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期待,是在潛移默化中進行

華人社會中父母對子女的殷殷期待,熱烈又憂鬱,給予孩子們不可承受和消化的包袱,壓得孩子們快要窒息。

文/小野

 

 

父親的失望,變成成長過程的失落

 

最近有位朋友在替我整理一些舊資料時,發現我的爸爸在一本他替我親手製作的作文簿上寫的一篇前言,標題是「我的期望,哀求」。那本作文簿是我小學畢業剛剛考完台北市立初中聯考之後,正要迎接快樂暑假的美好時光前夕爸爸送給我的「禮物」。文章大意是指責我這次大考沒有考好,使他在辦公室裡很羨慕別人的孩子考高分。他「哀求」我要深切反省、痛改前非。

 

他指定了我暑假每天和每週要做的功課。幾天之後聯考放榜,我上了第一志願的萬華初中。爸爸過早的悲哀、憂心和對孩子考壞的恐懼一直如影隨形的跟著我,使我成為一個極度自卑、極度討厭自己的青少年。

 

當時我的朋友正在為我一本關於親子之間互動的書做封面和美術設計,他一眼就挑中了我爸爸在那本作文簿上用鋼筆寫下的那六個字:「我的期望,哀求。」他把這六個字加上「爸爸」這兩個字放在書的封面,彷彿道盡了華人社會中父母對子女的殷殷期待,熱烈又憂鬱,給予孩子們不可承受和消化的包袱,壓得孩子們快要窒息。

 

事隔半個世紀,我望著爸爸那樣娟秀、挺拔的字,有一種難以述說的情緒。這樣一個憤怒悲傷和缺乏安全感的男人,用他「自以為是」的方式「用力」的教養著他的孩子們,他自己常常充滿犧牲感和委屈感,也使得孩子們在充滿內咎和自責的心情下長大,對於孩子在人格上造成扭曲。

 

 

父母對孩子的影響,其實是在潛移默化中進行


其實父母親對孩子的期待是不必言說和書寫的。隨時隨地的讚美和責罵,或是父母親之間不經意的聊天,其實是不斷放送著、強化著父母親對孩子的期待。對於孩子有所期待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要檢視自己對孩子的期待切不切實際,最好也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父母親本身先完成對孩子的那個期待,孩子自然就被父母親影響,甚至鼓舞了。

 

戰後世代已經為人父母,甚至為人阿公、阿媽們,如何調整自己教育兒孫的心態,是初老階段最重要的功課之一。而我自己仍然在學習中。

 

 

摘自 小野《人生,不能什麼都要》/麥田出版

Photo:MIKI Yoshihito,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