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對孩子的影響跟父母一樣,若希望孩子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要先為自己期盼見到的行為樹立榜樣

我們都見過學生「道歉」的模樣,他們雙手抱胸、翻了個白眼,然後說「對不起哦!」彷彿他們並非真心想道歉,或者他們根本不想道歉!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有些老師當下的反應是「他們的家長應該要教他們的!」這麼說也許沒錯,但我們期望他們道歉的方式,孩子們也有可能從來都不知道。

為你期盼見到的行為樹立榜樣

我們都希望學生能說「請」、「謝謝」,以及「需要效勞嗎?」,我們也希望他們在傷害到他人的感情、不小心打翻廢紙簍,或是忘記餵食班上飼養的鬣鱗蜥時,會懂得適時道歉。實際上,並非所有學生都具備這些「社群技巧」。

我們都見過學生「道歉」的模樣,他們雙手抱胸、翻了個白眼,然後說「對不起哦!」彷彿他們並非真心想道歉,或者他們根本不想道歉!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有些老師當下的反應是「他們的家長應該要教他們的!」這麼說也許沒錯,但我們期望他們道歉的方式,孩子們也有可能從來都不知道。

有些老師覺得很沮喪甚至惱怒時的第一反應是「推卸怪罪別人」,他們會抱怨整個社會,尤其是家庭教養。聽我說,如果你想推卸責任,那你永遠能找到更多藉口,例如學生的閱讀能力低於年級標準、穿著不得體、衛生習慣不佳等。這些老師可以成天抱怨,而更糟的是,有些老師會雙手一攤或翻個白眼,傳遞給學生一個訊息:「你真差勁。」

高成效老師發送的訊息卻是截然不同的。當孩子在操場「宣布」說:「我現在就要玩那個鞦韆!」好老師會微微一笑回應:「我們該怎麼請求別人呢?」當學生撞掉隔壁同學桌上的書本,好老師會悄悄暗示:「我猜妳一定對自己做的事感到很抱歉吧?」然後示意:「去跟他說對不起吧。」好老師會願意在一天內提醒上百次「同學們,咳嗽時要掩住嘴巴喔,謝謝!」

老師的教學內容牽涉到數學、科學或閱讀等各領域的知識,但好老師也會以同樣的比重教導學生「社群技巧」,並將此視為是在形塑未來的芳鄰、負責任的公民、有能力的家長,也能為此感到開心。

 

他人如何看待我們

我在針對高成效校長所進行的研究中,發現有一項特質讓他們與眾不同,那就是他們知道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模樣。他們描述自身優缺點的方式與校內其他老師對他們的觀點不謀而合,這讓他們在校內擔任領導者、處理每日遇見的挑戰時,都能具備優勢。

這種自我認知的技能對老師們來說也同等重要。我們都曾有過這樣的經驗:看見一張自己遭人偷拍的快照,跟我們平時在鏡子裡看見的模樣大不相同,也許那幾磅多出來的重量並非真的看不出來,或是那塊禿頭的區域比你所想的還要大。看自己上課的錄影帶,同樣透露出一些端倪:也許你說話的速度太快或太慢,也許發問之後的等待時間比你以為的還短,也許你無意識地不斷叫同一位學生回答問題,而忽略了其他學生,也或許出乎你的意料之外——你表現得還挺不錯的!

回顧第二章中我提及「蹩腳講師的課堂」,其中的問題出在老師身上,而非教學本身,這個例子也解釋了老師會可能發展出——甚至堅持——他們對於自身行為的錯誤印象。雖然連視線偶爾掃進窗子的路人都能看出上課的學生早已經神遊了,但表現差勁的講師卻毫無自覺,兀自絮絮叨叨個不停。

高成效的講師會不斷留意自己與聽眾的交流互動,有些人對於解讀身體語言、臉部表情和非語言的暗示十分在行,有些人則請學生直接回應想法。有些人會詢問一兩位有理解困難的學生,知道只要他們「懂了」,其他學生應該也懂了。有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師就蒐集了各種雙關語、幽默格言和小笑話,讓他可以在課堂上穿插幾個笑料,要是沒有人笑的話,他就知道自己說的內容已經讓學生們聽不懂了!

 

你選擇成為什麼樣的人?

「抱怨狂和毀謗王」很可能不知道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模樣,他們無法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是多麼不可愛,他們在家裡也許也是這副模樣。雖然我們無法控制別人的態度,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行為

另一種對學生將心比心的方式就是重新當回一個學生。你犯不著去K書,但是可以嘗試開始打保齡球、學習手工藝,或是加入外語會話班,練習以前曾習得的外語。重要的是,將注意力放在那搖擺不定的漫長橋樑,也就是當你停滯於「不知道怎麼做」和「知道怎麼做」之間的感受。想想是什麼阻礙了你學習,想想教練、老師或你的搭檔能怎麼幫助你進步。當你又回到教師身分的時候,請把這些練習都謹記在心。

最後,提醒自己「你並不完美」,請校內最優秀的老師觀察你上課的表現,並提供與學生交流的訣竅。努力成為你希望你的孩子會擁有的那種老師吧!

 

摘自 陶德.威塔克《優秀老師大不同:成為A+老師必須知道的19件事》/木馬文化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