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長會長到站交通導護,作家羅怡君:不要只關心孩子的課業,讓學習整體環境優化,每個孩子都能蒙受其福

有了志工分擔工作,就能釋放主任組長們的時間,這半小時能讓她們從容一點、心情愉快一些、靜下來思考事情,就算甚麼都不做,光是感受到被支持,我相信就能在工作時多點動力和熱情;學生們面對願意多付出一點的老師,緩衝青春期的躁動和不安,校園班級氣氛更友善,每個孩子回家時的抱怨和不滿自然降低,這就是啟動正向循環的開始。

開學那天出門辦事,最多人跟我說的一句話是:「終於開學了,等好久喔!」小吃店、美容院的老闆,知道你有小孩就會想用這句話拉近距離,原本期待我有巨大共鳴的他們,冷不防地碰了軟釘子:

我真的不想開學啊!我是站週一的交通導護,可得比國七少女還早出門,不然我可以一路睡到自然醒啊!

看到這裡,應該很多人下巴脫臼。孩子小學時期我是邊緣家長,頂多進班說說故事;孩子一上國中我就像得到報應似的成為家長會長,「補滿補足」,真的很「過癮」!

我們學校家長背景多是雙薪家庭,中低收入戶也不少,大家都為生活忙碌很難招募志工,特別是交通導護,風雨無阻又起個大早,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只有兩位退休的資深志工撐著,其他時間就得靠學校主任和行政人員加班幫忙。

我不想讓學校老師們疲於奔命,七年級的我也不認識其他家長,在志工大會上望著空空的交通導護表格,只好使出殺手鐧策略:
1. 分散負擔:拜託大家一人一天就好,突破心理壓力就比較好做出承諾
2. 推動骨牌:我率先認領週一上午,總不能自己不做要別人畫押吧?
3. 分析情勢:若我們不關心自己小孩,那為什麼別人要無償付出呢?


策略奏效,好幾位家長願意在上班前輪值,我真心感謝他們的響應,站完導護還要趕上班,這不是熱血甚麼才是熱血?就這樣我也「帥氣」地踏入導護行列;以前上班都是滑壘進場的我,現在七點就站在路口看紅綠燈了。

現在每週日晚上就能聽見我哀嚎,早起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很困難」的事;家裡的國七少女曾經問我:「那你為什麼要做呢?還是你做一學期就好了?」

我反問她:「我第一天站崗時,資深志工跟我說”從來沒有會長自己站導護的,現在我們導護人好多”。你覺得那是甚麼意思呢?」

那是一種我想建立的默契與文化,適合這個台北市邊陲地帶學校的家長會風格,我們都是普通平凡人,需要把所剩不多的餘裕,優先排序在孩子身上。把重心放在孩子身上的意思,不只是關心孩子課業或挹注資源,而是不自私地讓整體環境優化,每個在其中的孩子都能蒙受其福,那我的孩子只會更快樂,不是嗎?

舉導護案例來說,有了志工分擔工作,就能釋放主任組長們的時間,這半小時能讓她們從容一點、心情愉快一些、靜下來思考事情,就算甚麼都不做,光是感受到被支持,我相信就能在工作時多點動力和熱情;學生們面對願意多付出一點的老師,緩衝青春期的躁動和不安,校園班級氣氛更友善,每個孩子回家時的抱怨和不滿自然降低,這就是啟動正向循環的開始。

說了這麼多,國七少女似懂非懂。周一早上我出門時,這位少女都會跟我說加油;看著我忙著組織人員舉辦學校各種活動(而且都是我超不擅長,比如說聖誕佈置、煮湯圓之類的),她也一路看我硬著頭皮,關關難過關關過。

有趣的是上學期末,她突然跟我說想要爭取當班上的班長,她也想改善一些班級事項,默默拉票布局,順利當選班長職務。當上了考驗才要開始。有了這個稱號,她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舉止必須更成熟,同儕團體對行為回饋是非常直接的。

這段意料之外的經歷,開啟我跟女兒另一種學習之路,我們都要面對自己向來排斥厭惡的事項,去接受無法選擇的工作內容;我們清楚背後自己的目標和理想,這一切經歷都是過程,不是目的地。

當自我認同不一樣,很多「奇蹟」就發生了:國七女孩寒假把從來沒收拾過的臥室,斷捨離整理出十袋垃圾,原本號稱「百慕達三角洲」的房間(因為東西只進不出神奇消失)煥然一新,加上重新擦掃清潔,花了三四天才大功告成,還請我進去拍照留念。不僅如此,主動跟我確認家中安排的行程和旅行,把行事曆拿出來自己想著要如何安排,幾乎不用我叮嚀掛心。

我什麼也沒做。但後來仔細想想,也許我應該真的做了什麼。

把這段反思歷程記錄下來鼓勵自己:
每一件事都有它發生的意義;
有付出就有收穫,只是未必你能當下體會。

 


圖片提供:北市新和國小

數位編輯:黃晨宇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

回到
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