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沒有比成功更失敗的事了

你永遠不知道知識越豐富,你其實離自己越遠。你必須無知,必須重新成為一個小孩,讓生命成為一趟探險。

生命的認識與臣服

前些日子,鄰居家的男主人過世了。

在那數日前的傍晚,救護車將他從家中載走,我從陽台上鳥瞰,他的家人看起來沒有任何驚慌。對他們而言,這一天似乎是早晚的事。男人的年紀並不大,約莫五十來歲,癌症纏身,經常進出醫院,這已不是救護車第一次前來了。

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光裡,我偶爾會看到他在附近公園做些簡單的運動。他消瘦許多,但最讓我驚訝的是,他臉上的表情變得和善、親切,原先的凶悍之氣減弱不少。

根據我有限的觀察,他以前是個易怒的人,經常與人爭執,有次還對著來查電表的人惡言相向。如今回想起來,我很詫異我居然沒和他吵過架(我以前也是個易怒的人)。

我猜想,他的改變是來自臣服——對病痛、對生命的臣服。臣服會改變氣質,改變生命的品質。當然,這種臣服未必是他願意的,或許只是沒有力氣再去製造衝突與對立罷了

不過,有些病痛纏身的人不會臣服,他們會負隅頑抗,會比平時更易怒,更愛抱怨,更頤指氣使。他們平常就有的缺點,在生病後會最大化,更討人厭。因此,病痛會帶來兩種極端,一種是抗拒,一種是臣服。不管臣服是有意識的或無意識的,他們都會比平日更好相處,讓人更願意親近他們。

只是,臣服若是無意識的,病癒之後又會故態復萌,生病期間那個可愛、祥和、溫柔的人蕩然無存。死亡、年老、疾病都是深入內在的一扇門,而「臣服」是那把鑰匙。臣服是一種內在狀態,是更完整、徹底的接納,它和認命、放棄完全不同。有意識的臣服能深入門後的世界,會轉化生命品質。

 

沒有比成功更失敗的事情

讀大衛・里夫的《泅泳於死亡之海:母親桑塔格最後的歲月》,是不太舒服的閱讀經驗。我很佩服的蘇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隱喻》等書裡的洞見,是那樣清晰、睿智;在911之後對小布希政府的批判,是那樣犀利、精準。然而,在她第三次罹癌之際,那種對生命、疾病的憤怒與敵意,使我對她的渺小感到嘆息——前兩次的「抗」癌成功,並未增加她的生命智慧,反而助長了她對生命之流的抗拒。難怪有人說,沒有比成功更失敗的事了

桑塔格的頭腦是聰明的,知識是淵博的,這也讓她深深執著、著迷於此。然而,在生命面前,頭腦與知識是艾克哈特・托勒所說的「有毒的」,我們得放下這些在平常看起來很有用的東西,讓自己重新成為無知的,生命的智慧才會汩汩流進。

「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知道,那麼你將永遠不知道。你永遠不知道知識越豐富,你其實離自己越遠。因為所有你知道、相信的一切,道德、教義、真理,都是別人用來馴化你的制約,你其實越不自由。你必須無知,必須重新成為一個小孩,讓生命成為一趟探險。懷著無知興起的好奇、懷疑、叛逆力量走向自己吧,開始探索個人內在的覺知。探求之後就會有覺察,就會有領悟,這樣才可能有完全做自己的自由。」奧修如是說。

 

Photo: Abigail Keenan,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王穎勳、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