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的厭食症,「妳嫌我胖,又一直要我吃,到底要我怎麼樣?」媽媽和女兒說出了心底的秘密

記得最後一次,我虛弱的身軀攤軟在馬桶前面,望著裡面成攤的爛泥,喉間因為不斷摩擦而腫痛,眼裏鼻裡是陣陣作嘔的淚水和鼻水,是悲哀,是絕望。
  • 文/ 雨路
  • 2022-05-09 (更新:2022-05-24)
  • 瀏覽數91,529

食物,是人與人之間情感傳遞的媒介。飲食習慣,也可以反映一個人心理和情緒的狀態。

 

我沒唸過營養學或心理學,但深知飲食和身心健康息息相關,因為我曾經走過一段不堪回首的經歷,在自身留下了一道傷疤,原本以為歲月會慢慢將它褪色,誰知看到正值青青期的兒女,卻讓我再度掉進那段苦澀回憶。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逐漸發展出自我意識,會開始在意自己的外表和身材。

 

我的女兒從小被叫小美女,因為她有麗質天生的雪白肌膚,我也很盡職的把她養得「白白胖胖」。食物,算是媽媽們最方便的「懶人包」了,因為幼童的快樂很簡單,色彩繽紛的糖果、零食、糕點,常常就是他們快樂的來源,孩子開心,媽媽當然也就心滿意足。

 

漸漸的,小美女發育成少女,朋友是她世界的全部,認知也開始受同儕影響,她豐滿的身材在纖細骨感的同學中顯的突兀,她變得自卑、討厭自己,更無法不遷怒一手打理民生問題的母親。

 

身為一個女人,撇開母親角色不談,我常不經意帶著批判和比較的眼光審視自己的女兒,這更加深了她的困擾。當我看到她毫無節制的大吃大喝時,話語裡總帶著刺「妳該克制一點了!」「妳吃東西太急太快,這樣很容易胖!」但一轉頭,只要看到她愛吃的東西,母愛又秒上身忍不住掏腰包….有一次,她眼裡滿是沮喪的對我說:

 

「妳嫌我胖,又一直要我吃,到底要我怎麼樣……」我被這句話重重敲了一記,整個啞口無言。

 

不久,她開始採激進式的「絕食」法。原本那個簡單就很滿足,吃飽就很開心的女孩,變成一個壓抑、挨餓,被意識囹圄的囚犯。

 

秘密儀式

看著她,喚起了埋葬在我心底深處,那段羞於啟齒的過往。

 

雙十年華的我,極度不滿自己的身材,因為天生就屬於骨架大的重量級身型。不只沒自信,對自己更是百般嚴苛,自卑感使我無論怎麼努力都覺得是個失敗者。獨處時,我腦海理會反芻這一天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怎麼會說出這麼愚蠢的話」「我是不是讓大家失望了」「他們一定在背後嘲笑我」……那些懊惱,後悔,羞愧,不停詆毀自我價值。

節食,也讓我長期處在飢餓的狀態下,愈餓腦子就拼命想更多食物。

 

有一天,我一個人在房裡吃東西,手和嘴機械式的節奏忽然掉進一種難以自拔,完全停不下來的狀態,心中無處宣洩、壓抑很久的情緒終於找到出口,手裡的食物看似有形卻是無形,那是焦慮、憤怒、挫折,委曲的化身,被我一口接一口用力咬碎吞下,咬碎吞下……無止盡的想填補內心的空洞和匱乏。

 

不久,嚴厲的「她」出現了,一直在冷眼旁觀,伺機而動的她,決定是時候懲罰自己了。瘋狂野獸般的行徑至此戞然而止,她緩緩走向浴室的「行刑台」,一個乘載不可告人秘密的刑具,手指毫不留情伸進喉嚨,幾秒鐘後,胃禁不住一陣翻絞嘔意,剛剛囫圇吞進去的食物一股腦全吐了出來。憤怒和著淚水,在一次一次催吐中,無情鞭苔著自己。

 

那天起,我生活裡多了一個「重要的秘密儀式」。我為此羞愧,卻也感謝它。

那是懲罰,卻也是救贖。在翻天覆地與肉身交戰之後,我的心才獲得平靜和慰藉。而且關起門來,我可以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那些攤在眼前的食物,像是我最私密的戰友,也是唯一的撫慰。四年,不算短的時間,我深陷其中無法抽離。

 

當時網路並不發達,我只聽過厭食症,從沒聽過「暴食症」,我以爲天底下只有我會做出這麼愚蠢丟臉的事。因為羞於啟齒,當然就無法尋求幫助。我的體重沒有減輕反而增加,咽喉和食道也在長期刺激下受到傷害。

 

美國心理學家Margo Maine出版的一本書「Body Wars」,點出暴食症患者的身體,就是他們「完美主義」和「生理慾望」的戰場。

 

當時的我毫無病識感,以為這只是單純從節食衍生出來的病態行為,其實暴食和厭食症、憂鬱症等,都是由內心投射到外在行為的心理疾病,可能是要求完美的人格特質,可能是對自己期待太高,可能是抗壓性不夠,也可能是骨子裡想反抗父母的一種心態。

 

多年後扮演「人母」角色,讓我學習放下「自我中心」,也使我的心變得柔軟,當我回想起年輕時那個怎樣都不肯放過的「她」,心裡多了疼惜,多了諒解。

 

記得最後一次,我虛弱的身軀攤軟在馬桶前面,望著裡面成攤的爛泥,喉間因為不斷摩擦而腫痛,眼裏鼻裡是陣陣作嘔的淚水和鼻水,是悲哀,是絕望。

 

「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內心開始喊話「我不能一輩子都這樣,雖然身體長期被自己霸凌,但我還有『意志力』可以救我自己!」

 

那天開始,我努力把對食物的注意力移轉到運動上,每當去超市狂掃「彈藥」的念頭掠過腦海,就逼自己穿上跑鞋,把視野和情境投入一個完全不同的氛圍。運動,也是對身體變相的撻罰,和利用催吐懲罰自己的起心很近似,但兩相比較,流汗當然是較正面積極的代償行為。

 

故事結局是,我終於掙脫自縛的枷鎖,靠自己堅定的信念走出了這段夢靨。

 

「同理心」可以讓父母用更理性的態度看待子女,也能讓青春期的孩子卸下心防。

 

女兒的煩腦,曾是我的切身之痛,我當然不願讓她重蹈覆轍,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她痛,我絕對比她更痛。但如果用責罵強迫的方式逼女兒,只會把她推離更遠,「情緒性飲食失調」必需從她的內在醫治。於是,藉著一次母女獨處的機會,我親口把這個秘密告訴了她。

 

我不期望她聽完後立刻恢復正常,只希望她明白,媽媽也不完美,完美的背後要付出很多痛苦的代價,而這些代價真的值得這麼做嗎?在瘦身這條路上她可以不孤單,也不需要單打獨鬥,我懂,我能體諒,我更願意成為她終身的盟友,陪伴她,幫助她。畢竟,這是很多女人一輩子的戰役。

 

雖時隔遙遠,但一字一句躍然眼前,往事變得歷歷在目….那個痛,一直都在。鼓起勇氣寫下它,好幾次也不禁潸然住筆。若是這個曾經,這段自剖,和這篇文字,可以開啟女兒的心房,也安慰到一些無處求助的靈魂,或許我該釋懷了?

 

Photo:shutterstock/達志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