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孩子都可以當領導人

同理心是大多數霸凌份子所欠缺的能力,但它正好也是唯一最有可能消除霸凌行為的技能。

文│史蒂芬.柯維、西恩.柯維、妙麗.桑莫絲、大衛.海契

 

共享式領導

 

學生每天眼見、耳聞及感受到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是,每個人都是領導人—包括所有的大人與每個孩子。

 

學習當領導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看見每位成人都以身作則—不只是校長,而是每個人都是領導人。當訪客拜訪某一所自我領導力學校時,羅伯特先生的名字一再被提起。「學生都非常喜歡他,」孩子們說:「他以高度尊重的態度對待學生。」、「他邀請學生參與很多工作,孩子非常喜歡幫助他。」訪客終於見到羅伯特先生時都大為訝異,因為他正在拖地—羅伯特先生是學校的校工。

 

北卡羅來納州韋恩大道小學的校工則是巴吉特先生,他每天早上都會前往停車場迎接學生到校。他會一一喊出學生的名字、對他們說些鼓勵的話、幫他們打氣。他讓學生覺得自己在學校有歸屬感。這些校工讓我們清楚看到,領導力是一種選擇,不是一個職位。

 

研究指出⋯⋯

 

華萊士基金會所贊助的一項為期六年的研究顯示,「共享式領導」對學生的學習及教職員的士氣都會產生正面影響。由明尼蘇達大學及多倫多大學共同進行的這項研究結果顯示:

-當校長、老師、職員、學生及家長共享領導力時,它對學生學習成就所產生的影響,遠大於校長被視為唯一領導者的學校。

-與別人共享領導力時,校長並不會失去自己的影響力。

-提升老師的教學動機與工作條件,會比增進老師的知識與技能,更能對學生的成就產生正面影響。

-高表現學校賦予教師團隊、家長,以及(尤其是)學生的決策影響權,遠高於低表現的學校。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研究結果也顯示,高表現的學校與學生共享領導力的情況特別明顯。

 

所以,領導力人人有份。導師是班級的領導人。教學組長是學習的領導人。有些老師也是年段領導人、專業發展社群領導人或行動小組領導人。這種角色原本就存在於每所學校,但卻不一定都被視為領導力角色。

 

確實,若非每個教職同仁都被視為領導人,或是能夠真正尊重每位領導人,這一切都只不過是文字遊戲而已。

 

談到與學生共享領導力,自我領導力教育至少會透過三種方式協助培養學生成為學校的領導者,分別是:

-賦予學生領導責任。

-珍視學生的意見。

-幫助學生找到自己的聲音。

 

賦予學生領導責任

 

絕大多數的學校都會賦予學生領導責任,但卻常只限於少數被認可的學生或同學間互相選舉所產生的代表。那其他的學生怎麼辦?另外那百分之九十八的學生有任何機會擔任領導人嗎?

 

在班級裡,賦予學生領導力角色可以從老師提出的這個問題開始:

「現在我所做的事情中,有哪些可以交給學生來做?」北卡羅來納州一位老師就問了學生這個問題。結果,學生決定讓自己負責關掉所有電腦、拉起遮陽簾、把椅子放到桌上、倒垃圾、削鉛筆,以及許多平常下課後,她得花二十至三十分鐘時間去做的事。

 

她的學生非常喜歡做這些工作。下課鐘響前五分鐘,只要她給個手勢、下個指令,孩子就開始忙碌起來。「我怎麼沒早點想到要這麼做?」她說道。關鍵不在於學生所做的事,而是在於孩子開始為教室的整潔及班上的榮譽負起責任。他們自己承擔起下課後的整潔工作。

 

在加州的簡森小學,每個班級都有一位專任的「科技領導人」。當老師碰到任何教學器材上的問題,這位學生領導人要不是立刻自己幫忙解決問題,就是負責去找學校的成人「科技顧問」來處理。科技顧問要不是教導這位學生領導人應該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就是與學生一起去教室,攜手解決問題。這個孩子不僅學會了新知識,也獲得責任感,而老師依舊負責教導的工作。

 

賦予孩子整理教室裡的書籍、宣布午餐菜單、收家庭作業、發放文具、接待訪客、幫老師送文件去辦公室、領唱國歌、幫同學按洗手乳等責任,看起來或許不是什麼偉大的「領導角色」,但絕對是個起點。除了口頭上討論何謂「責任」,這個做法讓學生有機會真正「感受到」責任的意義。

 

它讓學生知道,擔任領導人的意義就是貢獻自己的能力—有時甚至是去做別人不願做的事。它讓學生有機會不斷品嚐成功的滋味。他們會感受到自己的價值、享受被欣賞的感覺。多數學生會為自己的責任感到驕傲,經常缺課的孩子甚至變成全勤,因為他們覺得學校、班上需要他們,因此不願錯過任何上學的機會。一個小男孩一天早上醒來,發現媽媽醉倒在床上。結果他就自己穿衣服、搭校車到學校。為什麼?他說,因為他不想耽誤自己當天的領導力角色。

 

隨著孩子長大成熟,他們的領導責任也愈來愈吃重。他們可能會開始負責在班上講解一些課程、擔任專案領導人、指導低年級同學、接電話,或為全班挑選讀物。有些學校賦予高年級學生擔起社區服務計畫的挑戰。有老師或家長在旁擔任教練的情況下,學生自己決定、規劃、執行社區服務計畫的所有工作。

 

同理心是大多數霸凌份子所欠缺的能力,但它正好也是唯一最有可能消除霸凌行為的技能。

—麥古依,《良師益友:以領導力戰勝霸凌》

 

在學校層級,除了一般性的學生領導團隊之外,自我領導力學校還會為學生提供許多擔任領導人的機會:為訪客進行校園導覽、升旗、負責學生集會、在圖書館幫忙、負責資源回收、帶領下課活動、在餐廳幫忙、負責校園安全巡邏、朝會報告、接待外賓、加入清潔團隊、製作簡報檔案、上台授課、帶領社團等。只要給孩子機會,他們會自己想出一些絕佳的領導角色與責任。

 

擔任領導角色(即便是最簡單的工作),可能會為學生帶來行為上的改變,甚至是生命的翻轉。在加拿大亞伯達省的愛德華法語學校,每學年一開始,學生都會參與許多全校性領導力角色的申請。全校一半以上的學生都會得到工作。一位患有自閉症、對時間毫無掌控力的小男生,獲得在校護室幫忙的機會,負責做一些簡單的整理工作。學校職員不能自己完成這些工作嗎?當然可以,但這個小男孩對於能夠擔當這個領導力角色是如此興奮,他開始每天像隻禿鷹般緊盯時鐘。他到校護室幫忙的工作從未遲到。他視自己為領導人。

 

在南卡羅來納州的一所學校,一個小男生是學校裡有名的惡霸,每天獨來獨往。一位細心的學校職員發現他在午餐時間,常喜歡與一群特教學生坐在一起。於是她問他是否願意幫忙照顧一些有需要的特教學生。一夕之間,他從惡霸變成守護天使,盡心盡力照顧他們。當老師邀請他寫一段話來說明自己如何幫助這些特教學生時,他只寫了一句話:「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我不再覺得孤單。」

 

擔任「大哥哥」或「大姊姊」是學生非常喜歡的領導力角色。年長的學生非常喜歡為年幼學生提供學業及行為上的指導。有些學校會指派一整班的高年級學生去指導一個低年級的班級。南卡羅來納州的麥克里斯領導力學校會指派年長的學生,負責調解年幼學生之間比較不嚴重的衝突。他們稱這些年長的學生為「調解領袖」。

 

正如學生偶爾都會需要到操場或沙堆去釋放精力、發揮創意,所有學生也都應該偶爾造訪「領導力沙堆」,也就是到一個他們能夠釋放天賦、培養領導力習慣的地方。這件事每個學生都需要,不只限於少數核心份子。

摘自 史蒂芬.柯維、西恩.柯維、妙麗.桑莫絲、大衛.海契《7個習慣教出優秀的孩子》/天下文化出版

Photo:Steve Slat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