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天才說「盡力就好」,隔天卻又改口「你應該可以更好!」而這就是一支專門射穿親子關係的箭

從小到大,我們可能聽過無數次的「盡力就好」,無論是父母、老師、教練或是前輩,有些會帶來溫度,有些會帶走溫度。或許,我們曾經被這句話射了一箭,直到有天,那把弓終於交接到我們手上,而我們有能力決定這波溫度的流向時,就必須更謹慎地使用這句話。

「沒關係,盡力就好。」

語畢,爸爸頓了一下,「女兒考數學的前一晚,睡覺之前,我跟她說了這句話。」

「然後呢?」

「幾天之後,考卷發下來,81分,我看了一肚子火!」

「81分。」我重複了一下分數,「但你不是說『盡力就好』,為何一肚子火?」

「因為她並沒有盡力啊!」爸爸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到那張81分考卷一樣,「盡力的人會考這種分數嗎,之前寫了幾百張練習卷,也沒考過這種分數啊!」

「所以你做了什麼?」

「我跟她說,以她的實力加盡力,最起碼都要考90分嘛,我還沒要求100分咧。」

「然後呢?」

「然後她哭了,很委屈的那種。她說她盡力了,然後說什麼『盡力就好』都是騙人的,還說我是騙人布。到底什麼是騙人布?很糟糕的東西嗎?」

顯然這位把拔的青春期並沒有航海王。

「所以考試之前,你並沒有把90分這件事跟她說,而是跟她說『盡力就好』。」

「嗯。」

「阿你就真的騙人啊!」我很想這樣講,但沒說出來,因為我自己也幹過類似的事,講了反而心虛,所以我決定問另一件事。

「你還記不記得,當初為什麼要講『盡力就好』?」

「說不太上來耶,有點像那個....」他的手在空中比劃了半天,臉上的表情,應該跟他女兒考數學那天的表情差不多。

「為了讓她安心。」

「對!」他拍了一下大腿,「沒錯,為了讓她安心。」

「讓她安心,也讓自己安心,這樣才能考到我們心中預期的分數,很合理啊。」

「也沒那麼心機啦,只是想讓她好好考試,不要有負擔。」

 

「盡力就好,是一句很溫暖的話,但在講這句話之前,有很重要的個條件。」

 

「什麼條件?」

「不管結果如何,你都不能事後變臉。」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必須要能接納所有的結果,接納『即便她盡力了,也不一定能達到你心中的標準』,而這需要極其寬厚的心理準備。因此當你決定要講這句話時,就必須拋開預設的90分,或是放寬你的期望分數,如果做不到,不如不要講。

「有這麼嚴重嗎?」

「你仔細回想一下,我們經歷過的任何考試或競賽,其實都有很多不可預測性。譬如當天的身體狀況、考題的機車程度、考場的氣溫氛圍,或是自身的抗壓性,這些都會影響孩子最終拿到的數字。即便事先練習了一百遍,含淚度過了那些難熬的夜晚,但只要其中一個環節出錯,就會拉開它和90分的距離。」

很多時候,大人會說出『盡力就好』,是因為我們看到孩子努力準備的過程。當時的我們,可能還沒設定好他該到達哪個數字,而是單純對他的態度感到欣慰,因此才脫口而出,我相信那是個溫馨的時刻。」

然而家長也是人,一拿到考卷,上面的分數會把我們拉回現實,情緒會讓我們忘掉那些關於考試的不可預測性,忘了態度或許比分數重要,然後變成騙人布。」

爸爸長嘆了一口氣,「所以騙人布到底是誰?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不該講『盡力就好』嗎?」

 

「當然可以講,但前提是要先『調整好心態』。」

 

一旦決定講這句話,就得把心中預設的分數,拉成一段區間,拉成一段可以容許各種意外的範圍。身為家長,要稀釋自己對孩子的期望,並不容易,但這不代表放棄或退讓,而是展現彈性,目的是幫助我們去接納孩子在考試遇到的動盪。

「因此,重點不只是那句『盡力就好』,而是你能否接受『最好的結果就是這樣了』。」倘若沒有這種心理準備,『盡力就好』的下一句就會變成『但你應該可以更好啊』,而那是一支專門射穿關係的箭。

鼓勵孩子的方式有很多種,與其對孩子放箭,倒不如誠實一點。不一定要說盡力就好,你也可以說好好加油,或是坦蕩地說出你心中的期望分數,即便會對孩子造成壓力,但至少不用經歷一次雲霄飛車。

 

「要是她永遠沒辦法達到我的分數呢?」

 

爸爸的表情有點糾結,但心裡可能還在想到底誰是騙人布。

「那誰該調整就很清楚了。其實和孩子討論期望值是一件健康的事,這就像和高三生討論『選填志願』這件事一樣。一般而言,填志願不會只填一間學校,期望分數也不該只有一個數字,那些被填進去的學校,代表了一段範圍,至於該如何合理設定那段範圍,就看家長是否了解自己的孩子。討論期望值也一樣,我相信很多家長不會接受一百分以下的數字,但把期望分數拉成一段範圍,容許誤差,孩子才有喘息的空間。」

這一段話,似乎打亂了某種刻度,爸爸開始不太確定,81分究竟該被擺在什麼位置。

「要接受孩子考得不如預期,絕對不簡單。淡淡的一句盡力就好,背後卻必須要能理解孩子的優勢、接納天賦的上限、設定合宜的期望,以及保留容錯的空間。這整個過程就跟蓋房子一樣累,每一層工序,都有它的哲學與執行難度。但這樣做的好處是,孩子會有被接納的安全感,然後用更合理的角度,去運用自己的天賦。

「呃....我可能需要消化一下,這真的很難耶,我是指當家長。」

我點點頭,忽然想起有次載女兒回家,那時她在機車後座,輕描淡寫地說出數學考80幾分時,我的心突然揪了一下。雖然嘴上說沒關係,身體卻給出了扎實的反應,我不確定她有沒有感受到這個反應,但這反應告訴我,我需要再修練。不是修練到對分數無感,然後簽名了事,而是要花時間和她討論如何看待這次考試,以及她面臨的關卡。我相信這種修練,除了能讓我第一時間不被分數綁架,還能在下次考試前,更坦然地對她說出盡力就好。

從小到大,我們可能聽過無數次的「盡力就好」,無論是父母、老師、教練或是前輩,有些會帶來溫度,有些會帶走溫度。或許,我們曾經被這句話射了一箭,直到有天,那把弓終於交接到我們手上,而我們有能力決定這波溫度的流向時,就必須更謹慎地使用這句話。

那時,我們得捫心自問,我們在意的是右上角的分數,還是孩子的學習態度。而分數所代表的,究竟是孩子的成就,還是對父母的成全。一張考卷,應考的不會只有孩子,而我們的答案,將會決定孩子如何看待自己,以及眼前的世界。

當孩子迎面而來,家長的雙手可以托高,也可以擁抱。但如果最好的結果就是這樣了,那麼擁抱,會是一個很溫柔的姿勢。

 

全文由《臨床心理師的腦中小劇場》授權轉載

 

Photo:Shutterstock


作者介紹:

劉仲彬臨床心理師,高雄醫大心理研究所臨床組畢。執業年資逾十年,著有《人生障礙俱樂部》一書,意不在弘揚精神醫療能量,只期望把故事說得動聽。喜歡說書勝於說教,現獨立接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