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養三個孩子、打四份工,身為單親媽媽的她一點也不喪氣,與孩子們共同認真地面對生活挑戰...

「最累的是早上,我經常感到身體非常疲勞。而且我有憂鬱症,有時早上會躺在床上起不來,每當這種時候,孩子們都很擔心我,會主動幫忙做飯和洗衣服。我覺得與孩子們是相互扶持,共度難關。」

【養三個孩子,打四份工】禮子‧35歲   ──「我盡量不去想『未來的困境』這些負面的事情。」

我們又遇到一位為了不陷入這種極端生存窘境,咬緊牙關扶養孩子的單親媽媽。她是橋本禮子(化名),三十五歲。

聽她所描述的情形,真擔心她馬上就會倒下,而孩子們也立刻要露宿街頭。

禮子有三個小孩,分別是小學六年級的兒子、四年級的女兒和幼兒園大班的兒子。她一人帶三個小孩,同時打四份零工,每個月只有兩天不用上班。剛開始採訪時,她說經常覺得身體不舒服。

禮子在二十二歲時結婚,一直是家庭主婦,生了三個小孩。五年前離婚,原因是丈夫會對孩子們家暴。他們在半夜逃命似的離家。雖然與前夫一年見一次面,但是她沒有向他要小孩的扶養費。

禮子身兼四職,分別在援助老人的NPO機構做清潔工作和採購用品、在殘障服務機構負責寄信、在針灸治療所做整理數據的行政工作,以及為客人到府美容做臉。到府做臉完全按次數計算,一次三百日圓,外加每小時一千日圓的時薪。

她一週的日程安排得異常緊湊:週一到週五,基本上全天都在援助老人的NPO機構工作,稍有空時則到府做臉或整理數據;週末主要是到府做臉;每個月有兩次,晚上到府做臉或整理數據。工作結束後,她得趕緊騎自行車到幼兒園接小兒子、回家做飯,並照顧孩子們的日常起居。

「最累的是早上,我經常感到身體非常疲勞。而且我有憂鬱症,有時早上會躺在床上起不來,每當這種時候,孩子們都很擔心我,會主動幫忙做飯和洗衣服。我覺得與孩子們是相互扶持,共度難關。

包括育兒津貼在內,禮子的收入約為二十萬日圓,雖然手頭很緊,但她還是每個月存一點點錢。從她的談話中可以看出,儘管收入有限,她仍與孩子們踏實生活著。然而,在問起她是如何養育孩子時,我們才知道,這個家是她一省再省才勉強撐起來的。

禮子是這樣形容三個孩子的未來和現在的生活狀況。

「老大參加學校的足球社,最近他說將來想當足球運動員,可是釘鞋等花費真的很貴。以前他說過想補習,我不停地告訴他實在負擔不起,讓他斷了念頭。但是在他上高中之前,我一定會讓他上補習班。另外,為了方便聯絡,家裡擺了一支手機,主要是女兒在用。她說過想換成現在流行的智慧型手機,我就直接告訴她買不起,讓她放棄了。」

禮子每天都在這種滿足不了孩子願望的焦躁中。

我們問她,現在的處境,是否令她對社會感到憤怒。她靜靜地說:「我盡量不去想『未來的困境』這些負面的事情,因為這會讓我更痛恨把單親媽媽逼到這地步的政府和社會。」

禮子雖然扶養三個孩子、打四份工,但她一點也不喪氣,與孩子們共同認真地面對生活挑戰。

為了讓孩子瞭解錢的重要性,他們每次協助洗衣、做飯,都會得到小費,例如幫忙做一次飯是十日圓。想必這十日圓之中,還包含了母親感謝孩子們在逆境中,與自己一起奮鬥的心意吧。我們也衷心期盼孩子們能充分明白母親的心意,健康長大。

 

摘自 日本NHK特別採訪小組(NHK「女性の貧困」取材班)  《女性貧困:負貸、漂流、未婚單親,陷入惡性循環的貧困女子》/寶瓶文化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