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知道,父母的愛永遠都在

親愛的艾瑪,在妳需要幫助的時候尋求幫助沒關係的。真的,向我求助,我在這裡。──愛妳的爸

文/葛斯・卡拉漢

親愛的艾瑪,在妳需要幫助的時候尋求幫助沒關係的。真的,向我求助,我在這裡。──愛妳的爸

透過一篇被稱為〈你今天該說的六個字〉的部落格文章,我認識了瑞秋•梅西•史塔佛,又名「空手媽媽」。我立刻對她的育兒風格產生一種深切的激賞之情。

她讀到一篇文章,講到有人詢問大學運動員,他們最欣賞父母給他們哪種鼓勵與建議,他們就喜歡這句話:「我喜歡看你玩。」瑞秋就開始把這句話用在她的孩子身上,然後領悟到這立刻讓她的孩子們壓力降低了。她沒有提供批評,甚至沒有回饋,就只是專注於看著他們玩那種運動,或者玩那種樂器帶給她的喜悅。

這則部落格貼文讓我深深感動。我也開始儘可能開始用她的那句話:「我很愛看著妳玩。」艾瑪玩壘球。我坐在露天看台上看她比賽,看著她跟她的隊友合作,帶給我比想像中更多的喜悅,最近這些日子更是如此。

在我繼續對抗癌症的時候,出席她的比賽對我而言有一種深切的意義。這不只是注視著她,不只是為了這樣做帶給我的樂趣,而是去觀察她。這也是一種有形的表達方式,可以表現我對她的支持,讓她看到我會怎麼樣永遠、永遠陪在她身邊。只要我還在世界上。

 

父母的愛永遠都在

有一天晚上,艾瑪去她的一位壘球隊友家過夜。不是球季的時候,她們不見得總是能見到彼此,而她們想要維持彼此的聯繫。我為她感到興奮,她的隊伍組成者都是些才華洋溢到不可思議的女孩,她們也是聯盟裡最棒的運動員。

每個人在她們的比賽中都會變得情緒高昂,甚至是旁觀者也一樣。
我們得到警告說,屋子裡有些動物,艾瑪偶爾可能會有過敏反應。我們心想,我們會試試看。不過艾瑪那天晚上還不太晚的時候開始出了些問題,我們一起決定艾瑪最好回家裡來。

我在晚間十點離開我們家,要去接她,我很疲倦。那是漫長的一天,而在正常的日子我通常十點就已經睡了。休息很重要,但沒有像我女兒這麼重要,在黑暗中我開了二十五分鐘路,完全沒想到會疲勞,我樂於走這一趟路。

艾瑪跳進我的卡車裡的時候,我問她是否還好。她回答:「我絕對沒辦法撐過一整晚,謝謝你來接我。」

我注視著她的眼睛,就只是這麼說:「我永遠都會來接妳。」她稍微點了一下頭,我又重複了一次。「我永遠都會來接妳。」她以為我相信她沒聽到我的話,她就確認了我的話。我知道她聽到我說什麼了,但我還是要她仔細聆聽我。

「我永遠都會來接妳。」

我握著她的手好一會兒,讓她把我的意思聽進心裡。她明白以後,慢慢地點頭,她露出微笑。

我接著列出某些可能讓我必須去接她的理由:車胎扁掉、約會觸礁、想家,甚至是有個朋友喝太多了,不該開車。

「我永遠都會來接妳。我是妳爸爸,我會在這裡。打電話給我,我不會問問題,至少在妳平安回家以前不問,我永遠不會說不。」

直到後來我才領悟到這段話也是六個字組成的。而這句話就跟「我喜歡看你玩」一樣有意義。

在我告訴艾瑪這些話的時候,我只想到她,我只想到我多麼愛她,還有如果我有份的話,我多麼願意總是在那裡支持她。我現在領悟到,那段話在多大程度上幾乎等同於神對我們可能有的感受。

給女兒的話

親愛的艾瑪,如果在人生中我可以給妳一樣東西,我就會讓妳有能力透過我的眼睛看見妳自己。只有在這樣的時候,妳才會領悟到妳對我來說有多特別。愛妳的爸。

摘自葛斯・卡拉漢《每一天,都是愛的練習》/平安文化

Photo:Chris Pric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