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鼓勵並傾聽孩子們的發問

孩子們發問時的凝視眼神,當爸媽的一定要妥當回應,才不會讓那一線光采一不小心便閃逝無蹤!

和番十多年來落腳在瑞典,對於「沉默是金」這句諺語有更多不同的感受。瑞典人在對話中的回應有個習慣,不像我們會發出「嗯」、「嘿呀」、「嘿妹」,或是其他有聲的附和語,他們是微張嘴巴的倒抽一口氣那樣作為回應,瑞典北方人更是口型成ㄨ狀的倒吸而發出「ㄙㄨ」的音。

 

一開始我還愣愣地反問對方「怎麼了?」,不明就裡地回想自己剛說的話是否有驚嚇到他們的內容。有職業病的工程師外子的解釋是,因為這裡氣溫偏低,連說話都耗用體溫能量,所以與其散發能量,這裡人採用能吸取保存體溫的方式,因而演變成倒吸氣的習慣,聽聽也罷,反正入境隨俗也就不再大驚小怪了。

 

不過衍伸這個邏輯的結果是,這個地廣人稀的國家,難得在路上遇到人,就算是熟人,多會避免四目交接,所以免開金口,不認識的人更是速速擦肩而過,真的不小心對上眼的熟人,不外乎噓寒問暖聊個天氣就掰掰了。

 

對於「沉默是金」的另一個體悟是,諺語的下一句「雄辯是銀」,對於住在瑞典明顯為外國人的我,即使瑞典人道主義的體現已幾近完美,前天上網球課,球友拿著一瓶泰國製的精油擦著,教練仍然脫口而出地說我應該知道那精油效用如何!Thailand v.s. Taiwan,都差不多啦,就像瑞典和瑞士,我也常被台灣親友誤以為是住在那個賣錶有名的國家。

 

台灣的國際知名度只有靠國民外交持續的努力,不管是運動競賽、交換學生還是文化交流,到最後還是靠個人堅決的國民立場,隨時背負台灣國家形象的使命,沉默的時候有美麗島國的風範,必要發言的時候,說一句話要有勝過說萬句的魄力才好。我的網球教練自己是波蘭人,那天也是為了拉我進來練球前的聊天,才口誤而且隨即自我糾正了。反觀另外兩位瑞典籍球友,擦精油的簡單說一句她拉傷了肩膀,另一位在一旁微笑無語。

 

瑞典也是個種族大熔爐,瑞典移民史可追溯至十五世紀(註一),近代則從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開始有難民移民,七〇年代始有政策性的工作移民法規依循,到了八〇年代中東戰亂,接續有大量申請庇護的難民移民,九零年代則是巴爾幹半島國家戰亂,陸續從北非,東歐以及中亞,這三四十年來,瑞典總移入人口是一百八十六萬七千九百五十三人(註二),瑞典目前總人口數還不到一千萬呢。

 

雖然如此,非金髮藍眼的公民夠不夠瑞典化,一開口即見真章,見真章就算了,說話內容若是含糊其辭沒有重點,那真的是不如不開口!所以我常警惕自己也提醒孩子,提問或不提問的學問,往往比得到答案的內容來的更有深度。

 

對什麼人提什麼問題,在什麼時間和空間點問,是成人通常該有的修養。小孩子則有免責發問特權,但是如何循序糾正,引導孩子理解為什麼我們「人生來有兩個耳朵,但是只有一張嘴巴」的道理是必要的。可是要不抹殺孩子的好奇發問,和強調沉默是金的品行,這之間的權衡,還是得從傾聽孩子們的發問做起。

 

「爸爸,為什麼瑞典沒有Domino達美樂披薩? 」剛從台灣回到瑞典,孩子們仍念念不忘達美樂的芝心披薩,11歲的老大辰辰說:「芝心披薩真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主意,沒有人愛吃瑞典那又乾又無味的披薩邊邊,達美樂披薩在那中間夾了乳酪,真是超讚超好吃的,解決了這個問題!」爸爸解釋連鎖商家如何以量制價,降低成本賺取利潤的道理。我選擇不正面回答,畢竟成本和獲利的概念,感覺就是和童年還可以保持點距離的好。

 

開心的是,聽到女兒這麼正向觀察一片披薩,洋洋灑灑說出的心得。「辰,你很棒,享用一小片披薩的同時,你能觀察到而且感謝發明者的創意,你也可以試試看從我們生活周遭,可以改善和創新的的事物,那你也變成發明家了!」瑞典孩子的自主性很高,很大原因是家長很能聽從孩子的意見,不過這和聽取孩子的發問是兩回事。當爸媽愛孩子的立場明確,爸媽的堅持其實孩子會明白理解,而孩子們發問時的凝視眼神,當爸媽的一定要妥當回應,才不會讓那一線光采一不小心便閃逝無蹤!

 

弟弟向來對岩石興趣濃厚。那天感冒初癒的爸爸帶他搭捷運去了101,也去了木柵動物園,回來迫不及待地展示這個透明玻璃裡的101給我看,問:「怎麼有人能做這麼漂亮的東西出來,又會發亮又能有圖像的呀?」更得意的是一旁沙漏圓球,換面也會有101!總說,跟著孩子的眼神,能夠看到一個不同的世界;想,那小腦袋瓜不正是我們的未來世界!

11歲的大女兒辰辰寫給她班級的明信片。明信片底部還標明指正並附註「Republic of Taiwan」才是正確的。

老二儂儂是個很有主見的四年級兒童。當天參加北投覺風佛學院拾得法師的字畫雕塑展開幕會,她已經開始煩惱隔天在高雄的冬令營課程,導致無法享受現場陽光、書畫、茶道及音樂演奏的美好,就這麼蹲坐一旁等我們用過美味的素齋午餐。那天,她問:「我們可不可以走了?」我只是反問她:「你的同學生日會到一半,媽媽來接你說該回家了,妳走嗎?」

隔天到高雄,第一天順利上課。第二天早上,儂儂就再發作她不接受擺佈的拗脾氣。在我視線範圍內的,由她任性靜一會兒,爬到樹上坐之前,或許是我的堅持,讓她能試著理解聽進我的勸導。幾十分鐘過去了,儂儂回應我的提議,母女倆一起喝杯奶茶和咖啡之後,她歸隊和姊弟一起繼續營隊課程。

 

Photo:amrufm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