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肯.羅賓森:國家整體的教育素質,不能只看PISA排名

考試在學習的某些方面,它可以提供有用的診斷訊息。但愈來愈重視這種測驗有三個問題。第一,它過度看重學習中可以量化的各個面向。其次,它往往排擠其他不能那麼容易量化的學習面向,如審美觀、人際關係等。第三,它被用來驅動學生、老師和學校之間的競爭,損害了教育整體的素質及平衡。│教育教養好文就在未來Family

國際知名的創新、創造力及人力資源專家肯.羅賓森爵士,

四十多年來一直致力提倡更均衡、更個別化、更有創意的教育方法。
他的著作《讓天賦自由》在美國及台灣都極為暢銷,近日推出新作《讓天賦發光》,
針對學校體系的變革做了深入討論。
在百忙中,肯.羅賓森爵士接受《未來Family》專訪,
特別對台灣及亞洲國家的學校教育提出了建言。

 

Q:你覺得標準化考試對學生造成一定的傷害,不過,沒有標準化考試,我們就很難知道學生的學習成果。該如何解決這種兩難呢?


A:我並不是說標準化考試沒有其地位或價值。在學習的某些方面,它可以提供有用的診斷訊息。但愈來愈重視這種測驗有三個問題。第一,它過度看重學習中可以量化的各個面向。其次,它往往排擠其他不能那麼容易量化的學習面向,如審美觀、人際關係等。第三,它被用來驅動學生、老師和學校之間的競爭,損害了教育整體的素質及平衡。


Q:在學校中該學些什麼,一直很有討論空間。你覺得學校是否該以葛德納教授(Howard Gardner)提出的八大能力,作為課程的分類?

A:不要過於簡化的將研究成果或理論提議應用在學校裡,這一點很重要。我自己並沒有暗示上學日或學生自己應該分為8(或9)個類別,而是課程及教學和評量的方法,應當反映所有學生的智力能力及其複雜性和多樣性。


Q:翻轉教育似乎是未來的主流,但是在不同的階段,如小學、初中、高中、大學,是否該有不同?

A:翻轉教室是同儕教學及分組合作行之有效的教學及學習模式,只是被賦予了一個新的名字。它是各級教育的教學方法中很有價值的一部分。


Q:學校教育需要改變,但在此之前,家長該做些什麼?


A:家長需要與老師和學校合作,幫助他們理解和回應學生個人的長處和短處,並提供與社區之間整體的關係。


Q:現在的小學課程設計,例如每堂課40分鐘,似乎對此時正值好動期的男孩並不很合適,在男女孩的學習差異上,你有什麼看法?


A:年輕人自然都是好動的。要他們一下子幾個小時靜坐在那兒,會造成緊張和不安。學校課程必須包含實際的活動,鼓勵學生彼此合作和體能運動。均衡的課程,包括了安靜的學習和個人學習,但它也應該包括體能活動和合作。
由於這個原因,我在《讓天賦發光》中指出,學校裡需要的學科應包括藝術、體育、人文、數學、科學和語言。

 

Q:亞洲教育似乎很擅長教出會考試的學生,因此,也在PISA排名中名列前茅。你認為文化和傳統價值觀是否在學業表現上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A:是的,亞洲學生無疑在測驗上表現得很好,特別是靠死記硬背的學習模式。文化和傳統在這些表現上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所有學生都面臨的挑戰之一,是發展和顯示創新思維和創新的技巧。這是需要靠不同類型的學習經驗和技能的。


Q:五月間,OECD發表了規模最大的全球學生能力評比(PISA),其中亞洲國家囊括了前五名。你對此有何看法?


A:基於上述原因,PISA的排名並不是用來評估參與國家整體教育素質的可靠指標。這項排名只提供了某些特定的學生在課程某幾項領域中的表現。亞洲某些國家在這些排名中表現得很不錯,但他們也承認他們的局限性,並不鼓勵創新等能力的發展,而這些能力是他們的學生現在所迫切需要、不可或缺的。


Q:亞洲學校的課程偏重記憶。在面對21世紀,我們該怎麼讓孩子為未來的挑戰做好準備?特別是中國崛起,亞洲國家該怎麼調整教育體系,才能讓下一代成為一流的世界公民?


A:死背的傳統方法,無法開發所有學生現在需要促使其成功和茁壯的技能和態度。教育有三個主要的元素:(1)課程:我們希望學生學習到的想法和技能;(2)教育學:學校用以幫助他們的方法;(3)評量:用來判斷的進步和成就的方法。我認為,學校在這三項元素都需要檢視和修改,才能產生積極推動創造力和個人的才能和興趣的學習文化。


Q:如果我們想讓亞洲學校的課程更有創意,應該如何開始?你可以給我們怎樣的導引?


A:其中最重要的出發點,是幫助老師和學校校長去了解創造力的本質,以及各種各樣能使其發揚光大的課程和教學方法。改變學校教育文化需要時間。最好的開始方法之一,是教育者自身的培訓和職業發展。

Photo:James Duncan Davidson/TED (天下文化提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