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中打造領導力文化

你們家中使用的是什麼樣的語言?肯定的語言?還是貶抑的語言?

文│史蒂芬.柯維、西恩.柯維、妙麗.桑莫絲、大衛.海契

 

家庭環境塑造

 

就和學校一樣,家庭環境包含三大部分。第一個部分是看到什麼。

 

一位富蘭克林柯維公司的教練與一群老師分享他們學校走廊布置的照片,他問這些老師:「你們學校的牆壁在和學生溝通什麼訊息?」就在這個時候,他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我家的牆壁正在對我的孩子們說些什麼?」回家之後,他和太太立刻聯手移除牆上那些從家飾店買來的壁飾,並請孩子負責重新布置這道牆。結果孩子在牆上掛了一個大布告欄,裡頭貼滿充滿趣味與回憶的家庭相片及與朋友的合照。現在,只要有朋友到家裡來,猜猜孩子第一個帶朋友參觀的地方是哪裡?現在,孩子們是這面牆的主人。它屬於孩子。

 

一位家長帶著兩個兒子把家中浴室牆壁重新粉刷一遍,並在上面貼滿領導力名言:「他們未來要在那裡面待上不少時間,何不讓他們順便學習正面思考。」一位單親媽媽將家中的一個房間改裝成畫廊,裡面放滿了孩子繽紛的藝術及美勞作品。當家中到處都是孩子自己創作的作品時,孩子愛上這些裝飾及家中環境的機會當然大大增加。

 

家長也可以因家中牆上的裝飾而獲益。一位家長坦承自己有藥物成癮的問題。她把七個習慣貼在廁所的鏡子上,每天早上都對自己默唸一次。「我必須每天提醒自己,我比孩子們更需要這七個習慣。」一位亞洲的CEO拿下家中牆上的一

幅畫,換上父親的照片。「這張照片就是我的使命宣言,」他說:「我希望成為和他一樣的父親及領導人。」

 

打造家庭環境時,我們需要自問的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這些牆壁對住在這裡的每個人,溝通了哪些價值與潛能?」

 

家庭環境的第二個要素是聽見什麼你們家中使用的是什麼樣的語言?肯定的語言?還是貶抑的語言?

 

一位家長說,他母親臨終前對他說的最後幾句話中,包括了「你是個好孩子」。他說,四十幾年來,這句話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中。如果你的孩子或配偶今天早上聽到你對他們所說的話,將成為他們所聽到你說的最後遺言,你希望給他們留下什麼樣的自我形象?你希望他們送給別人的最後遺贈又是什麼?

 

如果每個孩子每天早上從父母口中所聽到的,都是對他們的價值及潛能的肯定,而每天上床前所聽到的,也盡是讚美,這會給孩子帶來何等大的影響?

 

在家中使用領導力語言時:

 

-不要把七個習慣當鞭子用。如果孩子老是聽到你說:「你為什麼不能主動積極一點⋯⋯」或是「你怎麼老是學不會『要事第一』⋯⋯」他恐怕會對七個習慣產生嚴重的過敏反應。

 

-請以正面、肯定的方式使用七個習慣的語言:「我對你今天早上主動積極的表現感到十分驕傲⋯⋯」或是「我很佩服你今天能夠要事第一、做完功課才出去玩⋯⋯」。使用七個習慣來弭平傷痕:「非常抱歉,爸爸今天早上沒有做到『知彼解己』⋯⋯」或是「對不起⋯⋯」。

 

家庭環境的第三大部分是感覺如何。關於這個主題的研究非常多。關鍵在於,家庭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滿足人類的四大需求:身、腦、心、靈。如何滿足這四大需求的書籍不少,而它們都有一個共通的重點—每天回到一幢「房屋」和一個「家」之間有極大的差異。所謂的差異不在於房子的大小或裝潢,而是在於家人的關係與感受。

 

共享式領導

 

學校有三種方法可以讓學生參與學校的領導:(1) 賦予他們有意義、值得付出的責任;(2)看重孩子的意見;(3)幫助孩子發現自己的聲音。同樣的,三種方法都適用於家庭之中。

 

大多數的父母都會給予孩子固定的家務責任,甚至將分工表張貼、公告出來。除了這些別具價值的日常雜務之外,孩子們也可以擔負一些能夠培養他們的技能、提升自信,以及展現出他們值得信任的責任。

 

同樣的,給孩子機會對家庭事務表達意見、仔細聆聽他們的聲音,也可能帶來意外的驚喜。一對父母原本打算花七百五十美元在一個度假中心租一間三天的家庭套房。孩子們說:「我們為何不去度假中心的露營區露營,然後把省下來的錢拿去買新電視?」這對父母原本就計畫要買新電視,因此,除了被蚊子叮了幾口之外,他們倒是很高興可以和孩子一起動手搭帳篷,而且還讓孩子學習了節省的美德。

 

不要以孩子的弱點來定義他們的價值,請以他們的優點來定義他們。

—約翰.柯維博士及珍.柯維

 

孩子們對日常雜務有意見,對當週的計畫、家中的飲食、事情的後果都有看法。他們希望能夠擁有選擇與表達看法的機會。

 

隨時盤旋在孩子頭上、幫孩子做所有的事情及選擇的直昇機父母,並非領導人,而是孩子的僕人或管理者。太多家庭都有過度管理、領導不足的問題。有時候,父母以為自己在「為」孩子做一些事情,但其實,他們是「對」孩子做了最不必要的事。

 

至於要如何幫助孩子找到他們自己的聲音,請您思考一位熟悉的孩子—若不是您自己的孩子,就是親友或鄰居的孩子。然後,請自問:

-這個孩子有什麼與生俱來的天賦或才能?

-這個孩子有哪些興趣、技能或特質,只要經過培養,就可以變成才能?

 

現在,請想一想:過去三天,我有沒有對這個孩子說些什麼,來肯定他現有或潛在的才能?我最近有沒有做些什麼事,來幫助發展這樣的才能?未來三天,我可以為他做些什麼或說些什麼,來表達我肯定或欣賞他的才能?

 

領導力活動

 

約翰.柯維博士(史蒂芬.柯維博士的弟弟)以及珍.柯維奉獻許多時間將七個習慣帶給全球的家庭。他們提出三種家庭活動,可以帶來高槓桿的效益,也就是以小小的投資為家庭帶來大大的效益。

 

每一種活動都足以反映「一」的威力:

 

全家共進一餐飯。用餐時間是約翰和珍生命中的「神聖時光」。忙碌的生活讓很多家庭同住一個屋簷下,卻完全不溝通。就像機場中的旅客,許多人來來去去,但卻很少產生有意義的互動。每天共進一餐飯可以連結一個家庭。吃一頓飯可能只需要二十分鐘,但卻足以讓父母聽到應該被聽到的聲音、分享一個正面的想法,或傳達一個孩子的價值與潛能。

 

坐下用餐之前,父母可以暫停動作,思考一下:「我可以如何善用這段時間來強化家人間的關係及彼此的互信?」用餐時間除了可以照顧我們的身體,更可以為我們的心、靈、腦提供重要的養分。

 

每週一次家庭之夜。每週安排一個晚上(或一天)做為家庭時間,可以讓家人創造有意義的互動。這個時間可以用來做一些好玩的事、共同完成一個計畫,或全家一起從事服務活動。

 

有些家庭發現,家庭之夜安排在每週固定的一個晚上,有助孩子學習規劃與管理—也會成為一種習慣。不事先安排,家庭之夜恐會立意良善但好景不常。

 

一對一的溝通。每個孩子都獨一無二;每個孩子都應該獲得父母的專注聆聽。小小孩特別喜歡一對一的時間,但青少年則傾向抗拒它,尤其當他們覺得一對一時間是特別「規劃」出來的,或父母的心態是「讓我來解決你的問題」。

 

有一位母親將每天的刷牙時間設定為與兩個孩子單獨相處的時間。她確定自己在這個時間裡,只對孩子說正面、肯定的話。她也設定了其他較長的一對一時間。那是她為孩子提供內在激勵、聊一些長程目標的絕佳時刻。

 

就像約翰.柯維博士和珍所提出的這三個例子,其他所有的家庭活動也都可以變成一種領導力活動,包括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學的時間。這些都是借用每天例行活動的時間,來塑造家庭文化、討論未來願景、建立信任關係的大好時機。

摘自 史蒂芬.柯維、西恩.柯維、妙麗.桑莫絲、大衛.海契《7個習慣教出優秀的孩子》/天下文化出版

Photo:Kevin Stanchfiel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