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自己的周遭開始變得不同時,那便是新生活的開始了!勇敢踏出舒適圈,就會發現一個新的世界和新的自己

人的一生可以跳脫出原有舒適圈的機會不多,更多時候,我們會被匆忙的生活牽著鼻子走。但轉念一想,我來到這裡,來到這個與生我養我的故土完全不同的地方,它的意義莫過於去發現一個新的世界和新的自己吧。

有嚮往,才有勇氣踏出

看宮崎駿的《天空之城》時,一直在想,這個世界上究竟有沒有一個地方,真的可以像動漫中描繪的那樣,伸出手就可以觸碰到大朵大朵的雲彩。

二十一歲的我,在世界上找到了這樣一個角落,它的名字是—都柏林。

大學畢業後,我申請到了愛爾蘭聖三一大學的商科專業。從未去過歐洲的我,就這樣踏上了一段未知的旅程。

和亞洲大陸接壤的歐洲大陸雖然聽起來像是近鄰,殊不知,那片神秘的土地與中國有著將近十個小時的時差。雖然高中地理學了不少關於時區、時差的知識,卻沒有真正體驗過置身另一個時空的感受。

八月的最後一天,我身著夏季衣服降落都柏林時,手機顯示快要晚上九點了,但都柏林的天空卻依舊日光明朗,一落地便可以感知到風中裹挾的寒冷。這一刻我終於對時間、空間等一系列詞彙,有了真切的實感。

為什麼會選擇去愛爾蘭念書呢?大概是因為歷史上眾多著名的文學家、藝術家都是從這裡走出。蕭伯納的戲劇、葉慈的詩、喬伊斯的小說,還有俘獲全世界歌迷的心的西城男孩,都給這個橫跨利菲河的古城,描繪出享譽全球的光輝一頁。

喬伊斯在他的作品《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裡淋漓盡致地展現了有關都柏林人的生活樣貌,那時候在他的作品裡讀到的是關於自由與獨立的渴望,是時代背景下年輕人的壓抑跟矛盾。當時我想,到底是怎麼樣一個城市,會讓喬伊斯這般描繪?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在雲層中飛行十幾個小時後,終於投向這個文化之都的懷抱。

愛爾蘭為海洋氣候區,這裡的冬天溫暖,夏天涼爽,一年四季不會出現酷暑與嚴寒的天氣。聽起來是一個令人神往的地方,但是剛到愛爾蘭的我,被那裡的天氣搞得哭笑不得。雖然沒有極端的溫度,但上一秒還是豔陽高照,下一秒就可以傾盆大雨,還是要花一些時間去適應。此外,因為位於高緯度地區,加上氣流的影響,這裡幾乎每分每秒都被風聲緊緊簇擁著。

生活在此,天氣預報可以忽略了,出門包包裡裝上一把傘才是日常。雨水和陽光同台出現是令人驚喜又驚訝的事情,簡單地駐足抬起頭,就會看到天空之中風起雲湧的畫。因為風大,所以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雲朵的流動,不需要相機的延時攝影功能,也能目睹到雲朵之間相互嬉戲追逐的景色。有時候,陽光充足,眺望遠方的時候,就可以看見大片大片的雲匍匐在樓群的身後,彷彿一伸手就可以抓住一朵。

我是一個不怎麼喜歡雨天的人,剛來的那一週,每每看到突然降下的雨,心情就會變得莫名失落。其實,也只有自己心裡明白,這種失落不僅僅是因為天氣無常,更是因為剛到陌生的環境,披覆在身上的那層對異國的恐懼與對家鄉的思念。

當時只能自我安慰,我一個人拖著兩個那麼重的行李箱,獨自一人來到另一個半球,穿越過不同膚色的人群,也是一種勇敢吧。

其實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裡都存在著許許多多為了生活,而勇敢踏出舒適圈的靈魂。

愛爾蘭當地的朋友問我,一個剛剛到這裡生活的人,對這座城市有著怎樣的第一印象?

我回答他說,這座城市裡裝著一個緩慢而靜謐的靈魂。

因為在這座世界聞名、經濟發達的城市裡,你看不到任何類似摩天大樓的現代城市建築,反而保留了古樸面貌的屋宇和小巷。幾乎所有的店鋪都只會在中午十一點才開門迎客,到了下午五、六點就關門打烊。

這裡的人們對於生活似乎有著另一番獨特的理解,不急不追、不驕不躁。馬路上所有的車輛都會為行人停車讓道,正在行走的人似乎隨時可以坐下來喝杯咖啡或者啤酒,小唱一曲。沒有屬於摩登城市那般的喧囂與急馳,就連鴿子也毫不畏懼人似的閒庭信步。

我不禁思考,這樣的生活是否就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呢?或者換句話講,這才是生活的本質嗎?

當時的我,還很難總結出一個說服自己的答案,但我可以篤定的是,當自己的周遭開始變得不同時,那便是新生活的開始了。

人的一生可以跳脫出原有舒適圈的機會不多,更多時候,我們會被匆忙的生活牽著鼻子走。但轉念一想,我來到這裡,來到這個與生我養我的故土完全不同的地方,它的意義莫過於去發現一個新的世界和新的自己吧。

 

摘自 王宇昆《趁早把未來磨成你想要的樣子》/高寶

 

Photo:photoAC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妍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