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碩士:我也曾經後悔選擇台大,他們在意你的「血統」純不純正,台大不是窮人可以來讀的

我自己從小是工人階級出身,我的爸爸學歷是國小,媽媽是國中,我是我們家第一個讀到研究所的人。當時我選擇從清大去台大,也有一種光宗耀祖的感覺。

考慮了很久,覺得還是想要說些話。


Dcard昨天PO的「台大殺死了我」一文,真實性還未可知,但是,裡面所講到的現象,我自己也真實經歷過。


簡單來說,我也曾經後悔選擇台大


大致前情提要一下,有個人PO了自己妹妹的生前影片,看到這個影片的時候這位女孩已經自殺身亡了,主要的論述是女孩被身心疾病困擾,在不想選擇退學的情形下,她向幾個老師商量,是否可以用別的方式來代替期中考,因為她現在的壓力很大。但老師可能不太清楚她的狀況,或對身心疾病不太了解,因此拒絕了她,並且也勸導了她。

在種種的挫折下,女孩最後選擇自我了斷,也希望社會可以多認識她們這樣的身心疾病族群,讓溫暖可以給下一個人。


1. 血統

我強烈建議大家,不要用「台大殺死了我」去搜尋,或者搜尋了不要點開PTT的討論文章來看,她會讓你對人性極度的絕望。


我自己從小是工人階級出身,我的爸爸學歷是國小,媽媽是國中,我是我們家第一個讀到研究所的人。當時我選擇從清大去台大,也有一種光宗耀祖的感覺。


但是,到了台大以後,一切都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首先,台大有很嚴重的血統情節,具體展現在你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其他人會問你學號。你回答的如果不是B開頭的,他們就會知道你不是大學部升上來,血統不純正。


而這個不只發生在同學之間,老師也會請你去補足大學部的課程,不然「你的學養不足」。研究所的壓力其實很大,再加上我要自己賺所有的學費生活費跟提供給家人就醫的錢,又要保持競爭力,因此,除了每周每一科有一本完整的原文書要閱讀以外,還有七個打工,以及投稿、上網進修,要讓自己維持一個頂大中的頂大風範。


當時,我也因為報告常常被老師提出質疑,進而對自己產生質疑。雖然後來我知道,是清大跟台大的教學方式不同導致的差異,但當時不會有人跟你說,只會讓你覺得:「我真的血統不純正」,就像很多人嘲笑繁星計畫或是原住民加分的時候,帶的那種「你只是運氣好而已,這裡不適合你」的醜小鴨情節,而你不會變成天鵝,就真的是錯棚的醜小鴨。


2. 台大不是窮人可以來讀的


當我在一次因為出書後接受訪問時,說到這樣的話,立刻引起一堆討論跟謾罵。大家不是在比努力,就是在比家境誰最差,但重點不是家境好不好,更不是誰努不努力,而是整個學校沒有提供足夠的支持給想要翻身的同學。


有人會說,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聰明的人努力了,你不聰明為何可以懶惰?


但這中間掩蓋了太多太多的變因了。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什麼叫做準備好?
而這些機會真的是給所有準備好的人嗎?


如果今天有一個出國留學的機會,我跟另外一個人同分,但沒有獎學金,我因而飲恨,難道我叫做沒有準備好?或者其實是我爸媽沒有準備好?
再者,聰明的人都努力了,我們有懶惰嗎?


大家在求學時代,是否需要供應家人的生活所需?
我們在當社會學的助教時,我通常就只問一句:
「有誰需要打工賺錢養家的?」


就這一句話,我在我帶過的課堂中,沒有一個人舉手。

而曾經也有一個老師跟前輩說過,
「社會學研究需要時間,如果你需要半工半讀,我會建議你先存錢再來讀」


就這一句話,其實就斷送了很多工人階級的研究生涯。


讀書從來不是一件義務的事情,她是一個家庭有能力支付、負擔一個成員不用貢獻勞動所得(甚至還要花錢)的現象。而像我們這樣的人,如果中斷學業去賺錢,勞動力就再也不會回到非勞動力狀態,即使你自己賺學費都是。


在台大,清寒獎學金領取的人少之又少,因為不需要。就像助學貸款在清大還有三天辦理時間,但在台大只有半天,錯過就要自己去銀行,因為這裡不太需要。以我的家境,我基本上可以領到幾乎所有清寒獎學金。


3. 走不出來
那時候,我上了台大,覺得終於不用跟家人親戚解釋我的學校是什麼。沒錯,我的家族,除了台大師大外,其他學校她們一律不認識,覺得都是爛學校。最後是一個留美的親戚回家跟大家說:
「台清交成政,清大很厲害喔」
我才能繼續升學。


畢竟,助學貸款這種東西,雙親都在,在我讀書的時候,一方不簽就借不了,這也是我覺得很值得詬病的地方。


當我上了台大,發現血統不正老師會加很多工作在你身上,再加上提供的援助不多,要自己努力打工賺錢,自卑、落後加上經濟因素,我其實論文生產的非常困難。


在那個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念頭是:
「如果我現在出車禍,是不是學校會發畢業證書給我?」

當時有沒有別條路?
老實說一定有,但我想不到,也看不到。


那個時候我不知道有一種疾病叫做憂鬱症或是躁鬱症,這是一種情緒影響大腦生病了,那時候我覺得這些都是精神病,得病我這輩子就完了,跟自殺沒兩樣。所以我覺得這一切都是我自己不努力,也不知道怎麼求助,甚至看醫生都怕被註記。


沒錯,讀到台大一樣可以這樣想,也更容易這樣想,因為我們享有太多的福利,太多教育資源,以至於我們的標準會更嚴苛,老師盯得更緊,甚至更沒有退路以及休息的空間。


好幾次的考試,我是腸病毒+腸胃炎,反覆的發作,但我覺得是我自己熬夜造成,也沒去想這樣的狀態是因為反覆的勞累加上自我苛責,我只知道沒有人可以幫我,正如同這世界跟社會一直告訴我,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能力不足,誰叫你要讀台大,誰叫你自不量力。


最後我畢業了,
我傷痕累累的畢業了。


這之中,我幸運的是,
我遇到了好的同學、好的指導老師、好的老師,
教我怎麼適應台大、給我輕鬆的工作、給我更多的指導跟書本,
讓我可以用寫作賺錢、有方法的去獲得一些G8老師的青睞,以及,得到更多的幫助。


但我不會忘記,那個時候我刻意騎到橋的邊邊,想讓自己意外失足;我不能忘記,有些老師跟我說不是台大生會很辛苦,因為這些東西可能都不會那種得意的嘴臉;也不曾忘記,自己有多少次坐在房間的角落又哭又笑,把自己的手都抓到紅腫,隔天又正常去上班上課。

以及,曾經有一陣子,以前的學校不敢回去,家也不敢回,課也不想去上,想著畢業後我就可以解脫了,我就可以去死了。

 

請多點同理心


後來,我不推崇成功學,也不推崇失敗學,這都是一種社會既定印象的操作。人呀,承認自己偶爾會陷入死胡同,並且建立起隔絕外界惡意言論的機制,才能活下去。活著,其實很辛苦的。


而權威人士,不管是拿著麥克風的人、意見領袖、老師、家長甚至是學長姊,要說出很多有道理的話之前,真的,真的,拜託多點同理心,少一些規訓,多一些同理,才能讓傷害降到最低。


你可以覺得現在的孩子真草莓
但不刻意弄爛他/她
不就可以享有美味的果實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辛苦的地方
但不是可以拿來評論人的武器
當你要拿這些東西來批評其他人時
你的辛苦可能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只剩你在沾沾自喜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小花媽臉書專業

 

作者簡介|張慧慈

七年級生,生命的進程卻像歷史課本裡面,加工出口區那個年代的生活。

《乾脆躺平算了!?:關於翻身,那些沒說的故事……》

《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我這樣轉大人》

圖片翻攝自網路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