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大人更需要同理,帶小孩真的很不容易,只要大人的情緒穩定、壓力降低,孩子就有好日子過了

該做的是透過同理心來減少大人的壓力,而不是怪罪他們,因為那只會讓他們的壓力更大、更焦躁!單單這一點明白,我相信就能幫助很多家庭解開正在面臨的膠著與心結。

文/賴佩霞

開口勸說之前,試著先同理對方的感受及需要 

我有一個很大的弱點,就是無法忍受看到大人對孩子謾罵,或是漠視孩子的需要。只要在公共場合看到這種狀況,都會讓我無比的痛苦。 

然而,坦白講,除了憤怒、不捨,我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幾次親眼目睹的場面,因為印象太過鮮明,始終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一次是多年前在大賣場門口,有位奶奶對著孫子破口大罵,遠遠的我並沒有聽到內容,但是看到有路人對小男孩伸出援手。感覺得出來,周圍的人對奶奶的舉動也頗有微詞。 

這位奶奶並沒有因為旁人的勸說而回歸平靜,反而一記耳光狠狠的打在孩子臉上,大聲咆哮著:「都是你,害我站在這裡讓人家看笑話,回去你就死定了。」看到這一幕,我的心都碎了。 

她的那句話把我拉回了現實。我們自認為是拔刀相助的英雄行為,是否真的幫得了這個孩子?當時我還很年輕,但我知道後來自己會投入現在的工作,多少跟這件事有關。 

我那時候的想法是,想要幫助這些孩子,必須從教育大人開始。回頭想想,這也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另一次,是跟Bob在一家我們常去的餐廳吃飯。坐在我眼前的是一家四口,其中看起來約莫三十幾歲的爸爸,左手拿手機、右手拿筷子,一邊吃著飯,眼睛始終盯著手機螢幕,桌子底下的左腿不時上下抖動。 

旁邊的母親則一臉嫌棄,手裡拿著碗筷,粗魯的餵著乖乖坐在一旁吃飯的兩、三歲小女兒,同時很不耐煩的反覆罵著:「你會不會吃東西?你快一點,吃得到處都是!真討人厭!你吃太快,你很煩耶……」 

這個小女孩不知道是習慣了、麻痺了,還是也接受了媽媽眼中的自己,她一口一口吃著飯,一句一句聽著媽媽的數落、挑剔。突然間,我看到小女兒的眼眶紅了,媽媽接著馬上大聲斥責:「不准哭!」 

當下的我如坐針氈,這是我吃過最痛苦的一頓飯。 

這家的第四口,是母親用背帶綁在胸前、只有幾個月大的小寶寶! 

我非常心疼這一家人,媽媽越罵,爸爸的腳抖得越兇,女兒的貼心在我眼裡看起來格外成熟,我也不知道能幫什麼忙。爸爸的逃避,母親的不耐煩,小女兒的生存之道……,最後我跟先生說:「我吃飽了,我們走吧!」 

又一個傍晚,跟Bob在街上散步,十字路口前,我聽到一位奶奶對著十歲大左右的孫子大聲斥責:「你這麼皮,你知道那樣有多危險嗎?你要死也不要死在我眼前!」她氣急敗壞的推著孩子的頭,而小男孩就像雕塑一樣僵在眼前,任由奶奶叫囂。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那一刻,我感到一股很深很深的無力感。 

還有一次是在超市,一對父母大打出手,把媽媽懷裡的一歲女兒嚇壞了。這對夫妻彼此咆哮的力道勢均力敵,我請店員打電話叫警察,然後走上前跟這對父母說:「你們要吵可以,但女兒我先替你們抱著。」 

「孩子這麼小,你們做父母的不可以這樣傷害孩子。」我一把將孩子抱了過來,小女孩非常貼心,躲在我懷裡嚇壞了。這一次,我又心碎了。 

等到警察來了,我把小女孩交到女警手裡,對她說:「麻煩你們好好處理,謝謝!」 

我實在不忍心看著任何一個孩子對父母、對長輩失望,看著孩子嚎啕大哭、無助的樣子,這一次我選擇走向前,說句話。 

我可以想像,這樣的場景,不只偶爾出現在餐廳、街頭,在每戶人家關上的大門背後,可能也正輪番上演著類似的戲碼。長輩看著兒子媳婦教養孩子,晚輩看著父母對待自己的孩子,妯娌、弟妹、姑嫂、叔叔伯伯、阿姨嬸嬸,各有各的育兒理念,加上每個人性格上都有無法挑戰的底線,這時候身為家中的一分子該如何是好? 

我們也許選擇沉默,也許視而不見,也許斥責,也許勸說,但這都不是同理心的運作。在一次非暴力溝通的國際培訓上,我見到了曾經跟盧森堡博士一起推廣其理念多年的前會長呂靖安(Lucy)老師,閒聊中,我向她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我非常喜歡小孩、疼小孩,我一直覺得他們是弱勢,最需要大人的呵護。當我看到別人用我無法忍受的方式在教養小孩的時候,我能怎麼做才不會讓孩子吃更多苦頭?我發現,不管是直接勸說或轉發貼文,只會讓對方更不舒服、更抗拒,這種時候我能怎麼做,才算做到有效的溝通?」 

她說:「這個時候需要做的不是去勸阻對方,因為如果我們去勸一個人,表示我們認為他做錯了,或做得不夠好,那些話聽起來很容易被解讀為斥責。」 

我說:「是的,我心裡的確有責備,因為我相當不認同對孩子使用任何暴力,無論是情緒上或語言上,還有大人對嬰幼兒情感上的漠視,都讓我看不下去。但我發現無論是選擇閉嘴、什麼都不說,或是直接告訴對方我的看法,結果都沒有讓我很滿意。我想知道,除了走開、偷偷傷心掉眼淚之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到所有的人?」 

她說:「同理心。當下要先同理大人的感受及需要。」 

「天啊,我懂了!以往我只看到孩子的需要和委屈,完全忽略了大人的感受及需要。其實,大人更需要同理,帶小孩真的很不容易,只要大人的情緒穩定、壓力降低,孩子就會有好日子過了。所以,我該做的是透過同理心來減少大人的壓力,而不是怪罪他們,因為那只會讓他們的壓力更大、更焦躁!」 

對我來說,那次的對話有很深的啟發,一個困擾我多年混沌未明的疑惑,就在一片風光明媚四月天的古木下豁然開朗。單單這一點明白,我相信就能幫助很多家庭解開正在面臨的膠著與心結。 

 

摘自 賴佩霞《我想跟你好好說話:賴佩霞的六堂「非暴力溝通」入門課》/ 早安財經 

 

Photo by Ketut Subiyanto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