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偉大的母親節

這篇是寫給無法過母親節的人看的,這個「應該」要感念的日子裡,對有些人(包括我)來說,親子關係是個充滿沉重記憶不太願意回想,可以的話想直接跳過的日子。
  • 南琦
  • 2016-05-03
  • 瀏覽數5,552

這篇是寫給無法過母親節的人看的,這個「應該」要感念的日子裡,對有些人(包括我)來說,親子關係是個充滿沉重記憶不太願意回想,可以的話想直接跳過的日子。

 

屬於母親的「樣子」

「應該」是個危險的概念,如果你舉的出N個母親慈愛的例子,我就能同樣舉的出N個母親不慈愛的例子。這些母親不是不想慈愛,而是自己的內外在狀態相煎熬到已經自顧不暇、沒有愛可以給也許傷人的母親當年也是受傷的女兒,她沒有機會修補這些傷口只能繼續往下走;或者她與先生的衝突,讓她無法去愛兩人共同的小孩;又或者她自己有一些懸而未決的壓力與破壞性情緒,讓她帶入了親子關係中而不自知。

 

總是逃避的我們

有個女兒告訴我,大家都說她的母親能幹聰慧,但身為女兒的她只想逃離,唯有這樣,她才有辦法做自己。有一次我在晤談室見到她的母親,想談談她這陣子的進步,諷刺的是她的進步是在離開母親很多年之後才開始的。母親正如個案形容的練達,十分滔滔不絕的讓我一點都插不上話,滿口都是只要她好就好,卻無法停下來傾聽女兒真正的需求,執意按照自己的標準走,無法放手。於是我學會和她的女兒一樣,只能靜默與無奈。

這些故事不是只在精神科看到,更多驚人的例子是來自於身邊朋友的故事,那些看似正常無風無浪的「正常」家庭。當母親癌末入住安寧病房時,我腦中就開始醞釀想寫有關「療癒女兒心」這個題目,她隨時會走、箭在弦上不得不回顧,即使到現在,我生活中仍處處有母親的影子與影響。

母親的醫療照顧從頭到尾都是我張羅的,她把保險資料交代了姐姐,把存款與密碼資料託付了弟弟,卻什麼也不願告訴我,我是個無法被託付的,已經嫁出去了,被遺棄的女兒。那時像是關係中的五胡亂華,動盪不安的狀態,極想找個可以整理這些感受的機會。等到母親去世,舊朝代結束,我的內在革命才正要開始。

 

那些對「愛」的理解

當我開始收集身邊朋友的母女關係故事時,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女兒需要跟我一起療癒,她們一邊說著自己的故事,一邊哭著如何想接近自己的母親、卻被母親愈推愈遠。

母親只是一個普通人,不要讓她變得偉大,她有她的脆弱與堅強,她的愛是出自於她有能力可以給的程度,除了她的子女之外,其他人沒有資格可以評論,更無須靠獎狀來認證。我無法責怪我母親,因為她在一個傳統大家庭中背負著長女的包袱下長大,犧牲了自己的學業,沒有人給她夠滿足的關愛,所以在提供了功能性的物質滿足給子女後,其他的也不知該怎麼給。

當我也變成母親之後時時反省,自己不想要的,也絕對不要給女兒,不把應該當應該,我們這些過去的子女,未來的父母,才能戒慎恐懼,做好每一天的角色,同時對自己的父親或母親是慈愛的感到珍惜。慶幸的是不管父母慈愛與否,原生家庭對我們的影響並非一輩子牢不可破,成長的過程有很多學到教訓、經驗的機會,然後漸漸修正為想要的樣子。

認清家人的愛並非對等,甚至是無愛的事實,我們才不再冀望,如果我們對於「家」的概念不再如此執著,是不是就不會再有執著的痛苦,可以按照實際的,想要的方式來過,擺脫束縛得到更多自由。

 

Photo:Cristian Bortes,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