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別怕被拒絕

被拒絕可能代表著你是「與眾不同」,如果善用獨特性,將會找到自己的道路,激發出向上的鬥志。

文/蔣甲

 

你是與眾不同,還是被人討厭?

我的第一次重大被拒絕經驗發生在小學時期。

我的齊(音譯)老師充滿愛心,關懷所有學生。有一天,她計劃幫我們辦個同樂會。她幫全班四十個人都買了禮物,然後仔細包好,放在教室前頭。齊老師請我們所有人先站到前面,然後每個人要輪流讚美同學,得到稱讚的學生就可以挑個禮物回座。這個點子很貼心,能出什麼差錯?

每次有人得到誇獎去領禮物,我都真心喝采。講台前面的人越來越少,我依舊站著。我的歡呼越來越無力,歡欣鼓舞的心情也轉為焦慮。為什麼沒有人舉手說我的好話?

站著的人數越來越少,我的擔憂已經轉為恐懼。最後只剩下三個學生,兩個人緣超差的同學和我。其他人都回到位子,手裡拿著包裝精美的禮物。

我們三人只能呆呆站著,沒有任何人舉手。

齊老師不斷要求,甚至是拜託同學讚美我們,隨便說什麼都好,我們三人就可以離開斷頭台般的講台。淚珠滾下我的臉頰,我寧死也不想站在那裡。在那一刻之前,我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不受歡迎,但是看著旁邊另外兩人,我終於明白。

好心的齊老師結束這場恐怖劇,請我們挑了禮物回座。當時我太小,無法想像和善的她做何感想,因為鼓舞士氣的活動竟然變成公開羞辱三個小朋友,而且毫無喜感可言。比起當年的自怨自艾,如今我更同情她,因為她一定責備自己不慎促成這起悲劇。

這種屈辱可能會留下某種創傷,尤其我當時年紀那麼小。這件事可能對我有不良影響。我可能更想討好每個人,為了迎合同學而改變我的人品、興趣,希望順應潮流就能防止這種排擠事件再次上演。或者我也可以扭轉局勢,開始痛恨世上的每一個人,新聞時有所聞的憤世嫉俗獨行俠可能就是我。

 

把被拒絕轉為鬥志

幸好我選了第三條路。我不覺得自己不同於其他同學有多丟臉,反而更堅定心意。我不因為全班沒人支持就立志報復,反而想證明大家錯看我,我要讓同學知道我有真材實料。

怪的是這次的經驗也讓我覺得……鶴立雞群。我很小就覺得自己與眾不同,也不願意和大家一樣。我想走自己的路,所以才喜歡異於常人的愛迪生、比爾.蓋茲等先驅。這麼多年來,只要我走的路不同於小六同學的傳統發展——無論是搬到美國、上大學或成為當紅部落客——我總是懷抱著感恩的心情回想起當時遭到排擠一事。

我學到珍貴的一課,雖然當時不知道,展開被拒絕實驗之後才發現。我學到,被拒絕是好是壞,由你自己決定。換句話說,被拒絕的意義掌握在你的手中。你和被拒絕之間的關係可以帶來負面影響,也可以造成正面效果,就看你如何看待。

即便被拒絕經驗本身相當痛苦,有些人卻擅長轉化成助力。他們利用這些經歷強化、刺激自己。不信就去問問麥可.喬丹。

 

籃球大帝的辛酸路

領獎的感言通常是衷心感謝家人和支持者,內容令人感動,卻也有點乏味。麥可.喬丹在二○○九年入選NBA名人堂的感言則充滿新意,事實上,完全不同於我聽過的所有講稿。

在這二十三分鐘內,喬丹有條有理地列出籃球生涯的挫折,並且逐一解釋這些經驗如何激勵他——從高中教練沒選他進校隊,到大學室友,而非他,獲選為年度卡羅來納最佳球員;從敵隊教練抵制隊員和喬丹交朋友,到媒體宣稱他不如魔術強森或大鳥賴瑞出色。喬丹的講詞透露出平時精心維護的形象所隱藏的那一面——他在職籃生涯甚至退休之後,如何利用這些打擊激發鬥志。

喬丹說次的挫折「使我鬥志激昂,所以我每天都希望不斷精進球技……像我這種在籃球生涯得到許多成就的人,我們會尋找人們所做所言背後的訊息,激勵自己在籃球場上拿出最高水準,那時我才會覺得自己發揮得淋漓盡致。

有這種想法的人不止喬丹。我越深究,越驚訝竟然有這麼多成功人士將被拒絕經驗轉化為鬥志——而且還這麼頻繁。

摘自 蔣甲《被拒絕的勇氣》/平安叢書

 

Photo:Darling Starlings Flying the Nes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