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在起跑點又怎樣》你以為的勝利不過是「剩」利,別讓孩子的人生拿掉比較後,什麼也不剩

比起賽跑,人生更像菜市場,高級牛肉攤跟便宜蔬果攤根本不能放在一起比,但再貴的肉也會焦,再便宜的菜也能作出佳餚。

故事的主角是趙太太。阿妹是趙太太的女兒,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

 

趙太太的女兒阿妹,目前高一,是那種後段高中熱舞社的水美眉,整天吵著要學跳舞。

每次阿妹吵著要學跳舞,趙太太就會怒吼:「跳什麼舞!你舞女啊!」然後開始問她,為什麼不跟她的外甥James一樣會念書,又什麼都得獎,還有出國留學過。

這時候阿妹就會反駁:「James哥哥每次跟我們講話都故意講英文,而且都臭屁,每次買了什麼新東西、幹了什麼事情都在群組炫耀,噁心死了!我才不要跟他一樣咧!」

接著趙太太就會失去理智的狂吼:「至少人家有東西可以炫耀!不像你!」然後阿妹就會哭喊:「你每天只會炫耀炫耀炫耀!你根本不在乎我怎麼想!」

這樣的戲碼幾乎每天都在發生,包括出門喝喜酒的前一個小時也是。

其實趙太太也不是為了想炫耀才這樣逼阿妹的。只是當保姆的她,每次看到自己照顧的富二代小孩,不是玩著好幾千塊的益智玩具,就是花錢上學齡前英語先修班,她就會深深覺得,菁英就是從小開始培養的,所以她總是要求阿妹去學一些菁英小孩會做的事情,長大才能幸福。

無奈阿妹對她咬牙花錢報名的菁英課程完全沒興趣、還遺傳了她的倔強脾氣以及大嗓門。

吵著吵著,阿妹越來越叛逆,趙太太也越來越羨慕James。

 

James是典型的富二代,長相平庸、身材微胖,卻有著極高的自信,頭髮抓得老高,看人都用斜眼看。

從小他就學了各種才藝、贏得各個意義不大卻頭銜浮誇的獎。後來因為不想考大學被爸爸送出國念書,回來後用爸爸投資的錢創業,但其實也只是個掛名的副總而已。

別人看James可能會覺得很可笑,但在從小家境困苦又常常接觸有錢人的趙太太眼中,James的行頭、學歷、工作,全都完美無瑕,所以她理所當然的堅持要阿妹過跟James一樣的生活。

 

可是,在這場婚宴上,看著對面的James,趙太太居然產生了一股嫌惡感

 

James是趙太太的姪子,在餐桌上喝得酩酊大醉,用中英夾雜的方式炫耀著他在英國做了哪些事、回臺灣創業有多成功,講到一半還指著阿妹說:「有一個想約我去Motel的酒店妹就跟你一樣正哦!嘿嘿!」而阿妹立刻回敬了James中指。

本來這時候趙太太該對阿妹大吼:「女孩子怎麼可以這麼不得體?」但聽到James邊開黃腔邊質問阿妹為什麼讀這麼爛的學校時,趙太太心情複雜,遲遲無法開口斥責阿妹,反倒是有點心疼自己的女兒。

結果阿妹火氣也上來了,恨恨的瞪著James說:「啊你賺這麼Much這麼會講English,還不是長得Fucking ugly。」

James很明顯的不悅,只是為了維持寬宏富二代的假象,他只是翻了白眼,說了句:「Oh~真的是Pathetic wanker~」就繼續抓著其他平輩炫耀他自己。

菜一道道的上桌,James不停數落餐廳的菜色落後、臺灣人的宴席沒有英國典雅、臺灣總有一天是大陸的。

James越說越起勁,最後只剩下趙太太專心的聽他在吹噓。

 

脫離James的魔掌後,阿妹立刻叫同桌的阿傑和她自拍。

阿傑跟James同歲,是趙阿姨堂姊的兒子。忠厚老實的阿傑長得高高帥帥,講話有禮貌、又貼心,只是反應有點慢而已。後來趙太太才知道他有閱讀障礙,但這不影響她疼愛阿傑,只是阿傑在高二時覺得讀書很痛苦,輟學直接去工作,趙太太就沒辦法再這麼不帶偏見的看他了。

阿傑去飯店當學徒,每天在廚房學烹飪、學餐飲,堂姊說阿傑回家總是髒兮兮又精疲力盡的,這讓趙太太引以為戒。

她總會問堂姊:「小孩子這樣不讀書,沒出息怎麼辦?」也會偷偷的跟阿妹說:「長大不要跟阿傑一樣。你看,他很乖,可是沒讀書就是輸在起跑點,就要做這種辛苦的工作,知道嗎?」

阿妹喜孜孜的和阿傑談笑,與跟James說話時判若兩人,讓James看了非常不是滋味,James決定讓阿傑跟阿妹知道他的厲害。

James以一個經商生意人的世故姿態驅走原本坐在阿傑旁邊的賓客,搖搖晃晃的在阿傑身旁坐定。

「來來來來,Excuse me,我們來認識一下。」

James雙手交疊,以一個留洋高知識分子的態度詢問阿傑:「Well,Ah,Okay,請問您的薪水多少?」

「六萬多吧。」

聽到不是想像中的22k,James的臉臭得跟大便一樣,但很快的,他又調整好留洋的架勢。

「那你的房子呢?你有車嗎?你車子開哪一種品牌?」James拿出了自己的車鑰匙在手上把玩,全桌無人在意,只有趙太太眼巴巴的看著他的車鑰匙。

「我有一輛休旅車,福斯的。」講到愛車,阿傑就開心了起來,而James再度皺眉,他以為阿傑沒車。

「Okay,Right,有房嗎?」

「現在還是用租的,兩年後—」

聽到「房子租的」,James知道自己依然是最尊貴的男人,因為他的爸爸老早就在大安區幫他安置好房產了。

「Okay,Okay,沒有房子,All right.」James打斷阿傑的話,「Excuse me打斷一下,你大學讀哪裡?」James的笑容又燦爛又噁爛。

「我沒有讀大學。我高中—」阿傑開始覺得困惑,為什麼跟這個人聊天一點都不開心?

「Oh,Yes,Yes,Right,沒讀大學,Right,沒讀大學。」James看起來非常愉悅。

James繼續逞著幼稚的口舌之快,而憨厚的阿傑終於察覺到James的敵意。

「Okay,Okay,我們先撇開你的個人能力不談。你的父母是從事什麼行業的?」

「我媽媽是護理師。」阿傑不解,這個穿著誇張的人,為什麼要如此羞辱他?

「護士?Okay,爸爸呢?Uh?爸爸呢?」James的眼神閃閃發亮。

「我爸爸不在了。」阿傑尷尬的笑容終於消失。

「單親嘛,單親。臺灣特產之一就是單親。」James仰頭大笑。

全部人的目光都盯著James,但他將那種目光歸類於「榮耀」。

「像她這種沒見過世面的臺灣年輕妹妹,」James指著阿妹,「最後都會搶著嫁給我們這種社會頂層的人。我們已經贏在起跑點了,像阿妹的媽媽也非常的有智慧,因為她一直跟我討教怎麼教育孩子。Right?」James暗示趙太太要開始附和他,但那種嫌惡感堵住了趙太太的嘴。

 

她平常就知道自己被看James看低了,但現在她卻覺得James沒有看低別人的資格

 

沒等趙太太反應,阿妹就先跳起來開戰:「像我們這些智障臺灣小妹妹看的是身高跟臉,人家阿傑哥哥身高181又長得比你帥,你都輸人家啊,啊是要可是什麼?」

James看起來快要爆炸了,但他還是交叉著手、一副「我不跟妹妹計較」的樣子無奈點頭,維持著英國貴族的驕傲。

「你笑人家只給媽媽照顧,人家才要笑你到現在還需要媽媽照顧咧。」看著阿傑無辜又困窘的樣子,阿妹再也不顧現場氣氛,開始跟James理論。

「你就是一個臭媽寶!今天是你媽送你來的!因為你媽有來找我媽聊天!你媽還叫你『寶寶』,聊完她就離開了!你這個臭媽寶!」阿妹越說越氣,又再字正腔圓的提醒James:「臭媽寶!」

James一句話也吐不出來,只是僵硬的以一個成熟大人的姿態假笑著。

從小被捧到大的James從來沒有如此難堪過,面對這樣的場面一定已經喪失理智。

高手過招只在瞬間,阿妹立刻拿定了主意。她裝出天真少女的樣子,看著兩名喝醉的大人,嘟著嘴說:「那James哥哥,你也要跟阿傑哥賽跑看看,看誰先搶到新娘蛋糕上的芭比娃娃,就是贏在起跑點上的帥哥,是我的男神喔!」

聽到要賽跑,James就拉著阿傑要他出來較量。

James在阿妹喊預備時就先偷跑了,在一片安靜中,James一邊又笑又叫的說:「我贏在起跑點!我比你快!Uh?我比你快!Cheers!Kingdom!Winner!」整個人早已撲倒在新娘要切的精美蛋糕裡。

 

趙太太看呆了,她無法相信自己一直崇尚的、「贏在起跑點」的James,居然會落得這副德行

 

她更是驚訝的發現,自己一直在崇拜著這個不知感恩、不知禮節,還以英式貴族幽默自居的「洋墨水靠爸巨嬰」。

趙太太呆坐在宴席前,看著杯盤狼藉的場面,久久無法回神。直到她聽到阿妹開著視訊,滔滔不絕地介紹她揍了一個很雞掰的親戚,才稍稍被拉回現實,有氣無力的罵了一句「丟人現眼」。

阿妹正要回嘴,母女倆就聽見來賓的驚呼聲,她們順著人群的驚呼聲一看,是兩個看起來稚氣未脫的青少年,用推車推著一個更精美、更華麗的新娘蛋糕來到會場,而走在後面的,居然是一臉靦腆的阿傑。

主持人介紹這兩位推著蛋糕的大男孩,要來賓感謝他們,沒想到其中一位大男孩接過了麥克風,笑嘻嘻的說著:「這是我們店裡最暖、最帥、人最好的師傅—阿傑老大做的,本來明天要交給客人了,但他緊急打給我們,要我們帶過來拯救婚禮,今晚他再重做一個就好,他也太暖男了吧!」

趙太太在混亂中凝望著阿傑,發現這個輸在起跑點上的男孩,居然像得了獎盃一樣,如此帥氣、討人喜歡,在人群之中閃閃發亮;而她拚命羨慕、拚命要阿妹模仿的James早已在她心底黯然失色。

喜宴結束後,她跟阿妹坐上老公的車,不發一語、若有所思的盯著手上的喜餅看。

趙太太看著阿妹,問:「街舞班要多少錢?」

「啊?」

「下星期我去幫你報名繳學費啊。」

「你要讓我學跳舞喔?」阿妹發出聒噪的歡呼聲抱住趙太太,而理應已經習慣母女整天發瘋大吵的趙先生嚇到綠燈忘記要開車,被後面的車按了好幾下喇叭。

 

喜宴學到的人生哲學教會趙太太:贏在起跑點根本沒用,因為人生不是只有跟人賽跑而已

 

比起賽跑,人生更像菜市場,高級牛肉攤跟便宜蔬果攤根本不能放在一起比,再貴的肉也會焦,再便宜的菜也能作出佳餚。

阿妹學舞之後,趙太太開始叫阿妹多學學阿傑,不要理別人怎麼講,要學就要好好學下去。

這個說法,阿妹雖然聽久了開始嫌煩,卻沒有反駁過。慢慢的,母女倆的關係不那麼緊張了。

趙太太偶爾會想起喜宴那天的搶芭比競賽。就某方面而言,那場競賽中阿傑是最大的贏家,而最輸的人是她。因為她在比賽後為了街舞班損失最多錢。

但每當阿妹勾著她的手一起上菜市場、或是主動幫她按摩時,精打細算的趙太太就會在心裡默默想著:「輸了這場比賽,真夠划算的。」

 

大坦誠老師中篇小說首度公開。摘自《去你的正常世界》/ 如何出版

 

Photo:Shutterstock


【作者介紹──大坦誠】

2020年七月,一位學生向「大坦誠」投稿自己因為沒有考上建中而遭父親逼發自己「落榜傳單」的經歷,經改編發布過後引起臺灣網友對升學壓力的迴響,在各大媒體上轉載,短短一天吸引上萬人點閱。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畢業後,曾任補教業作文˙老師、國小老師......藉由接觸眾多學生家長以及自身親友的故事,透過IG和FB創作,也固定經營數個專欄。
◇ FB粉專:大坦誠
◇ IG:大坦誠

透過改寫網友投稿的故事,「大坦誠」把發生在你我生活中令人不悅的人際關係事件視為「生活小失控故事」,犀利口吻與戲劇性橋段,讀者們總能很快與故事中的主角產生共鳴,也看到了社會需要改變的地方,例如被老師霸凌的過動學生、教育體制、不被家人接受的性別認同。對於喜愛閱讀「大坦誠」文字的讀者而言,「大坦誠」總是一針見血地說出世人平時不敢說的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