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的多元文化教育與兩性平等的人本價值

感情能夠開心從一而終是非常幸福的,但是停留過、擁有過、放棄過,或是錯過的愛,認真負責的處理,讓它在我們的生命中能夠依然美麗,這對我們人體的心理健康絕對是有益無害的,對我們生活的大社會環境也會加注正向能量。

自處於異國婚姻家庭,昨天在臉書上讀到一篇呂秋遠先生評論歌手彭佳慧的新歌《大齡女子》一文。

讓我想起多年前,我先生跟著我幾次回台灣唱KTV,在家難免跟看連續劇後,有一次就笑笑的問我:「為什麼螢幕上的女主角多是哀傷掉淚的場景?」

住在瑞典這個與台灣同樣有相類似的外來移民歷史的國家,女男平等的社會地位還是有很大的差異,是道儒文化思想的禁錮,還是世俗所謂主流和身家清白這樣的主觀意識批判,間接造成社會事件悲劇頻繁?

正如去年台灣樂團玖壹壹的歌曲《歪國人》,引來外國留學生的反彈,歌詞和MV中明顯的沙文主義,更遑論種族歧視議題!這些歌曲創作到唱片行製片發行,這樣的社會價值態度和思維,實在是不只「光緒年間的感覺」而已。

為此,我在網路上搜尋了相關多元文化這個議題,找到了國立台南大學教育系2005年榮獲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教育改進計畫」補助經費的一個多元文化教育課程,課程綱要裡面明示:

多元文化的基礎源自於: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應有被平等對待的權利及公平競爭的機會。

同時,也是對企圖將世界上所有人類塑造成與「主流」(Mainstream)相同類的一種自覺和反動。

多元文化教育的目標在於自尊和尊人,期望透過自我尊重(Self-esteem)以建立自我的價值感;並經由對他人的欣賞和理解,能對他人的需求予以關懷。多元文化教育建議所有人都應從接納、瞭解,進而學習和欣賞各種文化背景的人們所提供的經驗。

在多元文化的教室裡,需有知己與知彼、具有多元文化教育觀的教師。這些教師需具有增加自我知識、反省自我知識及瞭解學生社會文化背景的能力;如此才能進行文化回應(肯定)的教學,以達到文化一致(相容)教室的理想,進而推展到學校、家庭及社區。

如果我們把這段綱要文中的「教室」改成「家庭」;「教師」改成「家長」;「學生」改成「孩子」,那麼最後一句話就可以寫成「進而達到校園、社區及社會間和諧共榮的生活環境!」

 

環境造成孩子成長的差異

我的孩子在瑞典這十幾年以來,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中自然的成長,而瑞典官方的多元文化推廣可溯回自1970年代,瑞典的同性/異性未婚同居法則是於1987年所提出。

反觀現今台灣社會,還多存在婚前性行為、門不當戶不對、未婚生子等等等的負面詞彙批判,無形間造成所謂的社會邊緣人的莫名焦慮負擔。

30歲了還沒有交往對象、離過婚、單親家庭、同志伴侶…...只要是成年人,經濟上能夠為自己的生活選擇負責,即使是身為父母,除了持續不斷的愛與支持,任誰都沒有權利加諸第三者批判式的沉重情感負荷給他人,應該才是多元文化的真義,也才是兩性平權的真自由。

我認識我先生的時候,他就有一個六歲的女兒。金髮可愛的小女孩,八歲就在南法和瑞典兩地獨自飛行,學校放假才回瑞典和我們住。

猶記得去機場接她時,孤零零地由空姐陪同出關,看了讓人很是心疼。十歲之後的她來找我們的時候,和妹妹和弟弟一起玩耍、游泳、釣魚,玩桌遊等,姊弟妹們感情很好。

青少年時期的她當然也有叛逆過,尤其不幸的是在她就要十八歲成年之前,她的親生媽媽因癌症過世。

因為親身體驗瑞典這樣多元家庭的結構,我這紅利女兒,是的,這個同義於繼女的瑞典文詞彙,在報章雜誌許多受訪名人簡介家庭成員時,就是用bonus這個字來介紹非親生的同居或已婚伴侶的孩子。對我來說,更是貼切,因為我這個無同住教養之實的繼母,收到現在22歲經濟獨立,和男朋友同居生活自主的她送的生日禮物,真的像是撿到一個乖女兒的感覺。

從求學時期就耳熟能詳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運於掌。」 - 孟子語。在我們生命中出現的孩子們,不管血緣與否,愛他們視同己出,敬老尊賢,與人為善,則天下離大同不遠矣!

男女、男男,或是女女之間的感情,能夠開心甘願無怨無悔的從一而終是非常幸福的,但是停留過、擁有過、放棄過,或是錯過的愛,認真負責的處理,讓它在我們的生命中能夠依然美麗,這對我們人體的心理健康絕對是有益無害的,對我們生活的大社會環境也只會加注正向能量,勝過事不關己的八卦批評造口業。

曾經,帶老三去牙齒例行檢查時,兩個姊姊跟在一旁,由於三個寶貝兒髮色都不同,引起女牙醫護理師的好奇心,她微笑有禮,不疾不徐地說:「這三個都是你的孩子嗎?髮色不同都好漂亮呀!他們有同一個爸爸嗎?」這是瑞典多元文化社會的開放,是自尊尊人,是的,不管是對男人或女人尊重的體現,今天就算我如同《歪國人》的歌詞唱的「用過」三個男人而分別生了三個孩子,也是我身為一個女人同樣被尊重的生活選擇!

我的大女兒就要進入青少年時期了,因為生理變化的成長,我告訴我家超自然主義的阿逗仔把拔,是的,現在是2016年了,我們不用禁止偷嚐禁果,但是我們絕對可以不鼓勵,像我聽到的瑞典親友,會開車接送自己13歲的女兒去男朋友家過夜,這有超過我這番薯媽的「保守」觀了。

處理感情問題就像數學題目一樣,也是需要練習的,給予未成年孩子足夠的性知識,其他的就只能從旁關懷,孩子的身體主權應該由他們自己操控決定,讓他們主宰自己的情感課題與人生選擇吧!

 

執行編輯:王穎勳、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