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化身森林戰士,保護山林!

告訴孩子:森林的變化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受到影響的不只是動物、水資源、綠地,甚至是人類自己.......

小時候,我住在群山包圍的南投鄉下,那是一個清晨在山谷未散去的薄霧中慢慢甦醒的村子,空氣裡有山的味道,風裡有樹葉沙沙的聲音,吃的東西從山裡種,「山」幾乎是日常生活最重要的根源。

以前不覺得山很重要,因為就是住在充滿樹木的山谷裡,所以沒有感覺。山,那不是美術課裡圖畫裡的背景,也不是一個「概念」,那是一個具體的環境,對我來說,山很重要。

到了台北來生活之後,發現城市裡沒有山,只有比較接近自然的樹,位置不是隨處都有,大部分的樹就在人行道上。但那不是可以融入生活的「山」,很多時候,城市裡的樹比較接近裝飾用的概念。

於是,我更加珍惜社區裡、人行道上、河堤等等的大樹,這些樹木的生活條件可能都比山上的樹還要來的不容易,可能會因為建地重劃,或是擋到店家招牌,或是為了凸顯路跑的標誌等等而被輕易地砍去。

一般在周圍沒有樹木一起陪著成長的孩子對樹木更是沒有太多的感情,所以砍了一棵樹,對大部分的孩子來說可能不會有太大的感覺,加上環保有殘酷的一面,基於環境教育推廣立意良善,也很少有機會讓孩子看到滿目瘡痍的山老鼠盜伐現場或是其他生靈被屠殺的畫面。加上環境教育需要從小培養,所以該如何讓更多的家庭、小朋友等等知道更多的環教資訊呢?

 

讓大樹繪本來說幫樹木說出森林困境

《樹懶的森林》是一本立體書,書中的文字像詩一樣,簡短而精煉。除了一頁一頁地訴說森林因為伐樹而開始有了地景的變化之外,立體書也把森林跟水資源的關係表現出來,這是文字沒有提到的部分,畫面卻慢慢地呈現出來,不只有伐樹的單一事件而已,森林的變化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受到影響的不只是動物、水資源、綠地,甚至是人類自己。

 

 

樹木,不是「木頭人」,他們對生長的環境充滿了感覺、情緒。《兩個好朋友》把樹木的感情表現的一覽無遺。有一天,建築工人在兩棵樹的中間隔了一座高牆從小一起長大,一起花開花落的兩棵大樹,該怎麼辦呢?《兩個好朋友》一書,告訴我們,植物們的情緒隨著四周的環境變化而有了高低起伏兩棵樹互相鼓勵、永不放棄的生命力聽到這裡,小朋友的眼睛也跟著兩棵樹一起歷經生命故事。

《男爵的鳥巢箱》講的是生態平衡。很喜歡鳥的男爵為了讓更多的鳥類住在他的森林,想盡辦法讓小鳥生存下來,越來越多的小鳥也因此被吸引到男爵的森林。

男爵因此做了很多的鳥巢箱,來讓這些小鳥可以永久居留。後來森林外圍的樹木因為病蟲害的關係,葉子變得枯黃,甚至失去生命,只有男爵森林裡的樹木還完好無缺,多虧了有這群小鳥來平衡整個生態系。

現在高度開發的環境,其實很不利於鳥類生存,只有永續經營,努力維持、保護所有生物的生存權,生態鏈才能維持良好平衡。聽完這個故事,現場的小朋友提出了一些想法:

例如,清華大學的校地到處都有很豐沛的樹木與鳥類,這裡不需要鳥巢箱也有很友善的環境。但是其他的地方呢?或是,鳥巢箱是屬於居住權的保護,但有些不良獵人卻跑到生態棲地去,放置偽造成鳥巢箱的陷阱,這是身為地球公民的我們需要努力的地方。

 

體驗護樹桌遊,拯救樹木不是一句口號,遊戲同理,身歷其境。

今年在華山大草原舉辦的世界地球日,其中的綠色藝術市集裡,有一款由羅勝夫老師獨立出版的護樹桌遊──《森林保衛戰-山林保育桌上遊戲》,在市集裡跟小朋友推廣環境教育的重要,也讓孩子知道台灣的原生種動物,例如黑熊、穿山甲、啄木鳥、飛鼠等等動物,加入不可抗拒的天然災害,如土石流、閃電、森林大火等等也會影響整個林相,小朋友該如何抵擋獵人與山老鼠的攻擊,又要想辦法保護森林裡的動物與樹木。淺顯易懂,寓教於樂,推薦給熱愛環保的老師與喜愛動物的小朋友一起開戰!也很適合銀髮族的大朋友一起玩喔!

 

 

城鄉沒有差距,偏鄉小學更需要推廣環境教育

小夜老師4月初到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小去推廣環境教育,在921地震那年,爽文國小原地重建,迄今已經快要二十年了,當地的小朋友可能對於地震沒有太多的印象,當年地震後豪雨不斷,讓南投災區土石流不斷,也影響救災進度。土石流在多雨台灣山區是常見的天然災害,唯有種植樹木來平衡水土保持,還有全民共識才能把災害降低最小。

環境教育不只有城市裡的孩子需要認識,山區的孩子更需要知道環境的重要與影響,改變環境需要長時間的投注關心,也需要一點一點地開啟環保意識,希望可以在他們心中種下小樹苗,長大一起保護樹木、保衛山林。

 

 

Photo:Kristian Mollenborg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