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智慧型手機,為什麼還要特地用筆記本?」 榜首學霸:用紙本記事這段過程改變了我的未來

只有在輸出的過程中,我們才會將所想的事情整理出來。 要是在這個過程中—遇到無法隨性畫線連結,或是不能將自己的感受投入其中等障礙的話,這時就會很難整理自己的思路,如此一來,就算花再多時間在上面也毫無意義。 憑藉有著各種阻礙的手機跟電腦功能是不行的。沒錯,這意味著使用記事本將是最好的選擇。

擁有目標達成型思維能改變的未來 

我從地方最好的公立高中考上了東大。但也不是說我高中一入學就名列前茅,就這樣直接成功考上東大,事實絕非如此。當時的我以當地一所公立國中榜首的成績考上高中,還洋洋得意地想「只要像以前那樣讀書的話,成績不過是小菜一碟」。 

但是,現實卻沒有那麼樂觀。畢竟上了高中以後,縣內各國中的優秀學生全都聚集在一起,所以我的成績一直不上不下。儘管國中的時候成績總是校內首屈一指,但高中的成績卻彷彿那段過去是假的一樣……。 

現在回想起來,就會明白成績下滑是因為我什麼也沒考慮。然而,當時的我完全搞不懂自己哪裡有問題,也說不定根本連想都沒去想自己的問題出在哪。但是,或許所有人類都是這樣。那些從旁人的眼光來看很顯然的事,在自己眼中卻看不清楚,這樣的情況相當常見。因此,能遇到一個可以教導自己這個道理的人是很有價值的,有時這份機緣將成為我們人生的轉折點。 

給這樣的我帶來轉機的,是高二的夏天某個人對我說的話。 

「光埋頭苦幹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這句話使我受到很大的衝擊,我花了很多天去鑽研這句話,然後得出「重要的不只是努力的程度,還有努力的方式」這個結論,終於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

從那以後,我便創造出「策略:『分析現況』、『掌握理想』、『建構方法論』這三大核心。 」,並且為了予以實踐而開始活用「記事本」。 (這三項策略,也是我在記事本上龍飛鳳舞地提筆盡情思考才想出來的東西。 )

一旦發現哪怕只是一點點需要改善的地方,就馬上加以改正,使其變得更好。最後就連修正本身也變成一種樂趣,我開始積極地尋找改善點再努力改進……。 

在這種「目標達成型思維」的基礎下持續努力以後,不知不覺間,我就取得了高中全校榜首的成績。 

而且在對應各校複試的各所大學模擬考上,高二秋天時我的成績就上了頂標,高三時則是以全日本第一的成績取得第一順位。 

假使沒有這種「目標達成型思維」,沒有給我這個契機的那句話,我想現在的我就不會在東大了。 

不是別的,正是這段過程改變了我的未來。 

 

記事本已經過時了嗎? 

「現在明明有智慧型手機,為什麼還要特地用記事本?」 

「幹嘛不直接用智慧型手機的功能就好?」 

確實,現代的智慧型手機上有備忘錄、行事曆的功能,也有相應的手機應用程式,所以本書所傳授的這些內容,其實就算不用特地拿出記事本也不是不能實現。 

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認為應該要使用記事本,而不是電腦或手機。 

理由有好幾個,不過最主要的是使用記事本可以讓我們自由思考這一點。 

手機上的備忘錄和行事曆功能的確很方便,可是它無法自由地畫線連接先前寫好的內容,也沒辦法用顏色區分內容。 

而且上面記錄的內容也不會一一體現情感,譬如覺得重要的事情不能畫好幾個圈圈起來,在文字中注入感情。 

在使用智慧型手機時,上面記錄的內容會變得形式化,喪失豐富的人性。 

「能夠畫線連接或揮灑情感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是的,這很重要。 

人類這種生物不如我們想像得那麼聰明。即使大腦覺得自己早已系統性地掌握了一切事物,但一旦真正嘗試將那些內容寫出來,卻常會發現什麼也寫不出來,或是寫著寫著有了新的發現,這些都是相當司空見慣的事,對吧? 

也就是說,人類在腦中所想的東西並沒有那麼穩固。 

因此,在整理思路時,必須將腦海中想到的內容輸出到紙上、電腦上或手機螢幕上,然後再透過連結、刪除、環繞包圍等各種方式來擺弄調整。只有藉由這段修整的過程,才能把握好每一個想法的關聯性和重要性。 

可能也有人在別的地方聽過這種說法—

只有在輸出的過程中,我們才會將所想的事情整理出來。 

那麼,要是在這個過程中—也就是看著輸出的內容並自由思考的過程中,遇到無法隨性畫線連結,或是不能將自己的感受投入其中等障礙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這時就會很難整理自己的思路,如此一來,就算花再多時間在上面也毫無意義。 

是故,為了充分落實目標達成型思維,憑藉有著各種阻礙的手機跟電腦功能是不行的。沒錯,這意味著使用記事本將是最好的選擇。 

話雖如此,但我無法從理論上證明記事本比電腦或手機來得好,所以不管我在這邊花費多少工夫說明,其說服力也有限。 

因此,如果你是「不太了解記事本優勢」的人,就請當作上當受騙一樣,試一次看看吧! 

相信實際用過之後一定能了解到記事本的好處。 

POINT:對目標達成型思維來說,紙本的記事本是最好的選擇。 

 

摘自 相生昌悟《東大現役學霸的讀書計畫制定法》/ 台灣東販


相生昌悟(Aioi Shogo)
 
西元2000年出生。地方公立學校出身的東京大學在校生。
 
儘管從高中入學之初就一直勤學不怠,但成果卻不盡人意,於是開始鑽研「努力」的方法,最後建立出一種必將自身努力導向成就目標的「目標達成型思維」,並在高三時奪得東京大學模擬考全國榜首。隨後應屆考上東京大學。
 
現正透過「三次元東大特訓班計畫」輔導高中生,以便將自身經驗傳授給日本全國師生。此外,也在日本媒體平台「note」上以「普通東大生NEKO」的名義解說東大歷年考題。

 

 

Photo by Mary Taylor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