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讓男孩再受「男兒有淚不輕彈」的荼毒,傷心的時候、痛的時候,哭也沒關係,男生女生都一樣

他們會學到,傷心歸傷心,生氣歸生氣,害怕歸害怕,傷心可以說出來和被安慰,生氣可以表達但是不能攻擊和破壞,而害怕的事情,大人會願意一起幫忙和想辦法。也會慢慢了解,情緒要如何表達。

文/High媽 心理師

哀傷到一個人會心痛,是真的 

巨大的哀傷讓我們喘不過氣、心臟揪緊、無力行走、疼痛到無法正常發揮生活功能。它在關係裡,也有功能和意義。悲傷使我們有明顯的痛苦反應,一如身體的受傷與疼痛,這些痛苦的反應會讓我們在關係裡獲得他人的關注、被照顧和安慰,或是它會讓我們停下來、放慢、尋求連結、支持與修復,或者它也會幫助我們退後躲入暗處,療傷,並等待低落的浪潮過去。哀傷在關係中的意義,是讓我們彼此靠近和相互照顧,因為我們是群居動物,透過集結在一起,我們生存下來。 

我一向很能接納和回應嗨嗨的悲傷。 

一來因為心理師的職業病,二來因為我不想要我的男孩受兄弟規範「男兒有淚不輕彈」的荼毒,所以從小我就經常跟他說,傷心的時候、痛的時候,哭也沒關係,男生女生都一樣。 

但我卻不會說自己很能接納和回應嗨嗨的哭泣。 

這麼說好像邏輯有點不通。但是你仔細想想就會明白,悲傷,不一定等於哭泣。哭泣,也不一定只是悲傷。 

 

孩子有時的確只是單純的悲傷 

像是他穿好鞋子起身卻沒有注意,腦門直直地往桌角上一撞,疼痛難挨;像是他期待了好久,終於從店員手上接過了引頸期盼的香草雙淇淋,才剛張開嘴要吃,冰淇淋卻從餅乾甜筒上硬生生掉落在地,一口也沒吃到;像是孩子用盡心思撿來要送給你的小果子、小花,你因為要離開公園的時候覺得它們髒,刻意留在野餐的樹下不帶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到一半,孩子問你:「媽媽,我送給你的小花呢?」;像是跟好久不見的堂弟玩了一整天,要回家的時候坐在安全座椅上,搖下窗戶,跟堂弟揮手說再見。 

你應該有過這樣的經驗吧?有時候你就是可以感受到,張嘴大哭或是低頭扁嘴的孩子就只是傷心,沒有別的。 

傷心,因為很痛。 

傷心,因為最愛的冰淇淋吃不到了。 

傷心,因為用心為最愛的媽媽準備的禮物就這樣被忘記了、丟掉了。 

傷心,因為要跟玩伴分開了,捨不得。 

我們很能擁抱這樣的嗨嗨,等待這樣的嗨嗨,包括邱先。 

甚至,邱先可能對嗨嗨來說,是個很重要的示範,因為他實在是我看過,數一數二愛哭的男人。有時是因為傷感,有時是因為懷念,有時是因為感動,有時是因為沮喪,有時是因為壓力很大,各式各樣。 

邱先從不吝嗇流露自己的悲傷,也不避諱講出他的擔心和焦慮。生活中有實際的男性榜樣,可以讓孩子看見這些情緒流動,是非常重要的。

他看到爸爸也會難過(難過不代表懦弱),難過的時候媽媽會抱抱爸爸;他看到爸爸也會有憂慮,憂慮的時候爸爸媽媽會一起討論該怎麼辦;他看到爸爸也會生氣,生氣的時候爸爸媽媽雖然會吵架,但也會彼此道歉和和好;他看到爸爸也會有開心和充滿很多愛的時候,愛出現的時候會擁抱、會親吻。 

在孩子的經驗中,情緒出現、情緒表達、接收回應,就會變成很自然的事情,男人也一樣。 

 

但哭泣不光是因為悲傷 

但孩子的哭泣怎麼會只有這樣?你一定很熟悉的,有時候哭泣不只是悲傷而已,他們的哭聲裡頭有時會有一些特別容易讓人感到惱火的訊號。 

有一種哭聲,是受傷,它其實是傷心加生氣的綜合體,經常包含了一種控訴和究責。除了傷心,它還在訴說:「都是你,都是你害我受傷的,是你的錯、你很壞、你不可以這樣對我!」 

有一種哭聲,是埋怨或抱怨,它是傷心、挫折、不滿、無助混在一起的情緒,埋怨的哭聲背後經常有命令的意味,它在說的是:「這很爛、這很討厭、這很難,我不會、我做不到、我不想做,你給我搞定、你要負責讓事情變好、你給我想辦法!」孩子沒有行動力為自己負責。 

還有一種哭聲,是著急,它的基底是緊張和擔心,混合了孩子「假設」你會拒絕或約束他而產生的傷心。它的出現,代表孩子經常還沒有想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只是出於以前的經驗、出於自動化的反應,在一種壞事可能要發生的恐懼感裡,直接進入情緒激動的跳腳和大哭。 

很有意思吧?情緒這玩意兒。 

它很像顏色和音符,不外乎就基本的那幾個,卻可以千變萬化,這個加那個,不同的組合,就創造出不同的結果。所以你可能已經發現了,一樣是哭,不知道為什麼,你有時就很能真心地覺得他是小可憐,想安慰他、抱抱他,有時就是會很想要翻白眼、聽著聽著火就上來了。 

所以我們有時跟男孩說,哭也沒關係。有時候又說,不要再哭了,聽了很煩。你是孩子的話,不會感到困惑嗎?仔細想想,我們其實不是不讓他們傷心,我們是不喜歡他們控訴別人、抱怨事情、命令大人、氣急敗壞。 

如果你希望你的男孩可以接納自己的傷心、安全地相信爸爸媽媽會允許他傷心,但又不是無限上綱地哭到天荒地老、哭到怨天尤人,那就麻煩你,練習在他哭的時候,辨識得更細緻一點! 

 

請你試試看先判斷這個是傷心?是受傷?是埋怨?還是著急? 

從孩子兩歲到兩歲半之間就可以開始,尤其是三歲之後,如果他哭歸哭,但並沒有斷線,可以聽懂你在說什麼,請你在「辨識情緒+指出情緒刺激源」的時候,對不同的哭泣用不同的說法,不是有眼淚就叫傷心。 

當他單純只是傷心的時候,你可以說:「你很傷心/失望,因為冰淇淋掉了吃不到了,對嗎?媽媽陪你哭一下?抱抱?還是你想要媽媽陪你再去買一支?」(辨識情緒+指出情緒刺激源+提供自我或他人調節的選擇) 

不只是傷心的話可以怎麼回應呢?以「受傷」(生氣+ 傷心)為例子來說,當他因為感到受傷,帶有控訴意味地哭泣,你可以說:「不怪別人,媽媽幫忙。你現在又生氣、又傷心,對嗎?生氣是因為媽媽不讓你帶那個玩具出門,而且媽媽自己先穿鞋子不等你,所以你也很傷心,是嗎?」(辨識情緒+指出情緒刺激源),然後你一樣需要觀察他給你的指標: 

 

❶ 他斷線了嗎? 

→ 斷線了,先調節他的情緒。 

→ 還沒斷,判斷你有沒有時間停在這裡。 

 

❷ 你有時間嗎? 

→ 有時間,花一些時間停留在這裡和孩子說話。 

→ 沒時間,判斷他可不可以跟上。 

 

❸ 他可以跟上嗎? 

→ 可以跟上,用語言溫和邀請他繼續進行下一個環節,可能是往前走,可能是繼續把衣服脫了進來洗澡,允許他邊哭邊行動。 

→ 不能跟上,給他愛的肢體接觸,抱著他直接繼續進行下一個環節。 

 

❹ 如果花時間停留,孩子有沒有辦法針對你說的話點頭或搖頭? 

→ 沒辦法,先透過你的聲音、感官安撫,陪他坐一下,讓他冷靜下來再談。 

→ 有辦法,問問孩子他是否同意你剛剛說的,他是生氣加傷心。 

 

❺ 如果孩子可以思考並回應你,他是否同意你說他又生氣又傷心? 

→ 他不同意,猜猜看是不是還有別的,或請他告訴你他怎麼了。 

→ 他同意,告訴他你分別針對「生氣」和「傷心」,想要怎麼處理,比方說你可以告訴他:「媽媽不等你,你很難過,我聽懂了,那媽媽等你一下,你想要媽媽抱抱的話可以跟我說(這部分是針對傷心的情緒)。你如果生氣的話,可以生氣一下,也可以告訴我你生氣什麼,但是我們不用怪別人的方法說話,媽媽也不接受你把我的鞋子踢掉,請把鞋子撿回來(這部分是針對生氣的情緒)。」 

 

你可以預期,孩子不會馬上從受傷的情緒中轉變,他甚至可能對你大吼「我才不要」,也可能不願意把鞋子撿回來,你一定是需要花時間堅持、等待他、持續要他往你所說的方向去。我們需要一方面給他愛,一方面把架勢拿出來。 

這五個指標,在你和孩子互動的過程中,是進退的依據,也提供你何時要軟一點、何時可以硬一點的準則。如果卡在某個指標,那就是在告訴我們要退後一步,走穩了再往前。 

如果他是埋怨的哭聲,你也可以運用以上的指標來決定要如何反應。 

在你要辨識跟指出埋怨的時候,可以參考的說法是:「你是不是很挫折因為這個東西沒辦法弄好?然後媽媽沒有幫忙,你覺得難過,而且你覺得自己不會弄,就不敢/不想再試了?」 

至於埋怨的哭聲中,那個「我做不到,你給我如何如何」的無助感,以及認為自己無法勝任的壓力感,它們是恐懼家族的成員,孩子在這種焦慮感裡,很容易感到沒有把握而棄守,或是耍賴、逃避自己的責任。 

在這一點上,你可以告訴孩子:「你可以不會做,也可以做不好,但媽媽不喜歡你用抱怨的聲音說話,你可以告訴我你現在需要什麼,我來一起幫忙。」這中間,有時你需要穿插「肯定+切薄」,跟孩子分享一些自己以前也做不好的故事,表達你想要跟他一起找方法的意願,然後幫他把任務切小。 

這的確是麻煩又費事,但不厭其煩地重複這樣的做法,一方面會幫助孩子熟悉情緒的多樣性,二方面讓孩子學習在 「關係」裡要怎麼表達。 

他們會學到,傷心歸傷心,生氣歸生氣,害怕歸害怕,傷心可以說出來和被安慰,生氣可以表達但是不能攻擊和破壞,而害怕的事情,大人會願意一起幫忙和想辦法。也會慢慢了解,情緒要如何表達,比較會在關係中獲得關注的、溫暖的、正向的理解和回應,並明白哪些表達會在關係中激起對方的反感、造成更糟的局面,像是指責、控訴、推卸責任、命令,都會得到對方更負向的反應。 

能學習到這個,在親密關係中是很重要的。 

 

你可以在孩子有情緒的當下,習慣地說:「不怪別人,我聽聽看。」、「不抱怨,我來看看怎麼了。」、「不著急,我來幫忙。」然後當孩子是情緒平穩的小天使時,你也可以把這個當成聊天的話題,跟他討論什麼聲音聽起來是在怪別人、什麼聲音聽起來是在抱怨,你甚至可以在讀繪本的時候、跟孩子開玩笑的時候學給他聽,他會更了解是什麼語氣造成了大人的負向反應。 

即使他第一時間不一定有辦法忍住,但是他會知道該朝哪個方向去。 

也請相信,兩歲的時候也許孩子還沒辦法回應,但當你長期地習慣這樣運作時,孩子大概三、四歲左右,就可以清楚地辨識自己什麼時候是多種情緒加在一起。嗨嗨大概在三歲半到四歲,就可以描述得出來,剛剛7-11店員笑他不能吃糖的時候,他是紅色(生氣)加藍色(難過),剛剛樓上天花板突然碰的一聲、他叫爸爸可是爸爸又沒回答的時候,他是黑色(害怕)加藍色(難過),和孩子一起讀情緒的繪本也會很有幫助。 

還有許多複合型的感受,像是挫折、失望、吃醋、尷尬、抱歉、後悔、羨慕、嫉妒,這些都是可以教給孩子的字眼,我通常是這樣跟孩子介紹這些情緒的:「你知道剛剛,你看到那個小姐姐手上拿著棉花糖,你也很想要有一支,那種感覺是什麼嗎?那是羨慕,你會說嗎?」然後,你可以邀請孩子複述。 

由於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常有的經驗,他們其實蠻能學習和分辨的,甚至,當他經驗到一些新的感受,自己不知道怎麼歸類的時候,他還會問你這是什麼感覺。 

我記得,嗨嗨在五歲生日前後,有次就曾問我說:「媽媽,我現在又想要去河濱公園騎腳踏車,又想要去家樂福吃冰淇淋,不知道要怎麼辦,這是什麼感覺啊?」我回他說:「這種感覺叫掙扎,你會說嗎?」然後他習慣地跟著複述一遍。 

我們可以幫助男孩勇敢而真實地流露感受,也可以幫助他們,從放肆地控訴、命令或是推卸責任中移開。 

 

摘自 High媽《不溫婉又怎樣?崩潰媽媽一樣愛出暖兒子》/ 字覺文化


High媽。心理師

一個從空姐變成心理師的六年級女生,兩個小男孩的媽媽。從政大日文到長榮航空,從長榮航空到彰師大輔導與諮商研究所,諮商心理師執業十年,專長婚姻/伴侶治療、LGBTQ議題、情緒教育。

加拿大國際情緒取向伴侶治療中心(ICEEFT)認證治療師

 

Photo form PhotoAC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