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減重,先謝謝你的身體

對於身體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妳多久會感謝它一次?很多人的答案是從來沒有。

文/潔西卡‧歐爾納

 

體重背後的痛苦

當我們正和體重搏鬥時,必須了解的一個嚴酷事實是:體重只是一個症狀,它不是真正的問題。當我和客戶說明這點時,他們立刻出言反駁,比如「可是我就是因為體重才不開心」、「就是因為體重才沒辦法去高中同學會」或「就是因為體重才沒人要跟我約會或交往」。

把體重視為問題是相當合乎邏輯的結論,是一個很多人拿來保護自己、避免獲知體重真義的信念。當挖掘得更深會發現,是體重背後的痛苦妨礙減重,讓我們無法對身體產生信心。人們常發現體重是在保護自己,帶來某種程度的安全感,如果能夠處理體重背後的痛苦,就終能釋放這種透過體重尋求安全的需要。到那個時候,我們才能喚醒真正的潛力,不只開始減重,更開始實踐夢想中的生活。

不過,在進一步探索體重背後藏著什麼樣的痛苦之前,妳必須後退一步,看看自己和身體的關係。

 

就算妳不愛妳的身體,妳的身體也愛妳

你的身體無條件地愛你。就算你批判它、排斥它、不喜歡它,你的身體仍完全忠於你。
──唐‧梅桂爾‧魯伊茲(Don Miguel Ruiz)

很多人都有過被紙割傷的惱人經驗。但我們常不了解的是,身體有多快開始運作來幫助傷口癒合。甚至在痛到甩手之前,通往傷口的血管就會繃緊來減少血液流往受傷的部位;血小板會迅速集結,形成一個塞子;凝血蛋白(clotting protein)隨後加入,阻止出血。接下來幾個星期,身體會夜以繼日地運作來完成傷癒過程。

對於身體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妳多久會感謝它一次?很多人的答案是從來沒有。

很多人都花了太多時間和精力評判自己的身體,未曾留意它工作得多麼辛苦來做我們的後盾。拍打術(文末有詳細步驟解說)會是這麼強大的療癒方式,是因為它解放了干擾身體盡其本分(也就是復元和痊癒)的壓力。這裡的挑戰是,當下意識譜出的程式告訴我們放掉體重是不安全的,身體就會遵從心理的訊號,堅持留住那些體重來試著保護自己。

 

妳的身體、體重和安全

當我們指望倚靠身體和潛意識的原始本能來保平安時,常常忽略這種可能性:留住額外的體重可能是身體試著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強‧蓋伯爾就是先著手對付致使身體留住體重的潛在情緒,最後減了一百公斤。他在《秘密瘦身法》一書中描述了這個關聯性:

如果你現在身負有額外的體重,那就是你的身體相信,減掉重量是不安全的,它正在為你的生命搏鬥。當身體相信減重安全無虞,或者更好的,瘦下來更安全,身體就會強迫你減肥了。你會和身體的自然法則合作,而非違抗。然後減重就會變成一件自動自發、毫不費力而無可避免的事了。

體重常在我們和某個讓我們覺得不安全的個人或團體之間,扮演實質的障礙。卡蘿發現她的體重就起了這樣的作用。長久以來,因為工作上需要,她每一、兩年就遷往新的美國城市。她得出一個有趣的連結:她發現搬得離母親愈近,體重就增加愈多。

卡蘿形容她的母親是「精力吸血鬼」。經由拍打術,卡蘿了解自己不需要著眼於體重,反倒需要靠拍打術來處理她對母親的憤怒。她的身體一直拿體重當拒馬用,避免卡蘿的情緒被母親榨乾。

藉由拍打術清除憤怒,卡蘿開始覺得自己夠堅強,可以跟母親說「不」了。這是巨大的突破。將自己從母親愛使喚人的精力中釋放出來,她了解不再需要也不再想要用食物來麻痺對母親的感覺。也不需要體重來抵禦母親。

 

拍打練習

輕拍手刀點

開始實際的輕拍程序時,從輕拍手刀點著手,一邊複述設定句三次。身體的兩側有同樣的經絡運行,所以兩隻手都可以用,用併攏的指尖輕拍感覺比較好的那一邊。

輕拍各部位

拍過手刀點後,妳就可以開始一路用併攏的指尖拍打輕拍序列的八個點,一邊拍,一邊複述提醒句。這八個點是:
●眉心      ●眼尾
●眼下      ●鼻下
●下巴      ●鎖骨
●腋下      ●頭頂

一如手刀點,妳可以輕拍身體的任一側。如果妳願意,也可以兩側都拍(不過這不是必要,因為不論妳拍哪一側,都是在拍擊同樣的經絡線)。當妳一路拍下來,請以每一個點拍五到七次為目標,但不必拘泥於精確的數字。如果一個點輕拍二十次──甚或一百次──感覺不錯,那就拍吧!建議這個次數,只是為了讓妳在那個點花足夠的時間來陳述妳的提醒句,讓它的概念進入身體。

運用拍打清除負面情緒

問自己:我是否覺得需要防禦生命中的哪一段關係?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段關係給妳什麼樣的感覺?從○到十,給那個感覺一個數字,然後開始輕拍。

就算跟____的關係讓我覺得_____,我仍全然接受並喜愛自己,選擇堅強。

花點時間問自己:「如果沒有滿腦子只想著體重,我會必須面對哪件事?當我想到生命中的那個部分,會感到什麼樣的情緒?」儘管寫下來,並用○到十,給它的強烈程度打個分數。試著用下列設定句開始輕拍:「就算我害怕面對這個……我仍全然接受自己,喜愛自己,而且我安全無虞……」重複三遍,一邊輕拍手刀點,然後把妳的輕拍標靶描述得更具體些。

眉心:我不想面對這件事……
眼尾:我覺得自己沒辦法應付。
眼下:我會不知所措……
鼻下:所以我視若無睹……
下巴:藉由責怪我的身體轉移注意力。
鎖骨:我生命的這個領域……
腋下:我不想看到……
頭頂:那感覺太沉重。

當原始輕拍標靶的強力程度降至五以下,就可以轉換成正向的思維了。

眉心:現在我擁有內在的一切……
眼尾:來用愛處理人生的這個領域了。
眼下:我不需要找解決方案……
鼻下:我只需要找第一步。
下巴:我一次走一步。
鎖骨:面對這些情緒。
腋下:我對這個過程有耐心……
頭頂:對我的能力有信心。

深呼吸,看看自己感覺怎麼樣。再給情緒的強烈程度打個分數,繼續輕拍,拍到妳感到舒坦為止。

 

摘自 潔西卡‧歐爾納《拍一拍,就能瘦》/平安文化

Photo:Jean Henrique Wichinosk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