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期的孩子,比你想像中的可愛許多

多傾聽一些,他們的心,那青春期的孩子,會比你想像中的可愛許多。他們的青春期和我們的青春期或許有些不一樣,但是那份對友誼的渴望,對愛情青澀的萌芽,卻是全天下大多數青春期孩子們一種正常的心理發展。

那一天帶孩子去抓周,上國一的姪女也隨行。抓周的地點在姪女學校隔壁,不知要等待多久的姪女,一心掛念著要回學校和同學一起打籃球,到最後寧可兩邊跑來跑去,也不願錯過任何可以和同學相處的機會。

回到家裡,大嫂對這件事有感而發,她說:「妳看小瑾喔……真是的,和同學在一起有這麼重要嗎?這樣跑來跑去不累嗎?」

我詫異地說:「當然不累啊!她可是個國中生耶!國中生這樣很正常吧?」

大嫂:「哪裡正常?我國中都乖乖的啊!」

我:「那是妳乖乖的,可是我國中就長這樣啊!她這樣還算乖,我還有國中同學比她誇張多了。我記得我國中的時候,晚上常常偷打電話,每天晚上都要跟同學聊天到很晚,還有一次聊天聊到同學都睡著了。國中的時候是跟同性友人聊,高中的時候就變成跟異性友人聊了,青春期的孩子不都這樣嗎?」

大嫂:「啊?那你們在聊什麼?」

我:「哈哈!很多啊!什麼都聊,當然還有彼此的愛情故事啊!我記得我國中最要好的那個同學,她當時有交男朋友,整天都在跟我講她跟她男友之間的一切,約會的細節也要講。有一次呢,兩個人去約會回來,她跟我說電影很好看。我問她演什麼,她說她不知道,因為整場電影他們都在接吻。後來在回來的電車上也在接吻,整場約會下來吻得她嘴都痠了。」

「天啊……」這時大嫂只能瞠目結舌。

「最好笑的是,她跟我講完後,交代我不要跟別人說。結果後來我從別的同學口中聽到這件事,才發現她自己忍不住跟好多同學講。我們就笑說:『原來她叫我們不要說出去的原因是因為她要自己講啊!哈哈!』而且這女生是我們班常拿第一名的同學喔!」

「哇!所以是我以前太乖囉?」

「沒錯!是妳太乖了。國中生這樣才叫『正常』。就青少年的心理學來說,國中階段最重要的就是『同性同儕』,高中階段就發展到和『異性同儕』的交往。所以對國中生來說,『朋友』很重要;到高中階段,很多人就會開始想談戀愛了,這本來就是正常的青春期發展。」

 

原來孩子和我們的青春都一樣

大嫂聽了我的話,一副恍然大悟貌。然而那個恍然大悟,也讓我有點吃驚,我才發現,原來我以為大家都該知道的這件事,還有那麼多人不知道。

「大嫂,所以我跟妳說,對我們大人來說,國高中生只要把書讀好、試考好、乖乖面對升學就行,可是對青春期的孩子來說,他們的朋友、他們的愛情都跟天一樣大,是他們心裡最重要、最在意的事。所以青春期的孩子面臨的『同儕』困擾對我們來說沒甚麼,可是對他們來說都很巨大,可能是因為這件事本來就是青春期在心理上重要的發展任務。」

大嫂聽完靜默不語。我無法確知這靜默不語背後的想法,然而我好奇的是:知道了孩子們這樣的心理發展,能讓台灣社會的父母更加關懷孩子的心理發展,改變對孩子的期待嗎?如果站在一個全人教育的立場,我們理當在孩子的青春期陪伴他們正確地面對自己各種人際關係的建立與互動,包含在這些人際關係中會給孩子們的種種挫折,畢竟這些能力會很切實地影響孩子一輩子。

可是這種所謂人際互動能力如浮雲般難以掌握,或許近在眼前的「成績」比較切實,而且似乎顯而易見地會影響孩子們的「未來」,所以要求孩子們努力讀書考個好成績會比較實際。於是我們忽略甚至壓抑某些對孩子也很重要的需求與學習,要求他們交出我們看得見且期待的成績單。

然而青春期的孩子已經形成較完整的自主意識,於是他們對「大人」們諸如此類的要求或積極叛逆,或消極抵抗。無論如何,當大人的期待與孩子們的需求差距越大,孩子們與我們的距離就越拉越遠,無論你們曾經多麼親密,或者父母多麼疼愛孩子。

青春期的孩子們難纏嗎?我想,如果你按照過去的標準對孩子一板一眼地要求,那大多數青春期的孩子們絕對難纏。然而如果你能懂他們一些,再多懂他們一些,懂得他們許多青澀而說不出的苦楚,懂得他們許多壓抑而無奈的情緒,懂得他們理應飛翔奔騰的活力卻鎮日關在教室與成績底下,因此對他們多一些寬容和體諒。

 

如果爸媽能多懂一點

多傾聽一些,他們的心,那青春期的孩子,會比你想像中的可愛許多。他們的青春期和我們的青春期或許有些不一樣,但是那份對友誼的渴望,對愛情青澀的萌芽,卻是全天下大多數青春期孩子們一種正常的心理發展。

走筆至此,我並不是在否定孩子在此階段對於知識追求的重要性,只是想提醒家有青春期孩子的父母們,除了督促孩子們在知識上的追求外,正視孩子們的心理發展也很重要。如果我們能好好面對這件事,我們不但能幫助孩子去建立自己更良好的人際互動能力,擁有良好的人際發展,培養孩子人際挫折抗壓力等等,更能與孩子們更接近。

我們也曾青春,或許我們青春期的煩惱現在看來可笑,但對當時的我們而言確實很沉重。而這些,你的孩子們或許也正在經歷。用心貼近心,陪他們走過他們的青春期,讓他們青春的快樂可以多一些,苦澀可以少一點,又何嘗不是我們父母所期待的呢?在他們受挫時,把我們所擁有的人際智慧傳承給他們,也是個很重要的學習,你說是嗎?

 

Photo:Annie Spratt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