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曾遭譏:「這人講話很奇怪好像神經病」,聽奧銀牌國手許安誼:「我想用我的障礙,幫助學生走出障礙」

27歲的許安誼是田徑運動員,在2022巴西聽障奧運女子標槍項目,奪得選手生涯中的第三面聽奧銀牌。她笑著說:「人生像場遊戲,聽損,是我選擇的角色設定,要好好體驗一番!」

27歲的許安誼是田徑運動員,在2022巴西聽障奧運女子標槍項目,奪得選手生涯中的第三面聽奧銀牌。她笑著說:「人生像場遊戲,聽損,是我選擇的角色設定,要好好體驗一番!」

 

在訪談一開始,我們保持著社交距離聊天,她主動開口詢問能不能拿下口罩,因為看得見唇形,能夠加快她理解語句的速度;說話時習慣性重複說著關鍵字,確認想表達的意思有傳達出去;傾聽時,會複誦一次問題再回答。開朗坦然的笑容,就如同她所說,她正在享受這場聽損人生。

 

掌聲響起,證明我們沒有不一樣

許安誼在兩歲左右因高燒造成聽力損失,後來靠著雙耳戴助聽器以及在雅文基金會上聽語訓練課程來學習說話,從小到大都是讀一般學校,「我很感謝我的爸爸媽媽,他們覺得我和聽力正常的小孩沒有不同。」

 

許安誼的爸爸是田徑教練,媽媽是舞蹈老師,成長在教師與體育世家的她,從小就展現對體育的熱愛,小學時某次的壘球擲遠比賽,因為「不小心丟太遠」,而被教練挖掘,開啟了她的標槍選手生涯。

 

國中時,許安誼在校慶運動會擔任宣誓代表,排練的時候耳邊卻傳來一句:「這人講話很奇怪好像神經病。」轉頭一看發現是認識的同學,這讓她很難過,但並沒有退縮,反而主動尋求媽媽的協助,訓練自己的口說發音,每天不斷練習宣誓誓詞。運動會當天,順利完成宣誓的那一刻,耳邊響起了響亮的掌聲,那時候她發現:「聽損,是讓我可以更好的理由。」

 

 

障礙,成為幫助他人的利器

「我覺得聽損孩子很適合練體育,不僅可以訓練平衡感,還可以交到很多朋友。」許安誼說,練田徑,讓她找到了自己的內在價值、學會對自己負責任,也獲得很多成就感,讓她有自信、不害怕與人群接觸。就讀台北市立大學競技運動訓練研究所時,她選修了特殊教育學程,「我了解我的障礙,所以我想用我的障礙幫助學生走出障礙。」

 

對教學有興趣的她也常到學校演講,分享自己的故事,並設計互動遊戲:讓小朋友兩兩一組,其中一位小朋友要一邊戴著耳機聽音樂,一邊設法聽懂他的同伴在說什麼,小朋友通常會很直接地反應說很吵很難聽懂對方說話,她透過遊戲讓小朋友們可以理解聽損者日常溝通會遇到的困境,許安誼說:「其實我們不用那麼多的包容,我們只需要被理解。」不只是聽損者,我們都有著被理解的渴望。

 

主動,讓天賦起飛

時隔多年,回到當初學說話的雅文基金會,許安誼想對所有的聽損孩子說:「不要放棄溝通的能力,不要因為聽損而害怕做任何事情,你要主動!」如同她熱愛的標槍,只有奮力往前一擲,才能知道劃過天際的弧線會抵達多遠的遠方。

 

圖片提供:雅文聽語基金會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