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一天笑四百次,你呢?

比起孩子,成人每天只有笑十七次。大部分的時候,說不定連十七次都達不到。關鍵在於,是否擁有一顆知足的心。

文/葛瑞琴 ‧ 魯賓

 

有一顆知足的心嗎?

這個嘛,不,其實沒有。我有一種不知足的傾向:有野心、不滿、易怒、難以取悅。在某些狀況下,這對我也有好處,因為這種個性讓我不斷努力,改進我的工作,達成我的目標。但在我生活的大部分領域中,這種吹毛求疵的個性卻沒有幫助。有回我的先生詹米為了要給我驚喜,送了我一盆我最喜歡的梔子花,我卻嫌那盆花太大了。有回他去五金店買回來大小不符的電燈泡,我很氣——我就是沒法善了。

抱怨,比笑一笑容易;大吼,比開玩笑容易;苛求,比滿足容易。我期望「一顆知足的心」能有助於改變我的行動。我想出了幾種態度,是我希望能改變的。

 

培養幽默的態度

首先,我希望能更常笑。多笑可以讓我更快樂,也會讓我周遭的人更快樂。過去幾年來,我愈來愈悶悶不樂。我猜想我應該不太笑,甚至連微笑都少見。通常,兒童每天會笑至少四百次,而成人則只有十七次。但大部分的時候,我說不定連十七次都達不到

除了希望自己的態度更幽默之外,我也希望自己更和善。我以前覺得和善是個值得尊敬但頗為乏味的美德(就跟可靠、有責任感同樣乏味),但研究過強調慈悲的佛教之後,我相信,自己確實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事。我想實踐慈悲精神,但這個目標好模糊——要稱讚很容易,但要應用很困難。

什麼辦法可以提醒我,讓我在日常生活中表現出慈悲呢?

 

少點批評和挑剔

我決定從更有禮貌開始,來改善我的行為。僅僅是有禮貌,或許還不足以讓我達到慈悲;但表現得有禮貌,至少會讓我看起來有慈悲心——或許有一天,表面會變成實質的。我想去除身為紐約人的尖銳稜角,每次回娘家時,我發現中西部人真的比較友善。在堪薩斯,大家似乎都比較不匆忙(也的確如此——有一份研究顯示,紐約人的走路速度是全國最快的),店員也比較肯幫忙、愛聊天,街上的駕駛人會給行人很多空間(在紐約,他們會用保險桿把你擠走)。我要改掉以前行動快速、講話直率的習慣;我想慢慢來,當個親切愉快的人。

同時,我也希望自己不要那麼刻薄,那麼愛批判、愛挑剔。從小我父母親就很強調要保持樂觀和熱誠——搞得我妹和我有時還會抱怨他們希望我們「作假」。但現在對於父母堅持禁絕挖苦和無病呻吟,我卻逐漸懂得欣賞了;這樣能讓家庭氣氛更和善許多

最後,為了要幫助自己保持平靜與歡樂,我決心要訓練自己,不去想那些會惹我生氣或煩躁的事情。

我不知道是否應該用掉一整個月的心力,去改善自己的態度,但閱讀過叔本華(說來也夠奇怪,他向來是出了名的悲觀)之後,我相信快樂性情的重要性:「不管是誰,歡樂快活總有個好理由,那就是他們本性就是如此。再沒有其他事物能像歡樂這樣,可以完全取代其他恩賜,而歡樂本身卻是無可取代的。一個人可能年輕、英俊、富有,同時受人尊敬;如果我們想要批判他的幸福,就問他是否歡樂。」這個月的決心,就是歡樂。

 

摘自 葛瑞琴 ‧ 魯賓過得還不錯的一年:我的快樂生活提案》/早安財經文化

Photo:kell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