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責備父母,想想自己

我的工作並非坐下來和對方一起抱怨,而是試著找出可以改變的契機。通常,願意改變、有動力改變的個案就會停下來,思索自己可以努力的方向是什麼。
  • 南琦
  • 2016-05-16
  • 瀏覽數7,574

今天談的跟鄭捷有關,但不談鄭捷。

太多太多窺伺的眼睛:媒體過多熱過頭的報導,不明就裡的人看遍五花八門的報導拿來談論、分析、給意見,彷彿這些人已經跟鄭捷生活了好幾年,甚至住進鄭捷家中、了解他們家裡的家庭氣氛與動力,然後說些事後諸葛的話,給些應該要balabala的意見,但,我們真的了解了什麼嗎?我們憑什麼?

 

非要「找出答案」的恐怖

當我看到媒體居然試著想追著靈車跑並繼續爆料時,簡直感到不可置信:槍決這種事情只是塵埃落定,沒有人會因此感到開心,更不需要繼續鞭屍。但有些人猶不滿意,非要「找出答案」不可,死者已無法開口,那麼就找活人開刀吧。但活人躲起來,找不到,於是許多針對其父母的言論就出現,包括開始想像父母尋求有力人士庇護所以才找不到等幾近妄想的程度。

我不同意用這種方式來處理自己的內在恐慌,甚至武斷歸咎於鄭捷父母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才讓鄭捷變成今天這樣。家庭的內在動力不是幾個聳動的情節可以解釋的,它是一個多半時候皆平淡漫長、辛苦、漸漸醞釀出來的過程,我想身為多年家長的你一定心中有感,我們既了解家庭經驗可能帶來的傷害,也同時了解家庭經驗並非不能改變的。

來求助的許多個案常常陷入對家庭、父母的無止盡抱怨,也許因為傷害太深,太需要療傷,不過治療室不是個純抱怨的地方,尤其是對方還年輕,還有一大段比童年經驗更長久的日子要過,所以當我傾聽到一個段落時會問:「如果改變你父母是不可能的,你還有很長的日子要過,那你要怎麼辦?」「如果你把所有痛苦的事情都說完了,接下來呢?接下來你想做什麼?」

 

選擇改變的機會

我的工作並非坐下來和對方一起抱怨,而是試著找出可以改變的契機。通常,願意改變、有動力改變的個案就會停下來,思索自己可以努力的方向是什麼。就算此刻什麼也沒想到也沒關係,這正是我的工作,只要你願意為自己做點什麼,我就可以和你一起討論,思考可行的方法,來擺脫過去這一切,如果,你停止怪罪別的人話。

父母的影響不是牢不可破,我們不該把這影響抓著不放,甚至帶進棺材,難道你的現在與未來沒有一點選擇嗎?難道你不必為自己往後幾十年的生命負責、而要繼續怪罪童年經驗嗎?

很多問題,並非一定得找到答案,更多時候我們帶著找不到答案的問題繼續活下去,例如「他為什麼會離開我?」(答案只有他心裡清楚)「我為什麼會得癌症?」(恐怕醫生也不會有確切的答案)既然如此,還冀望得到怎樣的答案呢?

我寧願將晤談焦點放在個人身上,想想這樣傷痕累累的自己該怎樣往下過日子,當遇到類似情境時選擇用什麼態度去承受,期待以後自己是什麼樣子,未來仍有夢,未來不等於過去。該做的事情很多,別只怪自己的父母,更別怪別人的父母。

 

Photo:Olaf Gradin,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