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媽媽在印度河濱學校的觀察筆記(一):突破現狀的教育

甘地曾說:「成為你想看到的改變。」這正是河濱學校立校的精神。

印度河濱學校(Riverside School)是Design For Change (DFC) 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活動的發原地,我的孩子張拓野是2010年臺灣DFC第一屆的參與者。

 

 

因著這個緣份,在瑟吉校長的邀請下,拓野有機會到河濱學校展開短期的實習生活;也因為這樣,在孩子實習期間,我去了一趟印度,去看看孩子,也參觀這所不一樣的學校。

 

初進校園,我因為陌生而略感不安,但很快的就融入了這個友善又充滿活力的多元環境。因為孩子沒有事先告訴大家我的來訪,每個人一開始都有小小的驚訝,但很快就繼續忙自己的事,不會特別招呼,但也沒有冷落我,好像我的存在再自然不過。校園裡同時還有來自北京一所雙語學校的老師正在參訪,也有來自香港接受教師訓練的老師和尋找拍微電影素材的導演。每個人在校園裡都很自在,每個人都在進行自己的任務,找自己的答案和尋求自己的靈感。

 

我注意到一個蓄著小鬍子的外國男孩,在校園一個角落對著自己的手機錄影,滔滔不絕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後來找機會和他聊一聊,才知道他是來自巴西的實習生Bruno,今年19歲。因為對巴西的教育很失望,在TED India看了瑟吉校長的演講後,寫了信給校長,希望能來河濱學校觀察與學習。

 

 

「來啊!歡迎你!」校長用一貫的熱情立即給他回應,而為了籌措旅費,他在臉書上成立社團,用影片記錄他的見聞與心得,換得關心教育議題的人小額贊助;接下來他還想到英國參訪另一所學校,最終是希望把他的收穫帶回巴西,為教育改革盡一份力。

 

來自愛爾蘭的女老師 Elaine,因為一直想來印度,她的朋友之前曾在河濱學校任教非常愉快,因此促成了她和河濱學校的緣分。她告訴我,在這裡任教很有挑戰性,幾乎每個隔週的週末老師都要到學校研習、討論,有時甚至每個週末都來。

 

印度籍的老師 Mohan,在美國住了八年,擁有博士學歷及高薪的工作,但因為關心印度的教育也認同河濱學校的理念,毅然辭去工作回到印度任教。老師的投入,學生當然是最直接的受惠者;熱忱的教學團隊是河濱學校最珍貴的資產。

 

校園最中心的走廊,貼著一張大大的海報,用照片和數據顯示: 在印度仍有30%的學校沒有校舍,4%的孩子從未就學,58%的孩子沒有唸完小學,四十萬所學校沒有電力可使用⋯⋯,這張海報讓學校裡的每個孩子了解他們有多幸運,也在提醒他們肩上的社會責任,這是他們要改變的現狀。

 

不遠處有一個佈告欄,那是集中正面能量的地方,任何人接受了他人的幫助,或是觀察到有人做出值得鼓勵的事,都可以寫在紙片上,釘到佈告欄表示感謝或肯定。走廊上有一張大桌子,先前讀過關於河濱學校的《報告!這裡沒有校長室》一書,我知道那就是校長辦公的地方,親眼看到還是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到訪的第二日,我很幸運跟著校長和十二年級的學生到甘地紀念館。甘地曾說:「成為你想看到的改變。」(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這正是河濱學校立校的精神,從河濱學校裡有多處甘地的身影,不難看出對聖雄甘地的推崇與敬重。校長帶著即將畢業的孩子們來到甘地紀念館,更有特殊的意義與期許。參觀完畢,校長和學生圍成一圈席地而坐,她和學生分享她的心得也讓學生提出心中的問題和感想。校長和孩子的互動,讓我看到河濱學校不只是在教導學生,而是在培育未來的領導者。

 

 

我的孩子因為專長是影像和電腦,校長任命他為「社群媒體忍者」(Social Media Ninja),看他拿著相機在校園忙進忙出記錄各項活動、在電腦前剪接影片,還在課後社團教小學生製作動畫,紮紮實實的工作著;只要你有能力,年紀不是問題——這完全顛覆我原先對「實習生」的想像。

 

河濱學校像一片沃土,各式各樣的種子在這裡發芽、成長、茁壯,展現各自獨特的風采。相信初次到訪的每一個人,一定會感受和我一樣的衝擊,然後就會愛上它,因為它給每一個人「家」的感覺。帶著它的養分離開,心裡已開始期待下一次的「回家」!

 

 

作者簡介: 輔仁大學兼任講師 楊禎禎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教育碩士。從事教職逾二十年,因為陪孩子開始閱讀英文繪本,從此愛上英文繪本,現在除了在學校教授相關課程,也在書店開媽媽英文繪本班。家中有二位青少年。關心教育,希望孩子能開心做自己,自信面對未來。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