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考試就擔心考不好而失眠的她,從十歲到十七歲,媽媽和老師的陪伴與引導,讓她慢慢摸索出適合自己的路

多年後,每次想起從學校的MUN,以及在海牙的經驗,Alyssa終於明白媽媽和老師們並不是不管她的問題,只是默默在一旁關注、等待,適時引導她、鼓勵她,讓她發揮寫作的專長和潛能,用記者的角色,去打開那扇她原本沒有勇氣打開的窗。

失眠的小學生,總擔心考不好

Alyssa的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牙醫。她是家裡的第一個孩子,從小安靜話少,小學就讀新竹市的龍山國小,乖巧用功,功課作業從不馬虎,考試前還會主動坐在書桌前認真複習。

看似平靜柔順的外表下,小小的心靈卻藏著陰霾,因為她好想好想考進前三名,但成績往往差那麼一點點。

到了小學五年級,每逢月考前,Alyssa會緊張到失眠,即使苦讀至深夜,躺上床後的腦子裡,彷彿仍有許多焦慮的小魚游來游去:「國語考卷會不會很難?」「萬一數學我都不會怎麼辦?」「社會科是不是還有哪裡沒背熟?」

才十歲的孩子竟然會失眠,媽媽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她知道Alyssa是個比較安靜壓抑的孩子,不會主動說心事,也從不吵鬧反叛,她很少要求Alyssa的成績,只希望她能快樂學習,卻沒想到孩子竟給自己這麼大的壓力。

媽媽決心為女兒換個環境,四處打聽後,有一天她告訴Alyssa:「我找到一個學校,先去上上看,能不能減輕一些課業壓力。」

Alyssa乖順的答應,先去試讀一天。當時PAS剛創校,校舍很小,同學很少,一班只有十幾個人,雖然大家都說英文,但老師上課好像在聊天。Alyssa默默坐在一角觀察,不敢開口說話,心裡卻泛起微微的歡愉和輕鬆,回家後她告訴媽媽:「我很喜歡那裡。」從此,她成了這所學校的一員。

但是,光喜歡並不代表一切順利。剛入學的第一個學期,Alyssa面臨了語言和文化的衝擊,當時班上同學多數有美國成長或就學背景,甚至曾經就讀過其他美國學校,英文都很流利,也很活潑外向,在課堂上會積極表達,跟從傳統教育體系出來的Alyssa非常不一樣,她有點驚訝,但是告訴自己不能害怕,加上老師和同學都很友善親切,也讓她不至於那麼緊張或者自卑。

媽媽也全力幫助Alyssa度過初期的適應難關,長達大半年的時間,媽媽每天晚上為女兒陪讀,幫忙查單字,複習上課內容,同時觀察女兒的心情,是否因為換了新環境而更加不安,而Alyssa也漸漸學會放過自己,不再為考試焦慮,輕鬆快樂的笑容終於回到臉上。

 

羞怯的青春,角落裡的女孩

升上七八年級之後,青春期的Alyssa有了新的困擾,原本就內向文靜的她,開始變得愈來愈不愛說話。在校內的團體生活中,她非常害羞,不敢主動跟別人攀談。除了上課時為了討論不得不主動開口之外,其他時間,幾乎都隱身在一群人的外圍或角落裡,是最安靜的那一個。

多年後,Alyssa回想,那時學校裡有很多社團活動,她常常看著別人成群結隊聊天嬉鬧著,輕鬆地和彼此打成一片,有些人甚至能成為核心焦點,「我會在遠處看著他們,我很羨慕,但就是沒有勇氣走過去……」

例如,運動會有很多分組項目,同學們會自動三五成群湊成一組,她雖然可以和少數兩三個好友同一組,但在運動場上,一大群人興奮大喊加油,又笑又鬧時,Alyssa完全沒辦法融入。她不敢多說一句話,怕說得不好不對,怕別人不理她,更怕自己不知如何回應別人……

內向害羞的性格困擾著Alyssa,她覺得自己交不到朋友,不知道怎麼辦,又擔心大人們會認為這不值得困擾,長大後自然會好轉,所以也不敢敞開心房和媽媽或老師討論,失落、難過的情緒常盤據心頭。

那是一段有點慌亂的歲月,Alyssa表面平靜乖巧,心裡卻波濤起伏。幸運的是,閱讀給了她很大的慰藉。

Alyssa從小喜歡看書,可以在各種文學作品裡沉澱心緒,並細細探究、摸索著心裡最深層的感受。進了這所學校之後,老師上課的方式與一般學校不同,依據不同主題進行研究,分組報告,撰寫essay(以短文或論說文做為課程作業)更是常態。

在這個過程中,慢慢的,Alyssa試著用文字代替語言,表達各種觀察和想法,不知不覺中,她愈來愈享受這樣的過程,彷彿成了一種出口,在寫下每一個字、每一句話的時候,同樣是「表達」,但她不會害怕、也無需緊張。

尤其升上十年級之後,Alyssa的作文成績愈來愈好,老師常常給她A+,還稱讚她的寫作。她也喜歡寫詩,常在學校的作文競賽中得獎,讓她建立起一點點信心。

同一時間,她參加了模擬聯合國,因為參與MUN的每個學生都要先當會員國代表(Delegate),上台為自己代表的國家演說和辯論。Alyssa希望透過MUN,訓練自己敢站在人前表達看法,她告訴自己:「我不能再躲了,一定要踏出這一步。」

 

MUN當記者,打開不敢開的窗

不久之後,MUN指導老師Buscher希望Alyssa轉換為記者身分,旁聽並紀錄每一次會議的內容,整理大家的討論,還要在會議結束後,主動採訪與會者的看法。

對於不太敢主動和別人說話的Alyssa來說,「記者」是她從來沒想過的工作,她有點無措,但老師鼓勵她:「你作文很好,而且善於傾聽又細心,當記者沒問題。」溫暖的眼神中,充滿著對Alyssa的信任。

Alyssa硬著頭皮上陣採訪,逼自己主動上前開口訪問別人,每次受訪的同學都會給她熱情的回應,也讓她有勇氣繼續問下去。而在不斷來回的問答中,Alyssa一點一滴培養出自信,「我不再怕說錯或問錯話了,也能在問答之間很自然的和對方交流,」她很開心,不再是那個難以融入人群的害羞女孩。

在MUN,Alyssa看見自己的進步,也很珍惜老師給她的機會和鼓勵,認真的旁聽、採訪、寫新聞,好幾次看見自己的新聞稿刊登在期刊上時,更是開心不已,她愈來愈喜歡這個角色,並連續三年在MUN擔任記者一職。十一年級時又通過甄選成為學校的代表團團員,遠征荷蘭海牙參加國際的MUN大會。

在海牙,對Alyssa是一次更大的試煉和訓練,那裡的MUN規模比校內大上幾十倍,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有數千人,她以「台灣記者」身分,被丟進大會的記者團,團裡有數十名不同國家的模擬記者,每個人每天要根據總編輯分派的任務去採訪並準時交稿。

身處這樣的團體中,每個記者都很活潑外向又積極,再加上要採訪來自各國的陌生臉孔,不像在校內,採訪對象多半是同學或學長姐。Alyssa一開始心裡很緊張,擔心做得不好,不如別人,要開口採訪其他不同國家的陌生人,對她來說也不容易。

但Alyssa知道自己沒有退路,非上陣不可。於是,每一次出手前,她都先深吸一口氣,在心裡給自己打氣:「要交稿了,非去不可,上吧!」

多年後,每次想起從學校的MUN,以及在海牙的經驗,Alyssa終於明白媽媽和老師們並不是不管她的問題,只是默默在一旁關注、等待,適時引導她、鼓勵她,讓她發揮寫作的專長和潛能,用記者的角色,去打開那扇她原本沒有勇氣打開的窗。

 

侃侃而談的小創業,媽媽驚喜

透過思考、閱讀和寫作,Alyssa慢慢摸索出適合自己的路,從十歲到十七歲,Pamela看著Alyssa逐漸發出獨特光芒,每次看著她的作文,更發現她很有想法且與眾不同,「內向」不該再是她身上的標籤。

Alyssa十二年級時,學校開辦企業家創意創業課程(Entrepreneurship Program),鼓勵學生運用科技與提出思想創新(Technology and Idea Innovation),Pamela建議Alyssa參加:「你很不一樣,去發揮更多的潛能。」

Alyssa和同學組成團隊,做出一款針對青少年的線上心理諮商流程,不但有兼顧青少年隱私的貼心設計,更有縝密的商業模式。這個作品最後在成果發表會上,由Alyssa代表團隊接受評審老師的提問。

Alyssa的媽媽聽到Pamela轉述,得知女兒自信篤定的說明作品內容,還能從容不迫的回應一切質詢,更深知女兒把成長經驗運用在作品裡。媽媽又驚又喜,幾度紅了眼眶,緊握著Pamela的手:「Alyssa真的不一樣了!」

 

摘自 邵冰如, 朱乙真, 黃筱珮《放手讓孩子飛 : 亞太美國學校打造實現夢想的舞台》/天下文化

圖片來源:天下文化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