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難過的情緒?

人是會難過的。難過並不是懦弱,也不是無用的,而是擁有豐富的美在其中。人應該允許自己有情緒、允許自己難過。

文│李崇建 

難過

敏感的長耳兔:

你問我難過時該怎麼辦?

難過的時候,你會想哭嗎?你會想要停下來,暫時安靜一下嗎?你會想要找人談談你的難過嗎?

我上面所提的事情,是你想要的嗎?如果是你想要的,那就這樣去做吧!還是,你不確定、不確定自己是否要這樣做呢?

親愛的長耳兔,人類的情緒其來有自,因此無須抗拒這些情緒,我們擁有生氣的權利、害怕的權利、焦慮的權利,我們為自己的情緒負責,健康地表達這些情緒,積極一點兒運用情緒,不讓情緒干擾我們。當然,人類也擁有難過的權利。

為何人們常排斥難過?看見有人難過了,人們便轉移話題了;看見有人悲傷了,便要他不要難過;看見有人哭了,就要他不要再哭。人們最常說的是:難過能解決問題嗎?

還有難過帶來的氣氛,讓環境凝結尷尬,人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只有難過的確無法解決問題。長期陷入憂傷的人,身體的能量被凍結,又怎麼能面對外在的世界呢?常陷入難過的人,人生觀往往比較消極,屬於悲觀的一類人。

 

樂觀與悲觀

在生物的發展史上,積極而樂觀比較能生存,人類的情況也是這樣。

講一個小故事給你聽。

有位國王要遴選王位繼承人,他的兩個兒子誰比較適合呢?國王打算給他們考驗,考驗他們遇到困難時,面對的態度是什麼?是積極還是消極呢?依此,就可看出適不適合繼任國王。

國王給兩個兒子一個任務,要他們騎馬到遠處的小鎮,購買一樣東西回來。

國王各給他們一枚金幣,卻偷偷將他們衣服口袋剪破洞。

傍晚時分大兒子回來了,悶悶不樂地說:「今天真的很倒楣,金幣丟掉了!」

到了晚間,小兒子回來了,買了城堡的組合模型回來,很開心地展示自己的構想,自己未來的城堡要如何蓋?

發生了什麼事呢?

小兒子到了小鎮,發現口袋破了一個洞,金幣不見了。小兒子感到很失落,蹲在路邊哭了十分鐘,哭完之後去找遺失的金幣,但是小兒子並沒有找到。國王好奇地問他,那你怎麼買了組合城堡呢?小兒子開心地說:「我既然好不容易來這裡,就還是想要買到東西回去。我看到路邊的工人進行一個很困難的工程,因為鷹架不好搭,兩個工人摔了下來。因此我和工頭商量,我有好法子搭好鷹架,這個法子需要兩枚金幣,工頭答應我的要求,所以我花了一金幣買模型,又賺了一枚金幣。但是我沒忘記怎麼丟掉金幣的,所以我檢查了口袋的破洞……。」

小兒子手裡拿著一枚金幣,高興地說著自己的遭遇。

國王會選誰當國王呢?答案應該很明顯。

樂觀有助於生存,帶著積極向上的動力;而容易陷入難過的人,比較容易悲觀。

但是人們忽略了一件事:重點不是人們會不會難過?而是,如何面對難過?

國王的大兒子陷入了難過之中,因而悶悶不樂,他被難過困住了,頭腦也停止思考了。國王的小兒子因為失落而難過,但在哭了十分鐘之後,就重新擁有力量,以智慧與行動,為自己贏得人生。大兒子被難過取得主導權,小兒子的主導權則在自己。

心理學家發現:樂觀的人比較長壽,樂觀的人也比較好運。

 

面對難過的情緒

人們為何會難過呢?

人因為有感情,感官變得纖細,對世界的觀察也變得豐富。因此很多藝術家看來多半多愁善感,他們看世界的角度不同,開發了人生各種美感。

藝術家懂得運用難過,便能夠發展在藝術上,創造美麗的事物。但是當藝術家被難過的情緒掌控了,也可能陷溺於憂鬱,因此藝術家被難過控制,因而結束生命的消息常有所聞。

 

如何面對難過的情緒呢?

身為一個人,首先得承認:人是會難過的。難過並不是懦弱,也不是無用的,而是擁有豐富的美在其中。人應該允許自己感到難過。

但是人們很怕被難過掌控,一旦被掌控了,生命就充滿無力感。所以才會看見人們說:不要難過!不要流淚了!甚至為流淚貼上負面標籤。

親愛的長耳兔,流淚並非懦弱,流淚是情感的表達,也是力量的泉源。因為難過不抒發的話,會累積在心裡、身體裡,仍舊會變換著形式呼喚,人也會以不同的方式被難過掌控。

當一個嬰兒誕生了,經常是哭著來到世界。因為透過哭泣,能在害怕中取得力量,也對健康有幫助。

有位生化學者弗雷博士(William H. Frey II)指出:當人發生壓力的事件,體內會創造有害物質,而流淚時就能排出毒素,回復生物體內的平衡。

有人藉此說明了女人為何比男人長壽:因為女人勇敢流淚。

所以長耳兔,勇敢流淚吧!找個靜靜的地方,靜靜的一小段時間,讓自己盡情流淚。想要訴說的話,那就找個安全的方式,找個願意接納你難過的人,好好的訴說吧!

 

回到生命的力量

有人不禁想問:如果流淚有力量,為何很多悲傷的人,終日以淚洗面,卻並未擁有勇氣呀!?

長耳兔,因為悲傷的人,雖然流淚了,若是「心念」並未掙脫「受害」的情結,思緒不斷被帶回受害畫面,也就學不會為自己負責任。

那怎麼辦呢?遇到這樣的狀況,先對自己許下承諾,這是對自己的信仰:我不會被難過控制,我要脫離這樣的處境。

接下來深深地呼吸幾次,試著做下列我稱之為「5A」的對話。

因為很多人難過時,並不是專心於「難過」,而是專心於頭腦裡的「事件」,不斷在懊惱、悔恨、憤怒與自責。

要如何專注於難過,而不是被事件帶著走呢?

這個步驟就是5A的自我對話程式。當我們意識到難過,頭腦的畫面又來騷擾了,先透過深呼吸讓腦袋停頓,給自己兩分鐘的時間,找一個小小的空間,和自己進行對話,這個對話的脈絡是:

•覺知(aware)難過。

•承認(acknowledge)難過。

•允許(allow)、接受(accept)難過。

•轉化(action)難過。

•欣賞(appreciate)自己,這個步驟是回到生命力。

具體的作法,就是專注地感覺難過,並且對自己說話,更重要的是「專注地聆聽」對自己所說的話,讓頭腦不至於陷溺在事件裡。

我舉例寫在下方:

1. 我感覺自己有一點兒難過。(停頓十秒鐘。)

2. 我承認自己是難過的。(停頓十秒鐘。)

3. 我允許,並且接納自己感到難過。(停頓十秒鐘,甚至更長一點兒時間。)

4. 做五次深呼吸,感覺呼吸從鼻腔進,從鼻腔出去。

5. 告訴自己,即使我感到難過,我也欣賞自己,仍然這麼努力。

第五項步驟特別重要。

 

回到你的生命力量

一般人在難過中,看不見自己的生命力,所謂的生命力就是價值、愛,比如事情沒做好,但是也還在努力;比如搞砸了某些事,但是自己是想要做好的;比如這樣的自己,其實是值得被愛的,不管別人怎麼想,起碼我願意深深愛著自己。

懂得回到生命力量,而不是陷溺其中,就不會可憐自己,而是深深地愛自己,願意陪伴自己站起來。難過情緒的抒發,是一種良性的循環,而不是重複進入無力可憐的狀態。

這樣的過程,也需要每天操作幾次,專注地感覺心靈的放鬆,感覺身體的細微反應,並且給予自己寬容,也願意再次努力。

難過的處境,有非常多狀況,親愛的長耳兔,我舉出一個普遍性的狀況,你不妨試試看,並且給予自己更多耐心,我也願意陪伴你……

摘自 李崇建 《心念:25堂從情緒引導學習的內在課程》/ 寶瓶文化 

Photo:Phalinn Oo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