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讓孩子去試,給他成長的舞台!

在「夢想公民課」課堂上,一群高中大孩子決定攜手環島,最大的阻力,卻來自關愛的長輩......

編註:夢想公民課是一個舞台,讓孩子們有機會實踐自己的夢。學期初,孩子要站在講台上,大聲地對全班同學說出自己的夢想,然後再把夢想寫在一學期都不會擦掉的黑板上,花半年的時間去完成這個夢。這不是一個強迫的作業,而是給自己一個逐夢的機會,去努力去實踐。孩子們在老師的激勵下,常常是鼓起人生最大的勇氣,才能站在講台上,寫下自己的偉大夢想。這個夢想的黑板,沒有人有資格擦掉它,直到一學期後完成夢想報告的哪一天,由寫的人,自己親手擦去!

 

前年二月,一位高一的孩子在夢想公民課的黑板上,寫下了暑假騎單車環島的夢想。如此熱血的計畫一提出來,馬上吸引大家的目光。班上一位同學,在國中時曾經跟朋友提起單車環島的想法,被同學嘲笑,於是這次積極的響應,成為團隊的一份子。孩子們興奮的廣為宣傳,四處招兵買馬,想召集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同行。

每年的夢想公民課,總是有各式各樣的夢想被提出來,而這次的單車環島,算是空前的創舉,而且是困難度很高的一項計畫。類似這樣的夢想,是我最害怕也最擔心的事,爸媽同意嗎?學校怎麼看待?會不會發生意外?計畫真的有可能實現嗎?我的壓力很大,心中也充滿很多問號與不確定!

 

孩子們的高調宣傳,果真引起教官的注意,於是這群孩子被找去約談。

「你們真的有能力騎單車環島嗎?」

「你們知不知道騎單車環島很危險,萬一掉到蘇花公路的懸崖怎麼辦!」

 

孩子們剛剛萌芽的夢想,立刻就遭遇教官的質疑,雖然他們並不認同,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約談完之後,你一言我一語地跟我轉述教官對他們的「恐嚇」,充斥著不滿的情緒與沉重地低氣壓。我理解這群孩子的氣憤,畢竟環島是他們的夢想,尤其逐夢的旅程還沒往前踏出第一步時,就被大人們無情地「打壓」,也怪不得他們會如此在意!但我也知道,教官言語的背後,實是出於善意的關心與顧慮。安全,的確是最重要的考量,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高中生,真的有能力去做這麼危險的事嗎?這也是家長們最擔心的部分,果真後來就有孩子跟我說,爸媽也不讓他去環島,甚至因此引發了家庭內的「戰爭」。我想任何家長都不會輕易答應一群高中孩子一起去騎車環島的,除非家長們真的「夠勇敢」。

 

 

以我過去的經驗,他們是一群在身體與心理上都想要證明自己已經長大了的高中生,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一定會遇到來自外界的挫折與質疑,他們的第一個反應,除了氣憤之外,往往是覺得「既然大人們都不贊成,那我們要不要就放棄這個計畫了」!遇到挫折就萌生退意,是高中生常見的行為模式,因為他們完全不知道如何與外界溝通,特別是面對大人的權威!但另一方面,我也發現,這場戰爭更重要的主角卻是父母,問題的關鍵常常是,孩子長大了,父母卻沒有跟著長大,心態上無法接受孩子已經漸漸長大的事實,自然不能放心和放手,所以面對孩子想要證明自己已經長大了的關鍵時刻,第一個反應就是兩個字「不行」,仍是以過去習慣的應對方式來對待已經成為高中生的孩子們,也不知道該如何與他們溝通,於是親子衝突和家庭內的戰爭就理所當然地發生了。

 

我作為推動這個計畫的老師,常常得面對孩子們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因外界或家長的打擊,所產生的氣餒與放棄的念頭以及親子衝突,我一貫的做法並非要孩子放棄夢想或者要他們與家長革命,而是提醒孩子們,我們不能期待爸媽「夠勇敢」、「夠開明」。我會讓孩子們先冷靜地想一想,這個夢想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如果確定,那麼再問他們有沒有盡全力來解決問題,接著就會找到問題的切入點,讓孩子們學會同理對方,從對方的角度來思考:爸媽為什麼會反對,理由是什麼?擔心什麼?我們有沒有辦法化解這樣的反對,甚至讓對方支持我們的行動,而不是輕言放棄!

 

我會再跟孩子們說:「其實教官是擔心我們的安全,因為我們還沒有辦法讓教官或大人們相信我們有能力完成這件事並保證安全無虞,這是我們要努力的地方」。危機就是轉機,我希望在衝突點上,鼓勵孩子們試著去跨越障礙,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並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成功經驗,產生自信心,同時也試著讓爸媽看見自己的孩子,真的比以前長大了、懂事了、能做理性的思考、溝通與規劃,扭轉爸媽的刻板印象,甚至能以孩子的現狀和勇敢逐夢的態度為傲!

 

本文下篇內容:築夢踏實的門打開,成長的路就不會停止!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