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睡一小時,等於加薪六萬元!

一份研究建議,每晚多睡一小時,增加的快樂程度,比加薪六萬元還要高。

文/葛瑞琴 ‧ 魯賓

 

有個朋友說,睡眠,是一種新的性愛。最近在一場晚宴上,我也聽到同桌的客人詳述他們最棒的小睡經驗,聽得大家猛點頭。

專家建議,一般人每天應該睡滿七到八小時。但其實,好幾百萬人都辦不到。一份研究也說,日常生活中讓人心情惡劣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緊湊的工作期限,另一個就是晚上沒睡好另一份研究則建議,每晚多睡一小時,增加的快樂程度,比加薪六萬元還要高。然而,一般成年人上班日每天平均只睡六.九小時,週末則是七.九小時——比一九○○年的數字要少了二○%。儘管人們可以調整自己的睡意,但睡眠不足會損害記憶、削弱免疫系統、減緩新陳代謝,有些研究還認為,睡眠不足可能會導致發胖。

為了睡飽一點,我做了一個沒什麼創意的決定:關燈。以前我老是熬夜看書、回電子郵件、看電視、付帳單,總之,就是不上床。

剛開始那幾天,我一邊哄女兒睡覺,一邊自己已經在她的紫色床單上睡著了,但當老公說想看剛租來的DVD時,我心又癢了。我愛看電影,也想陪老公,何況晚上九點半就睡覺似乎有點早得荒謬;而且我知道,只要我開始看,精神就來了。

不過是早點去睡覺,為什麼會這麼難呢?我想是惰性使然吧,再加上,睡前還有很多準備工作——例如摘下隱形眼鏡、刷牙洗臉等。

後來我下定決心,鐵了心上床。足足睡了八小時後,我在清晨五點半醒來。除了一夜好眠,我還趁家人沒起床,平靜地處理完一批工作

我是那種自以為無所不知的人,所以當我妹打電話來跟我抱怨失眠時,我好高興。

「我根本沒睡到,」她說。「我已經戒掉咖啡因了,還要我怎樣?」

「還有很多辦法啊,」我說,然後長篇大論地告訴她我的研究成果:「睡覺前不要做任何需要思考的事,臥室保持在有點冷的溫度,做點睡前伸展操。另外有件事很重要——光線會搞亂你的生理時鐘,所以睡前走進臥室,就要把燈光全都調暗。還有,關燈之後,要確保你的房間很暗,就像飯店房間那樣。」

「你真覺得這樣就有效?」她問。

「所有研究都說有。」

這些我全都試過,而且我發現最後一點——要讓房間全暗——並不容易。

「你在幹嘛?」有天晚上老公突然問我。當時,我正在重新安排臥室裡的照明裝置。

「我想遮掉這些小玩意發出的光,」我說,「我看過的研究說,即使是數位時鐘所發出來的微光,都可能打斷睡眠循環,而我們房間就像個瘋狂的科學實驗室。我們兩人的手機、電腦,還有電視機上盒——每一樣都會發出綠色的光。」

他「喔」了一聲,然後幫我移動床頭櫃上的一些東西,好擋掉鬧鐘的光。

這些小改變,似乎還真讓我比較容易入睡。但接下來,我發現還有另一個原因讓我睡不好:我會在半夜醒來。怪得很,通常是在凌晨三點十八分醒來,然後再也睡不著。

於是,我又開發出另一套方法。比如說,我會緩緩吸氣,吸到自己再也憋不住為止;如果腦海裡冒出一堆明天的待辦事項,就把這些事全寫下來。還有,醫學研究顯示,當你四肢末端的血流量太少,就會讓你保持清醒,所以當我覺得自己雙腳冰冷時,就會穿上羊毛襪——這些,好像真的有幫助。

有兩個最實用的助眠招數,是我自己的發明。第一招,是在離上床時間還早時,就開始醞釀要去睡覺的心情。有時候我之所以會熬夜到很晚,是因為已經累得不想摘掉隱形眼鏡;而一旦戴上我的鏡片眼鏡,造成的效果就像在鸚鵡鳥籠外蓋上罩子一樣。

第二招,如果半夜醒來,我會告訴自己:「再過兩分鐘,我就得起床了。」我會想像自己剛剛按掉了鬧鐘,然後再過兩分鐘就得起床。通常光想到這一點,就足以讓我再睡著。

有時候,我會放棄這些努力,乾脆吃一顆安眠藥。

就這樣,睡得飽的日子過了一個星期左右,我開始覺得真的有所不同。早上跟兩個女兒相處時,我感覺更有活力、更開心。到了下午,我再也不會感覺到一股痛苦、從來無法滿足的迫切欲望,想去打個盹。早上起床不再是折磨;睡到自然醒、而不是硬被鬧鐘吵醒,實在太美好了。

 

摘自 葛瑞琴 ‧ 魯賓過得還不錯的一年:我的快樂生活提案》/早安財經文化

Photo:Jon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