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不發胖,吃對食物了嗎?

一根香蕉比起半片同樣卡路里的巧克力,還不會使人發胖,原因在於.....

文/吉莉亞 ‧ 恩德斯、吉兒 ‧ 恩德斯

 

 

腸道細菌怎麼使人發胖?

 

1.腸道菌叢裡頭含有非常多的肥胖細菌,牠們是效率卓越的碳水化合物分解者。肥胖細菌一旦占了優勢,我們的麻煩就大了。瘦老鼠會排泄出部分未消化的卡路里,而胖老鼠同事排出的量明顯較少,因為牠的肥胖腸道菌叢從同樣的食物中取走了最後一口殘渣,然後再開開心心地獻給老鼠大人。轉換到人類身上的話,也就是說:有些人雖然吃的東西沒別人多,卻有一圈又一圈的討厭肥肉,原因很可能就在於他們的腸道菌叢從食物裡撈出了更多的東西。

 

怎麼一回事啊?因為細菌從不消化的碳水化合物中,製造出各式各樣的脂肪酸。喜歡蔬菜的細菌製造的脂肪酸相對是獻給腸道和肝臟,而其他細菌生產的脂肪酸還會餵養我們身體其他部分。所以一根香蕉比起半片同樣卡路里的巧克力,還不會使人發胖,因為植物性碳水化合物多半引起的是當地供應商的注意,而不是餵養全身體的單位。

 

在針對體重超重的人所做的研究發現,他們腸道菌叢的多樣性比較少,而且主要大宗是某些特別能代謝碳水化合物的菌種。但是成功超重的原因一定不僅於此,還有另外的因素。老鼠實驗中,有些老鼠的體重比剛開始增加了百分之六十,光憑「餵養者」是辦不到的。因此研究人員提出了重度肥胖的另一個指標:發炎。

 

2.有肥胖、糖尿病和高血脂等代謝問題的人,多半很容易在他們血液裡發現增高的發炎指數,但數值不會高到需要治療,像嚴重的傷口或者敗血症那樣,因此這種現象又稱作「無症狀性發炎」。若說有誰對發炎這檔事兒熟門熟路,那非細胞莫屬了。細菌的細胞表面上有化學訊息傳遞素,會告訴身體說:「你要發炎!」

 

這種機制對傷口是很有幫助的:因為發炎的話,細菌會被沖出來,然後戰鬥倒地。只要細菌還留在腸道的黏膜上,訊息傳遞素就引不起牠們任何興趣。不好的細菌聚合以及太油膩的食物,多半會跑到血液裡,導致我們的身體出現輕微發炎。即使有一些因應艱難時期預先儲備的脂肪,也動不了那兒一根寒毛。

 

細菌的化學訊息傳遞素也能與其他器官接合,影響代謝作用:囓齒動物和人身上的細菌會與肝或脂肪組織連結,把脂肪儲藏在這些地方。還有,對甲狀腺的作用也很有趣──細菌的發炎物會造成甲狀腺的負擔,妨礙甲狀腺荷爾蒙的生成,進而造成脂肪燃燒緩慢。

和導致身體極度虛弱、體重減輕的嚴重感染南轅北轍的是,無症狀性發炎會使人發胖。還要強調一點:引起無症狀性發炎的原因不單只是細菌,荷爾蒙失調、雌激素太多、缺乏維他命D,或者攝取太多麩質食物,同樣都是值得觀察的可能原因。

 

3.請注意,了不起的大事來了!二○一三年提出了一個假說,內容是:腸道細菌能影響主子的胃口。粗略來說:晚上十點飢餓感強烈襲來,渴望吃點淋上巧克力醬的焦糖蛋糕,之後還要來一袋鹹餅乾,這種願望並不是來自納稅申報時得派上用場的那個器官。被節食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最後三天,我們瘋狂渴望著漢堡、漢堡、漢堡!那是一派駐守在我們肚子裡的細菌發出的吶喊,而非大腦。細菌撒嬌索求,我們幾乎無法拒絕牠的願望。

要了解這個假說,必須深入思考「吃飯」這個主題。面對不同的餐點時,我們大多是根據興趣和心情做出選擇,之後要吃多少份量,則是由飽足感決定。理論上,細菌有方法和管道能影響興趣和飽足感。但是涉及到胃口,是否仍有點發言權,就像之前提到的,目前只能猜測。不過,我們攝取食物的種類與方式,左右著細菌世界的生與死,這點可不是玩笑話。細菌三十億年來也與人類一起演化,即使是簡單的細菌,也有充足的時間能夠完美適應人類的世界了。

 

要引起對特定食物的胃口,就得進入腦袋裡了。不過這件事有點棘手,因為大腦被包覆在一層韌實的皮膚裡,而經過大腦的所有血管,外面那一層又比皮膚要緊密得多。只有純糖和礦物質,以及像神經元訊息傳遞素一樣小又溶於油的一切,才鑽得過這麼一堆大雜燴。例如尼古丁就進得去,在腦袋裡引起獎勵感,或者放鬆卻又警醒的感受。

 

細菌能夠製造這類小東西,穿過血管的銅牆鐵壁,進入大腦。例如酪胺酸和色胺酸。這兩種胺基酸能在腦細胞裡轉變成多巴胺與血清素。多巴胺?吶,哈囉,「獎勵中樞」這個關鍵字說的就是這個詞。血清素?之前也已經聽說過了。憂鬱症患者身上,這兩者非常稀少。多巴胺與血清素使人產生滿足感,卻也令人昏昏欲睡。請你想想去年的聖誕大餐,吃完飯後,是不是也心滿意足,慵懶欲睡,窩在沙發上便打起盹了呢?

 

所以這個理論重點在於,我們請細菌好好享用一頓豐富大餐後,牠也會獎勵我們。誰都喜歡獎勵,一想到就覺得愉快,還因此對於特定的聚餐興趣高昂。但細菌製造出的物質只是讓我們有胃口的原因之一,另外還要加上細菌能夠激勵我們自己的傳導物質積極行動。而這原則也適用在飽足感上。

 

許多研究顯示,當我們讓細菌吃得恰當公平,我們自己飽足感的訊息傳遞素就會增高得非常明顯。所謂恰當公平,就是攝取不會消化就進入大腸的東西,大腸裡的細菌才能夠盡情享用一番。但麵食和吐司不在此列,倒是挺令人意外的‥-)。

 

仔細思考一下我們的腸道菌叢擁有多少能力,就能理解牠們確實也有說話的權利。畢竟細菌是訓練免疫系統最大咖的教練,也是幫助消化的助手、維他命製造商、去除發霉麵包及藥物中毒素的解毒高手。這份清單當然族繁不及備載,但是這裡要表達的已經很清楚了:對於飽足感,細菌理所當然有置喙的餘地。

 

只是不清楚某些特定的細菌是否會提出不同的要求。很久沒碰甜食的人,時間一長,欲望也會跟著降低。如此一來,巧克力和小熊軟糖利益團體會不會餓死呀?這個我們只能靠猜測的了。

 

 

摘自 吉莉亞 ‧ 恩德斯、吉兒 ‧ 恩德斯《腸保魅力》/皇冠出版

Photo:Michael Bentle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