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裡工作

我在家庭對話中,導入了渴望的層次,我們構築了愛的網絡,讓安全慢慢流淌在彼此氛圍。我想讓這家人在短暫的談話裡,先從愛裡連結,打開彼此的內在。

小男孩長大了,相貌依然清秀,眉宇間有一道鎖,這麼多年來依然存在,他被母親帶來見我。

我和男孩談過話,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了。他在日本出生,我和他對話有點兒吃力,但是對話的內容我都記得。那一次記憶深刻的是,他想和父親多一點連結,但身為社長的父親,語言裡充滿道理、期待與指責,男孩很難和父親接近。

男孩曾經提及,他喜歡和父親一起騎車,一起泡溫泉的時光,小五的年紀,曾經寫過一封信給爸爸,邀請爸爸再次共享這些時光,沒有得到爸爸的回應。

我依然記得四年前的談話,小男孩談及父親,共享美好時光的溫潤表情,談及不符合父親期待時,那種愁眉深鎖的苦悶,在我的腦海裡留下印記。

昨天一家四口來了,父親如何被說服來見我?我不得而知。

姐姐陪同來見我,只是不知為何前來?

倒是男孩表達,並不想來見我,卻被媽媽執著地帶來談話。

媽媽最初前來求助,一家雖是日本教育養成,長年在日本落地生根。我依然邀請媽媽,若是可能的話,還請全家一起來。近幾年來,男孩日漸長大了,卻日益關閉在自己的世界,不願意與人連結,終日與手機浸泡在一起。小男孩成長為青少年,與父親的關係多隔閡,有很多衝突產生,因此單獨來台灣依親,暫別了一段衝突,卻也閉鎖了自己的人際關係。

我和這一家人見面,男孩父親身為社長,宛如電視裡跳出的角色,讓我和日劇裡的父親真實接觸了,對我是極為特殊的經驗。我們簡單寒暄,便問及父親的期待,父親只是希望孩子樂觀就好。

我認人功夫並不好,但是記憶故事的能力甚強。四年前男孩跟我說的故事,在我腦海裡鮮明的浮現,我取得男孩同意,重新分享這一段,男孩原本僵硬的軀體,突然鬆了許多,臉部的潮紅漲滿…

我問男孩,此刻還是這麼想和父親連結嗎?

男孩未置可否的說:「都可以…...」

我在男孩的渴望裡工作,要打開一個閉鎖的經驗,需要緩緩的引導進來,十分鐘的時間足夠了。男孩談著柔軟了起來,雖然雙手在胸前交叉,雙腿也交叉,身子往後傾,但是開始和我侃侃而談,談及課業的壓力,不符合自己與父親的期待,談及對自己的生氣…...

我轉身告訴父親,你知道兒子曾有的渴望嗎?這麼深深的渴望著你,尊敬著你,並且崇拜你。

父親臉頰也潮紅,真是一對父子呀!父親艱難的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但一旁的媽媽與姐姐,已經落淚不止了。

姐姐回應,聽到了弟弟的分享,就是想要哭。我想是的,我在家庭對話中,導入了渴望的層次,我們構築了愛的網絡,讓安全慢慢流淌在彼此氛圍。我在愛的層次裡工作,我想讓這家人在短暫的談話裡,先從愛裡連結,打開彼此的內在。

我問爸爸愛男孩嗎?爸爸點點頭說當然。

爸爸說希望孩子有自信,不要那麼的沒自信。

我請爸爸分享對孩子的正向,哪些是爸爸看見的價值,甚至引以為傲的部分?

爸爸感性的說起,孩子從小就純真,並且天真的能和他人連結,那是內向的自己做不來的,他深深感覺驕傲,但是孩子長大了,卻跟自己的內向相近了,並且閉鎖了自己,他感到焦慮。爸爸甚至提及男孩的電腦學習,來台灣一陣子而已,無人教導而自學甚快,他感到不可思議且驕傲。

男孩說自己為爸爸的話感到「驚訝!」

日本父親長年的姿態,多半是說教、講期待,從未分享正向的欣賞。男孩的雙手放下來了,雙腳也放下來了,臉色的潮紅到了脖子上了。

爸爸的雙手也放下了,身軀柔軟了許多,一股愛的動能緩緩在我們之間流動。

我邀請爸爸對男孩表達愛。

爸爸答應了。

但是爸爸在一番準備之後,一開口就是長篇大論。我想這對父親而言,尤其是日本父親,更是一位社長先生,真是不容易的事吧!

我連續教導爸爸兩次,甚至親身示範給爸爸看。爸爸再次分享時,已經不是說道理與期待了,說的是過往的回憶,回憶父子一起騎腳踏車的快感,爸爸的臉頰充滿潮紅,在愛的流光中湧動。

男孩的姿勢整個前傾了,似乎滿心期待父親說出「愛」。

經過了幾次的嘗試,我還未再次引導爸爸,輪到男孩喊了「STOP」了,男孩跟爸爸說:「你說最重要的那句話就好了…」

這是個可愛的畫面呀!我看著這一家人,心中充滿著無限的尊敬,無限的讚美生起來。

爸爸楞了一下,再次於我的引導下,爸爸雙手握拳,看著這個兒子,我看出爸爸深情款款,但是也有點兒不知所措,真是為難這位爸爸了。

爸爸停頓了一會兒,帶點兒生硬地,說了:「ソラ,爸爸,愛著你呀!」

我想爸爸盡力了,我無須也不該再特別教導了。

媽媽眼淚不斷流下,男孩很激動的點頭。

我問男孩,聽了什麼感覺?男孩說很高興。那男孩愛爸爸嗎?男孩點頭,我邀請男孩表達,男孩毫不猶豫地說:「爸爸,我也愛著你…...」

爸爸臉上與眼睛閃爍著流光,停頓一剎那之後,爸爸繼續陳述騎腳踏車的時光,他陳述自己的感覺,有多想回到那個舊日時光。他並且告訴兒子,他將家裡改變了,想要清出一條小路,能讓他和男孩騎車出門,他想再次和兒子一起騎車,他甚至問著男孩:「好嗎?」

過去我的習慣,會在此時介入父親的感受,談談自己的成長歷程,讓父子同時得到一點兒理解。但是我並沒有這麼做,我接著探索爸爸對於功課的期待,是怎麼能夠放下的?爸爸充滿感性的說,「人有很多價值,不是只有功課,以前我給ソラ的壓力太大了…...

我挺感動爸爸的說話,要讓一個社長這樣談話,我知道如何不容易?

接著我請爸爸對女兒說愛,這回爸爸比較習慣了,很專注地握拳,喊了女兒的名字說:「爸爸,愛著妳呀!」

女兒淚流滿面的點頭,她從未聽過爸爸對她說「愛」….

我接著在家庭的愛裡持續工作,讓媽媽也進入這個話題,因為這是一次性的談話,我只能先以愛連結,其他等有緣再續吧。

倒是時間最末了,男孩提出要和我單獨談話,我看得出男孩的激動,只是男孩要我這一段別分享了。

在愛裡面工作,也就確定了一些目標,我便在愛裡面修正,當初和愛綁在一起的,那些不合理的期待,如何慢慢廓清一道愛的流域。

我感受了一場愛的旅程,很感謝這一家人,特此為記。

 

Photo:Annie Spratt,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