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死你!當怪獸家長遇上僵屍教育

「家長告老師」、「怪獸家長」⋯⋯等等新聞不斷出現在新聞媒體上,事實只是「家長太惡劣、太誇張」這樣的簡單問題嗎?

「家長告老師」、「怪獸家長」⋯⋯等等新聞不斷出現在新聞媒體上,每每在訊息露出後,隨之而來是鄉民對家長一陣撻伐。但事實只是「家長太惡劣、太誇張」這樣的簡單問題嗎?

 

先來談談現在的國民教育。據媒體民調顯示,有五成家長無法認同、四成認為體制出現問題。由於預算問題,政府必需面對少子化和降低師生比的需求,於是以大量代理、代課教師填塞前景不明的教育現場。不少學校必需面對找不到老師的窘境;更多學校只求填滿缺額,不被體制懲罰就好,教育與教師的品質就可想而知。

 

總的說來,現在的國民教育其實是一個充滿不確定的「過度時期」,能不能「遇上」好老師就要看家長求神拜佛燒好香的結果。

 

正因為如此,家長必需更加細心的為孩子控管教育品質,而不是把一切丟給部長、局長、校長。只是多半的家長無從著力,也習慣「鄉願」(討好老師,只要照顧好「我的」小孩就好),這也是造成學校還能偏安於社會轉變之中的原因。

 

其實每個師生的衝突都是「個案」,不能用以偏蓋全的方式去貼上「怪獸、僵屍」的標籤。學生、家長有可能是錯的;老師也不全是對的。

 

對學校而言,不出壞事是最高原則,其他的都是加分。所以每每出現問題,主事者會經常以「卸責」為先,想用體制保護自己,過程中很容易就會激起與家長的對立。

 

再看看現在正處於國民教育中的家長,普遍是「五、六年級生」,這一群被藤條、巴掌和分數折騰出來的父母,對學校、老師的恐懼和疑慮是過去教育現場所製造的經驗,現在的兩造對立算是臺灣教育歷史共業和果報,沒有對錯,就是立場問題。

 

如何解決?

 

世界、社會、企業、個人能力都在轉變,學校沒有置身社會之外的權力,更沒有與轉變為敵的理由。許多學校主事者還在用二十年前行事風格和社會背景來做現在的校長,也難怪會不斷感歎世風日下、家長惡劣,想提早退休。

 

臺灣是法治國家,家長也在摸索如何使用自己的權力,能不能提告是個人自由、告不告得成是以法律為依歸,走上訴訟的兩造都要學習與負責。當對教育不信任的家長與學校這個龐大體制出現對立時,也只有訴訟才能得到一個較為公允的結果。相信未來家長和學校會經過不斷的「拉扯」之後,得到一個較合理的平衡狀態。

 

對學校而言,要學習接受並應對社會的轉變。教育的目的不是為了家長、而是為了孩子,在這個充滿不確定的時代,必需拋棄只求相安無事、評鑑過關的心態,找回教育良知,用行動找到社會認同的教育品質及方向,才能再次得到信任和尊重。

 

Photo:Dick Thomas Johnson , CC Licensed.

執行編輯:許資旻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