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智淵一個人的武林》神老師既感慨又心疼:直到得獎的那一天,運動員才有了「名字」

奧運場上一分鐘,台下豈止十年功?也有人覺得獎金太多,要取得奧運比賽資格要經歷多少痛苦?有他們長期的苦練,才能換得台灣的國歌、台灣的名號在奧運上展現,給我再多的獎金,我也到不了那個位置,輸了最後一場,就是0。


這幾天看著莊智淵一個人的武林,昨天也看他的比賽,心裡有很多的不捨。

我自己曾經是桌球校隊,練了8年,訓練的程度當然不像國家選手隊那樣辛苦,也打到手變形了,膝蓋受傷了。我知道每一次的比賽,是多少時間和汗水換來的。

我也曾經是體育選手的媽媽,在陪伴他們練球10年的過程,我看到了很多以前自己練球時從來沒有遇過的狀況。我們遇到非常嚴厲的教練,除了練球非常辛苦,動輒打罵,孩子打不好、犯錯,賞巴掌、爬體育館、在烈日下跑操場、用球拍打、用腳踹、怒罵三字經....不能對教練的管教有意見,否則孩子就被冷凍無法上場,想轉學?轉學後禁賽一年,國中才三年,一年不能比賽幾乎就沒機會了。

以為留下來會有解凍的一天,並沒有,不轉學?被冰凍到畢業。比起不能上場沒有成績,教練對孩子的羞辱和放棄,對孩子的人格和自信有極大的傷害。

到了高中考上體育班,遇到對選手非常好的教練,卻遇到看不起選手的導師,每天進教室就是罵學生爛、替孩子取綽號、羞辱,遇到事情就是記過...對高一血氣方剛的球員來說,要忍耐一個老師每天辱罵,是一件比練球還辛苦的事。最後球員的生涯,終結在這個老師手上。

孩子從小學開始每天早上五點半出門,晚上八點多才回家,假日練球是日常,我們錯過了孩子對大自然最好奇的階段,沒有機會去露營、錯過了去夜探星海、錯過了抓蟲抓魚的時期,沒有休息時間,除了上課都在練球,就連過年都只有休3天就得回學校去練球。

要培養一個選手要花很多錢,除了球拍球鞋、衣服、隊費,假日和放學後的個練要自己付費,一個小時1000元...2個小孩打球10年,花費的錢真是不計其數。孩子練球,爸爸每天接送,練到晚上八點,爸爸就是在球館外等到八點,假日也不能安排行程,都在接送孩子練球。

最可怕的是一不小心就受傷,弟弟就是因為練球時背部拉傷,停練2個月後轉出。膝蓋常常要承受極大的壓力,他們轉出體育班後,持續推拿了2年背部和膝蓋的傷才慢慢修復。

這些過程實在太辛苦了,我們放棄的不夠多、忍耐得不夠久,最終沒有堅持下去。轉出體育班又是一大糾結,國高中花太多時間在練球,很多課都沒有上,轉出後要從頭念起,花了很多時間才慢慢趕上一般孩子的進度。

一般的運動員都這麼辛苦,所以我很清楚要栽培一個選手站到奧運的賽場上去,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多少年不間斷的練習、多少年沒有人聞問,孩子要有多辛苦、承受多少身體的傷痛、家長和教練要付出很多的陪伴和時間,才有可能成就一個選手。

直到得到獎牌的那一天,運動員才有名字。

奧運代表隊坐經濟艙的風波時,有很多人說有這麼計較嗎?我想,不是一次比賽坐什麼艙的計較,而是這些官員有沒有尊重選手?對於這些耗費青春和健康,用身體的極限代表台灣去爭取榮譽的選手,有盡力照顧了嗎?


奧運場上一分鐘,台下豈止十年功?也有人覺得獎金太多,要取得奧運比賽資格要經歷多少痛苦?有他們長期的苦練,才能換得台灣的國歌、台灣的名號在奧運上展現,給我再多的獎金,我也到不了那個位置,輸了最後一場,就是0。

看到莊智淵一個人在賽場上奮戰,真的很佩服他,要多愛桌球,才能堅持這麼久,要排除多少惡意和阻礙,才能一個人走上戰場。

謝謝所有在場上奮戰的運動員。
 

圖片來源:教育部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