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新爸爸,也「眉」關係》小學一年級時,我爸爸過世了,沒有爸爸,會幸福嗎?

就在我開始習慣沒有爸爸的不幸福時,我媽交了一個男朋友,我叫他許叔叔。 以前媽媽常笑我和爸爸的超淡眉毛,但她也常說自己最愛眉毛淡的男生。不過,許叔叔的眉毛非常濃密,所以我推論:媽媽喜歡眉毛濃的許叔叔,就代表著,她不愛淡眉毛的爸爸了。

小學三年級時,我剃了我新爸爸的眉毛,但故事得先從我原本的爸爸說起。

小學一年級時,我原本的爸爸過世了。媽媽說他去了一個不會生病、永遠幸福的地方。

可是,那個地方沒有我們,爸爸會幸福嗎?沒有爸爸,我們會幸福嗎?

 

就在我開始習慣沒有爸爸的不幸福時,我媽交了一個男朋友,我叫他許叔叔。

以前媽媽常笑我和爸爸的超淡眉毛,但她也常說自己最愛眉毛淡的男生。不過,許叔叔的眉毛非常濃密,所以我推論:媽媽喜歡眉毛濃的許叔叔,就代表著,她不愛淡眉毛的爸爸了。

那我要討厭許叔叔。

可是許叔叔不會逼我叫他爸爸,他會去課後班接我,假日帶我們去玩,甚至知道我的感冒糖漿喜歡什麼口味。

他跟爸爸不一樣,許叔叔不會說故事,但會做菜;他也跟爸爸一樣,會耐心的教我數學。

有時候課後班放學,想到許叔叔或媽媽一定會在門口接我,我就會感覺自己又有爸爸了。我很開心,可是我不敢叫許叔叔爸爸,因為我怕我原本的爸爸會難過。

我終究討厭不了許叔叔,所以忍著不叫許叔叔爸爸,是我證明自己沒忘記爸爸的方式。

一陣子後,我們和許叔叔一起搬到新家。我很喜歡新家,只是新家的牆壁上沒有爸爸媽媽的結婚照。

又過了一陣子,媽媽答應許叔叔的求婚,還感動得直掉眼淚。只是我突然想到,如果爸爸知道媽媽要嫁給別人了,他會掉淚嗎?那我們這樣是不是很自私?他會祝媽媽幸福嗎?

那天起,我看到許叔叔就又叫又罵,要他別搶走媽媽。只是媽媽的親朋好友都很喜歡許叔叔,堅持要我媽趕快嫁給他。這讓我更加生氣,對許叔叔也更加無理。但最讓我進退兩難的是,許叔叔還是對我一樣好。

 

婚禮前三天,我失眠了。

我偷跑去許叔叔房間,本來想對他惡作劇,但看著他熟睡的臉,我突然開始害怕他也會跟爸爸一樣,永遠醒不來了。

我開始回想爸爸的樣子,卻發現我好像快要忘記他了。記憶中爸爸的輪廓越來越模糊,模糊到和許叔叔的臉重疊也不違和。

我好想、好想再看一次爸爸的淡眉毛,於是就這樣鬼迷心竅的拿著電動刮鬍刀把許叔叔的眉毛剃掉了。

隔天媽媽發現許叔叔的眉毛,氣到差點把我拖去土裡種,媽媽追著我要揍我,我滿腹委屈,終於對她大吼:「我只是快要忘記爸爸了!我不要跟你一樣忘記爸爸!你很自私!超自私!」然後,我指著許叔叔大吼:「你永遠!不能!當我爸爸!」

我媽聽到後哭了出來,然後繼續打我,沒想到許叔叔大聲喝止媽媽,說孩子想爸爸是正常的。

那是許叔叔第一次對媽媽兇,居然是為了我。

那天晚上媽媽跟我一起睡,我問她:「你覺得爸爸會祝我們幸福嗎?」

「會啊。」媽媽說,「因為我們也很希望他幸福啊。」我們說了好多爸爸的回憶。

之後我再也沒有搗蛋了,但我還是沒勇氣跟許叔叔道歉。

婚禮那天,主持人遞給我麥克風,要我祝福媽媽。眾多來賓盯著我看,讓我緊張得要死。

以前我上台表演時,爸爸都會在台下對我微笑。我下意識的在來賓中尋找爸爸的身影,卻遲遲找不到。

我冷汗直流,看向許叔叔。許叔叔的眉毛看起來超好笑,可是跟他對到眼的那一瞬間,我忽然徹徹底底的知道:原本的爸爸再也不會來了。

這種覺悟本來該是非常絕望的,但看著許叔叔,我居然開始該死的相信,這個嘴巴很臭、眉毛很粗、笑聲很吵的人會照顧我跟我媽,我可能—我可能可以變得幸福了。

腦海中爸爸的笑容和許叔叔的重疊,模糊了我的視線。

爸,你最近幸福嗎?

我很幸福,因為我有新爸爸了。

對不起,可是我會努力記得你,會一直祝你幸福。

所以你也祝福我們幸福,好不好。

想到這裡我就無法克制的在台上大哭,我就這樣哭到口水牽絲、鼻涕冒泡、淚眼婆娑的對我媽說:「媽咪,祝我幸福。」

我講完後主持人笑場了,我想到自己講祝賀語還講錯,真的超丟臉,所以就繼續狂哭。還好來賓都熱烈的鼓掌,不然我看起來根本不像幫人講感言,反而像在幫人燒紙錢。

婚禮結束的隔天,許叔叔來接我放學,我們走了許久,要過馬路時,我才準備好要跟他道歉。

「對不起我把你眉毛剃掉。」

「我很高興啊。」

「為什麼?」

「因為這樣我才會跟我兒子很像啊。」

我正要反駁,但快要紅燈了,許叔叔牽起我的手,快步走向對面,我不發一語,讓他牽著我繼續走。

許叔叔的手握起來跟爸爸不一樣,但一樣溫暖。

晚霞漸漸轉暗,天邊冒出幾顆星星,而路燈一盞盞的亮了起來,我好像有點明白幸福的意義了。

我牽著新爸爸的手,往回家的路上慢慢的走去。

 

摘自 大坦誠《去你的正常世界》/ 如何出版

Photo:Shutterstock


【作者介紹──大坦誠】

2020年七月,一位學生向「大坦誠」投稿自己因為沒有考上建中而遭父親逼發自己「落榜傳單」的經歷,經改編發布過後引起臺灣網友對升學壓力的迴響,在各大媒體上轉載,短短一天吸引上萬人點閱。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畢業後,曾任補教業作文˙老師、國小老師......藉由接觸眾多學生家長以及自身親友的故事,透過IG和FB創作,也固定經營數個專欄。
FB粉專:大坦誠(https://www.facebook.com/bigtanbibi/
IG:大坦誠(https://www.instagram.com/bigtan_bibi/

透過改寫網友投稿的故事,「大坦誠」把發生在你我生活中令人不悅的人際關係事件視為「生活小失控故事」,犀利口吻與戲劇性橋段,讀者們總能很快與故事中的主角產生共鳴,也看到了社會需要改變的地方,例如被老師霸凌的過動學生、教育體制、不被家人接受的性別認同。對於喜愛閱讀「大坦誠」文字的讀者而言,「大坦誠」總是一針見血地說出世人平時不敢說的話。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