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期盼他能考上第一志願,連制服都先買好了;無奈他考試失常,竟被迫穿制服慶生

他的父母從來沒料到,自己對孩子的期待,會變成他可能要窮盡一生去消滅的怪物。當滿足期待變成為人父母認定孩子是否為「乖」的標準時,我們會發現親子間的互動、對待,有多麼扭曲、失控。

教養孩子,別只在意自己的期待,而忘了他真實的需求

L是我在閱讀書寫兒童班中的學生,平常上課總是浮躁、懶散,寫作業也都慢吞吞的,需要特別關照、陪伴,才能勉強跟上大家的進度。私下了解他的狀況,才知他因有嚴重的皮膚過敏,所以導致無法專注。身體的不適感,奪去了他大半的注意力,對他來說,好好把自己安頓在教室的座位上,已是一項艱難的任務。偏偏他的父親在意的,是他在閱讀、寫作上是否有長足的進步,倘若原地踏步,便會勾動憤怒的情緒,對他大加斥責,因此,這孩子對父親的印象是「很愛生氣」。

當孩子的表現,與父母的期待有落差時,在「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情之下,為人父母面對「不長進」的孩子,心中氣憤難平,可想而知。但父母若只在意自己的期待是否被滿足,而未看見孩子並非不長進,而是有急迫需要父母協助跨越的難關,此時,若未適時伸出援手,親子關係恐將走上分岔路口。因為,著急的父母因期待落空而落入不斷的憤怒、指責,而無助的孩子因不堪長期被批判、貶抑,最後只能選擇逃離,走向與父母漸行漸遠的路。

無獨有偶,類似的親子相處情境,也出現在我任教的大學課堂中。

C是我班上的學生,他在交來的生命故事中寫道,自己從小以來一直是父母眼中的乖小孩,他不斷保持品學兼優,希望可以用亮眼的表現,照耀父母臉上的榮光。然而,就在高中的升學考試後,他卻決心要與「乖」這個字背道而馳,不再為父母的期待服務。發生了什麼事呢?原來,他的父母一心期盼他能考上第一志願的名校,連制服都幫他買好了,預計在他生日當天讓他穿上,在大家的祝賀中邁向人生的另一個階段。可惜,他考得並不理想,只能上第三志願的學校。就在他心情跌落谷底,需要家人安慰、鼓勵時,父母卻依原定計畫,強迫他在慶生會中穿上名校制服,在眾人的歡呼和歌聲中,慶祝自己的16歲生日。

他說,他在那場慶生會中痛哭失聲,完全無法理解父母為何堅持要他穿上那套制服。是彌補缺憾嗎?還是另類的自我嘲謔呢?在眾人的嬉笑聲中,他用無助的痛哭反擊,並在心中暗自立誓,永遠不再扮演父母眼中的乖小孩。三年後的大學入學考試,他本可以走進椰林大道,去就讀那所眾人眼中的明星大學,但他在志願卡上動了手腳,讓自己的落點離父母遠遠的,也讓自己就讀的學校,無法成為父母拿去向外人炫耀的材料。看著父母的失落,他享受著報復的快感,為了叛逆,他甚至開始抽菸。他的態度非常堅定,立志要徹徹底底把過去的「乖小孩」摧毀。閱讀他的文章,我在燈下喟然嘆息,也對他父母當初的心思,覺得不寒而慄。

這是兩個不同的案例,但相同的是,當中的父母都被自己的期待矇住了雙眼,而忽視了孩子在成長中的真實需求,也間接讓自己在「父母」這個角色上的教養功能喪失。L現階段最需要被協助的,是安頓他的身心,讓他可以在學習的場域中練習安住,絕非把技能的提升擺在首位。身心若能照顧得穩妥,家庭的支持系統又穩固,孩子內在的安定感增強,學習力自然會提升。如果還執意在自己的期待裡鬼打牆,那麼,對這樣的孩子就有生不完的氣、訓不完的話,親子關係的崩壞也可預期。

至於C的狀況,我在他的文章背面,寫下了這樣的回饋:「你不再滿足父母的期待,決定好好做自己,可回頭想想,一直用力對抗他們的期待,是否也還是被他們控制了呢?關於『做自己』這件事,你可以再深入思考。」我想,他的父母從來沒料到,自己對孩子的期待,會變成他可能要窮盡一生去消滅的怪物。當滿足期待變成為人父母認定孩子是否為「乖」的標準時,我們會發現親子間的互動、對待,有多麼扭曲、失控。

孩子的生命是父母所賦予,父母自然有權將孩子「捏塑」成自己想要的模樣。然而,孩子終究是個獨立的生命體,他的人生劇本會如何寫就,劇情會如何發展,實非父母單方面的期待所能掌控。與其讓教養淪為掌控,不如讓教養靈活發揮它的功能,成為孩子在橫越一次次成長難關時的助力。若這是你所願,請好好觀察孩子在每個成長階段中的真實需求,因為那正是你可以出手之處,也是你在扮演「父母」的角色上能夠盡力的地方。當孩子發現你總會在他成長卡關的重要時刻適時現身,並拉他一把時,即便你不是完美的救援者,在孩子眼中,也會是最溫暖的陪伴者。實質的陪伴,才是你送給他受用一生的禮物。


作者簡介│吳孟昌

六年級生,現為大學教師。在學習親子對話、與人溝通的過程中,深覺安頓自我的內在,比鑽研外在的形式、技巧更為重要。深信唯有關顧好自己的心,才能與他人及世界產生美好的連結。

 

Photo By:Pexels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