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有自己處理悲傷的方式,急著安慰加油幫不了他,給他時間慢慢沉澱 多和他「聊聊」才能真正幫助他走過這段情緒

無論如何,他覺得受傷了。 我先停下不說,因為現在說什麼也幫不了他。他會感到悲傷。接下來幾天、幾週,甚至幾個月,我們還會聊很多次,幫助他走過這段情緒。

編按:作者是位女性諮商心理師,隨著四十大關逐間逼近,決定將人生的順序反過來:先有孩子再找伴。

快轉八年後,已論及婚嫁的伴侶卻無預警的跟她分手,粉碎了她的現實與未來。更得協助孩子接納事實....

 

跟男友分手後不久,我跟我八歲大的兒子札克(Zach)講了這件事。我們當時在吃晚餐,我盡量把事情簡化:我和男友兩個人(委婉說法)決定,還是不要在一起好了。 

他臉垮下來,看起來又驚訝又困惑(我心想:歡迎加入阿雜陣線!) 

「為什麼?」他問。

我跟他說:結婚之前,兩個人得想清楚彼此是否真的適合作伴,而且不是現在開心就好,更要能一起過一輩子。我和男友的確相愛,可是我們兩個(再次委婉說法)發現彼此不適合當終身伴侶,最好各自再找適合的人。 

這基本上是真相沒錯——只是省掉一些細節、微調一下主詞而已。 

「為什麼?」札克又問了一次:「為什麼你們不適合作伴?」他表情有點扭曲。我為他心痛。 

「怎麼說呢⋯⋯」我說:「像你之前很愛跟艾舍玩,後來他迷上足球、你迷上棒球,對吧?」 

他點頭。 

「然後,雖然你們兩個感情還是很好,可是你現在更常跟愛打棒球的玩了。就這樣而已。」 

「所以你們喜歡的東西不一樣?」 

「對啊。」我說。我喜歡小孩,他卻是厭童癖。 

「那你們喜歡什麼?」 

我吸一口氣。「嗯,比方說我喜歡待在家裡,他喜歡出門。」小孩和自由相斥。

「你們都讓一下不行嗎?你可以有時候待在家裡、有時候出門啊。」 

我想了一下。「也不是完全不行⋯⋯可是,那會有點像你那次跟索妮雅分到一組做海報,她想貼粉紅蝴蝶,你想貼複製人士兵,最後你們貼黃龍。那很棒啊,可是你們都沒有很喜歡。後來你跟阿德一組就不一樣啦,雖然你們想法不同,可是比較接近,所以你們雖然還是得互相讓一下,可是不用像你和索妮雅那次讓那麼多。」 

他望向餐桌。 

「是啦,人跟人相處需要讓」我說:「可是,如果需要讓的東西太多,結婚恐怕有點難。要是他想常常出門,我想常常待在家裡,我們大概都會常常覺得不自在。對吧?」 

「嗯。」他說。我們一起坐了一下。

 

小孩如何處理悲傷

他突然抬頭,沒頭沒腦問了句:「吃香蕉算殺香蕉嗎?」 

「蛤?」我一頭霧水。 

「要吃牛肉就得殺牛,所以素食的人才不吃肉,對吧?」 

「嗯哼。」 

「所以,」他繼續說:「把香蕉從樹上拔下來,算不算殺香蕉呢?」 

「我覺得比較像頭髮耶」我說:「頭髮死了就從頭上掉下來,然後新頭髮從那邊長出來。香蕉也是這樣,新香蕉從舊香蕉的位置長出來。」 

札克在椅子上傾身向前:「可是,我們是在香蕉掉下來之前就去拔耶,它們那個時候還活著吧?要是頭髮還沒有要掉,別人就來把你頭髮拔掉,會很痛啊!所以拔香蕉不算殺香蕉嗎?拔香蕉應該也會傷到樹吧?」 

喔,原來如此。原來札克是這樣處理這件事的。他是樹,也可能是香蕉。無論如何,他覺得受傷了。 

「我不知道耶。」我說:「也許我們不是故意要傷害樹或香蕉,可是有時候就是傷到了,雖然我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沉默了一陣,然後:「我還會看到他嗎?」 

我跟他說大概不會。 

「所以我們不會一起玩《高腳杯》囉?」《高腳杯》是男友的孩子小時候的桌遊,札克和男友有時候會一起玩。 

我跟他說不會,至少不是跟男友。但他如果想玩,我可以跟他玩。 

「好吧。」他小聲說:「可是他真的很厲害。」 

「真的,他很厲害。」我同意,又多加一句:「我知道這個改變滿大的。」我先停下不說,因為現在說什麼也幫不了他。他會感到悲傷。接下來幾天、幾週,甚至幾個月,我們還會聊很多次,幫助他走過這段情緒(當心理師的子女的好處是心裡不會藏汙納垢,壞處是你無論如何還是有關要過)。在此同時,這件事會慢慢沉澱下來。 

「好吧。」札克喃喃自語,滑下餐桌,走向流理台上的水果籃,拿了一根香蕉,剝開,誇張地張大嘴巴咬下去。 

「嗯——」他露出出奇滿意的表情。這是在殺香蕉嗎?他三大口吞下整根,走回房間。 

五分鐘後,他拿著《高腳杯》桌遊出來。 

「這個捐出去好了。」他邊說邊把盒子放在門邊,然後走來我這,抱我一下。「反正我不想玩了。」 

 

摘自 蘿蕊・葛利布《也許你該找人聊聊:一個諮商心理師與她的心理師,以及我們的生活》(Maybe You Should Talk to Someone)/行路出版

 


【作者簡介】蘿蕊・葛利布

除了是諮商心理師,亦長期為各大報章撰寫諮詢專欄,解答讀者們五花八門的疑難。而本身即便是心理治療師,有時遇到問題,還是需要找人聊聊。她如何在病人與同業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服下自己開出的藥方。

她對人心的探索既深入個人內在,又合乎人類通性,勇敢訴說人之為人的意義,並對我們轉化生命的能力提出有趣而生動的觀察。

 

Photo by Ketut Subiyanto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