲食生活。

日本不只把食育當成教育的一環,也和日本的農業振興鏈結在一起。透過食育相關的環境教育,培養國民健康身心的生活習慣,並增加大眾對於農民的尊重,建立農民自信心,吸引青年人投入農業生產行列。

同時,日本政府也希望透過鼓勵生產者、教育消費者的方式,推廣飲食自給自足的概念,提高糧食自有率。(不過,因為日本農業人口老化,農地面積減少,導致日本國產農業生產力偏低。基於現實考量,日本農林水產省宣布將「糧食自給率」由原先預期2020 年度達到50% 的目標,下修為2025 年度達45%。)

同樣是2005 年,英國也有一項食育行動。知名主廚、也是烹飪節目主持人奧利佛(Jamie Oliver) 與歐雷(Jeanette Orrey) 發起「給我好食」運動(Feed Me Better)。

奧利佛和歐雷看到兒童大量依賴加工食物,造成嚴重的肥胖問題,不良的飲食習慣會成為一輩子如影隨行的夢魘。「給我好食」運動的目的是要喚起英國家長、政府與社會,對學校飲食嚴重偏差的重視,給孩子吃真實的食物,有均衡的蔬果、澱粉、蛋白質和乳類製品,改變英國每下愈況的飲食文化,改善英國人健康。

這個運動繼續發酵,第二年,英國各地學校與社區共同組成「生活飲食伙伴聯盟」(Food for Life Partnership),結合學校、社區、企業力量,推動以下五件事。將學校飲食食材標準化,提倡並鼓勵使用新鮮、當令、有機食材;校園栽種蔬果;烹飪教學;認識農村校外教學;結合農村實地學習經驗和課堂教學。

日本、英國的飲食窘況,亦在臺灣上演。學童營養午餐的品質為人詬病、孩子從小吃加工食物造成偏食與肥胖,以及消費者對食物有許多成見和誤解。這近幾年來,有愈來愈多學校帶領學生認識食物、農業,「食農教育」日漸受到重視。

當我們願意重新建立人與食物的關係、瞭解人與土地的關係、掌握自己吃的食物、培養選擇食材的能力,並且對農業生產者有更深入的認識,我相信,消費者的意識和行動絕對會讓臺灣農業產生質變。

制定政策的政府、農業生產者與消費者這個鐵三角的關係,環環相扣。政府要確立臺灣農業發展方向、制定食品安全的基準線,並推動相關立法和制度化行動。生產者願意創新與改變,農業轉型刻不容緩。消費者的力量可以決定生產者的方向,當你願意了解食物生產過程、支持對土地友善的農產品和畜產品、願意消費支持新農業;每一個願意,都在為臺灣農業加油,每一個選擇,都影響臺灣農業的發展。

摘自 吳季衡、李宛澍《我想安心吃飯》/天下文化 

 

Photo:Personal Creation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